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台灣失去一位民主導師 —悼念彭明敏教授

◎ 盧世祥

彭明敏教授去世,一代巨人殞落,台灣失去一位民主導師。

彭教授智、仁、勇三達德兼備。一九七一年,在特務全天候監控下,他變裝易容脫出台灣。石破天驚的逃亡,全盤策劃出自他本人,得力於唐培禮、宗像隆幸、國際特赦組織等國際友人義助,智取黨國。

黨國時代,他曾受當局器重,任駐聯合國代表團顧問,在台大政治系當主任,但發表高瞻遠矚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說出台灣人不敢說出的內心話,以言獲罪。其後不論流亡海外或返鄉打拚,一生憂國憂民,置台灣福祉於個人榮華之上,是人格高潔的仁者。

彭明敏教授去世,一代巨人殞落,台灣失去一位民主導師。(本報資料照)

蔣家威權時代,他不畏權勢,挺身對抗,為台灣民主效力;民主時代,他不媚勢媚俗,言所當言,雖「被罵到臭頭」,不改其志,總帶感情的讜論不斷,是長遠與人民站在同一邊的勇者。

他是先知,也是台灣民主先驅。一九六四年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強調「一個中國、一個台灣已是鐵一般的事實」、「反攻大陸絕不可能」,主張「不分省籍、人民團結」建立新國家,並宣示制訂新憲、加入聯合國等目標。六十年後的今天,仍是台灣尚待完成的國家理想。

他樹立道德文章典範。出生於日本時代,屬於「多桑世代」,除了法政專業,也精通台、華、日、英、法語,多語優勢廣納多元文化,識見氣度恢弘;日本教育造就正直儒雅典型,令人即之也溫。終其一生,寫作不斷,《寫給台灣的備忘錄》《絕筆集》的晚年之作,鏗鏘、幽默、雋永,在「自由廣場」發表的文章,按讚者數以萬計。

一九八○年代中期,個人與彭教授在紐約首次見面。彭教授是許多人的台灣意識啟蒙老師,我有幸親炙,四十年來一直得到他的啟發,不論在美國或在台灣。如今哲人其萎,謹記其生前吉光片羽,表達敬意:

● 建國的基礎,不在於種族原始、文化、宗教或言語,而是在於共同命運的意識和共同利益的信念。這種主觀的感覺,是由共同的歷史背景而產生的,不必與客觀的種族、語言、宗教等因素有關。(《自由的滋味》

● 我過去幾十年所主張的,就是政府必須接受一九四九年以來,台灣實際上已經「獨立」的事實,徹底改革其法制、國策、觀念、教育、文化等,使其符合於現實,否則無法向世界主張其為一個國家。(〈「獨立」和「本土化」我解〉

● 「正名」三原則:一、國際組織,若不接受「台灣」,為了尊嚴,應予抵制不參加。二、所謂「能見度」,不值得犧牲尊嚴去追求。三、如果因抵制不參加而「孤立」,即是「光榮的孤立」,應無畏地接受,或許能成為世界史之一里程碑。(〈尊嚴與「光榮的孤立」〉

● 將戰後所有有關台灣文件一一詳細吟味,也不能發現任何文件說「台灣屬於中國」。國民黨御用學者只能用什麼「繼續維持佔有原則」(時效)「先佔」一類濫用不能適用的術語,要將「台灣政府」合法化。違章建築也能有客廳、臥室、廚房、浴室、車庫…等,而且極盡豪華,但它仍不失為「違章」。…台灣政府有總統及院會,五臟俱全,但仍不失為「違章建造」。所謂「政黨」或「選舉」,是誰要來管理這個違章建築之爭,不能將後者合法化。台灣政府要合法化,唯一途徑是制定符合現實的新憲法付諸「公投」。(〈「違章建築」何去何從〉

● 要真正認真解決問題,一、應在國際不斷訴求「二千三百萬高度發達的社會被排除聯合國之外,不但不公不義,亦違反聯合國憲章普世原則」,這個訴求需要理性、長久持續,五年、廿年、五十年也不惜。二、須在國內正名制憲,誠實界定領土範圍(不再「一國各表」),使國家正常化。這也是極艱難長期的工程,但是為了台灣,兩方面都必須同時進行。(〈「入聯」的迷惘〉

● 「中華民國」是個難捉摸的東西,蔣介石曾一度宣布「已不存在」。在習近平的眼中,地球上不該有這個東西,如有應該消滅。小英則嗆聲確實「有」,而且健全,台灣是也,莫衷一是。(〈不分區立委的風暴〉

● 與中國「交流」必須堅持「平等」原則,對方可以在台灣做的,台灣在中國也可以做;台灣在中國不能做的,中國在台灣也不能做。(〈「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續文〉

● 中共維安體制愈來愈「北韓化」。我們要全力深化民主自由的信念和制度,把跟中國的差別凸顯,差別愈大,國際愈會對台灣的存在與安全關懷和支持。(〈台獨之路〉

● 「一中原則」,既然將台灣視為無人荒島,謂「台灣為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居民為什麼不提出自己的「台灣原則」,主張「台灣不屬於中國,住民有權自決」,「原則」對「原則」,沒有上下,堅持台灣人民的尊嚴和生存所在。(〈「政策」與「原則」之爭〉)

● 勿忘記「一中各表」的意思是台灣政府就是中國政府,對整個中國大陸有主權。這與中共主張對台灣有主權一樣,是狂妄,脫離現實,違背法理的。(〈有「各表」就應該滿足嗎?〉

● 台灣戒嚴恐怖時代,所謂「政治犯」,被判死刑或長期服刑者,實為深識者,熱情青年他們為了要積極地或溫和地改革台灣而犧牲生命或自由,才有今日台灣,台灣人民應該永久追念感謝他們。(〈為改革勇士的玉碎而泣〉

● 他不是才華橫溢,才氣煥發型,而是默默耕耘,耐性堅實,持久做事,實為一位好總統。在台灣各方,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的轉換時期,他站在過程中關鍵時點,主政成功,有形無形功勞甚大,相信在台灣歷史上,必將永久佔有偉大地位。(〈李登輝與我〉

● 「省籍」、「族群」問題是台灣特異的歷史、執政者為保持政權而冷酷巧妙設計操縱以及台灣人民天真質樸任人驅使等因素所產生,弄到現在,這個台灣社會的慢性疾病,已入膏肓,隨時發作,全民成為其長期受害者。(〈「省籍」和「族群」,台灣社會的箍咒〉)

● 若無「意識形態」,哪裡有「政治」?(〈若無「意識形態」,哪裡有「政治」?)

(作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