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第一次沒經驗」的村山富市內閣

1994年是一個太平年份,除了總理在義大利拉肚子有點丟臉之外,關西國際機場開航、鈴木一朗一個球季擊出兩百支安打、反戰作家大江健三郎繼川端康成之後,成為第二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作家,都讓日本人走路有風。但隔年的1995年卻是多災多難,村山內閣遭到嚴重的考驗。

李拓梓

續上篇

有一副白眉毛的村山富市是國會裡的好好先生,羽田孜內閣解散之後,他帶領社會黨和自民黨、先驅新黨合作,組成了「自社先」內閣,並擊敗自民黨的強勁敵手海部俊樹出任首相。這是1946年片山哲內閣之後,社會黨睽違四十六年再次執政。

不過外界對村山內閣卻沒什麼好評價,發足時的支持度只有37%,很不怎麼樣。究其原因,社會黨在野多年,無論是自衛隊、美日安保,甚至國內政策的基本立場,都和長期執政的自民黨相反。

尤其長期在野,不須負擔執政責任,社會黨正漸漸以理想主義為名,走上教條化路線,黨內的左派桀驁難馴,已經連續整倒了細川護熙和羽田孜兩任內閣。現在為了權力,和立場相反的對手自民黨合作,輿論都不太看好。促成上一次政黨輪替的「政界破壞王」小澤一郎,甚至直接批判「自社先」的組合是「野合」。

村山富市登場之後,放棄左翼教條路線,務實面對內外政治環境,持續保有自衛隊,承認美日安保體制,黨內也異議頗多。但村山內閣的主要支持基礎是自民黨和先驅黨,社會黨內部為了執政,暫時容忍異議,讓原先的支持者感到不滿。

羽田孜內閣解散之後,村山富市帶領社會黨和自民黨、先驅新黨合作,組成了「自社先」內閣,並擊敗自民黨的強勁敵手海部俊樹出任首相。(圖:朝日新聞)

不過,比起過去幾任首相,幾乎人人都有顯赫家世,村山富市的出身倒很有社會黨的影子。他的父親是大分縣的漁夫,他在家排行老六,明治大學畢業後就一直投入漁村民主化的工作,後來從政擔任過市議員、縣議員,1972年當選眾議員,算是白手起家、由基層選起的理想主義者。白濃眉的神仙造型,加上「小富」的暱稱,讓雖然一開始不被民意看好的村山,還是被輿論懷著「庶民宰相」的期待。

新內閣上路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前往義大利那不勒斯出席領袖峰會。不過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村山到拿坡里卻因為緊張又吃壞了肚子,缺席了峰會活動。國際領袖在訪問時出糗時有所聞,老布希總統就曾經在宮澤喜一面前當場昏倒,這次輪到村山肚子痛,也算是風水輪流轉。

1994年是一個太平年份,除了總理在義大利拉肚子有點丟臉之外,關西國際機場開航、鈴木一朗一個球季擊出兩百支安打、反戰作家大江健三郎繼川端康成之後,成為第二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作家,都讓日本人走路有風。但隔年的1995年卻是多災多難,村山內閣遭到嚴重的考驗。

首先是一月十七日半夜發生的阪神淡路大地震,是氣象廳首度觀測震度超過七的地震,6434人死亡、43792人輕重傷、房屋25萬棟倒塌,中國地區、阪神地區高速公路倒塌、鐵路停擺,大火多處,關西地區損失慘重。

面對這樣的巨大災變,自衛隊沒有在第一時間出動,整個政府慢半拍式的救援作業,甚至讓民間NGO、黑社會搶在政府前面救援,都讓村山內閣被罵翻,面對批評,村山的回應卻是「第一次當首相沒經驗」,此話一出造成他的支持率暴跌。

阪神淡路大地震是日本氣象廳首度觀測震度超過七的地震,6434人死亡、43792人輕重傷、房屋25萬棟倒塌。(圖:松岡明芳,wikimedia.org/)

屋漏偏逢連夜雨,三月二十日,東京地鐵遭到沙林毒氣攻擊。主張「世界最終戰爭」的奇怪宗教奧姆真理教,涉嫌犯下多起攻擊事件,1994年在松本施放沙林毒氣,造成八死六百傷的恐怖攻擊後,因為憂慮警方搜索,在上班尖峰時間在東京地鐵的五班列車上施放沙林毒氣,造成十三死六千兩百五十二傷的慘案。而政府第一時間判斷錯誤,認為是炸彈攻擊,也引發輿論的批評。

對於1995年這兩起重大災變的遲鈍應對,重創村山內閣的支持度。尤其松本已經發生沙林毒氣事件,政府卻對其他地方發生類似的攻擊毫無戒備。雖然兩天後即搜索奧姆真理教,卻遲至五月才逮捕教主麻原彰晃,都引起輿論的強烈抨擊,村山內閣也因此搖搖欲墜。

當然,1995年也不是只有悲情的年份,那一年日本職棒總冠軍,是以鈴木一朗為主將的歐力士藍浪隊,這支球隊以阪神淡路大地震中受災最慘的神戶市為基地,對災後關西人的信心,打入一劑強心針。同年,野茂英雄以第一位日本人之姿,躍上大聯盟。這些事情,都讓處於泡沫經濟崩潰、震災復興遙遙無期低潮的日本人再次雀躍。

1995年也是終戰五十週年,首相村山富市在終戰紀念日上發表談話,代表日本政府對戰爭期間錯誤的政策,造成亞洲國家人民帶來巨大的損失和痛苦表達歉意。這個談話確立了日本政府對於戰爭的基本立場,雖然右翼團體有很大的意見,但「村山談話」全文不卑不亢,確實是一篇有高度、彰顯日本對亞洲鄰國態度的好講稿。

村山富市在終戰紀念日上發表談話,代表日本政府對戰爭期間錯誤的政策,造成亞洲國家人民帶來巨大的損失和痛苦表達歉意。這個談話確立了日本政府對於戰爭的基本立場。(圖:朝日新聞)

只是村山在訪問亞洲諸國時,一再以戰爭謝罪為主題,讓日本在冷戰體系中肩負振興亞洲、反共擴張的責任,變得輕如鴻毛。雖然村山本人博得清譽,但時代變化快速,冷戰終結、中國崛起,儘管依然強調著「韜光養晦,絕不出頭」的原則,卻讓亞洲鄰國面對中國擴張,挑戰美日既有體制感到不安。

尤其日本對中國採取謝罪態度,更讓亞洲鄰國一方面收到日本的歉意,一方面又不知道處於低潮中的日本接下來會怎麼做。日本對於戰爭責任的態度,也讓崛起中的中國抓到機會,有機會就要求日本謝罪,讓村山在國內也面臨了開啟「謝罪外交」的負評。

總之,村山內閣就這樣顛顛簸簸的走到1995年參議院改選,執政的「自社先」聯盟雖然取得多數,但是村山自己領導的社會黨卻慘敗。村山雖表達辭意,但佔了聯合內閣最多數的自民黨並不想讓村山辭職,只要他調整內閣名單繼續做下去。

1996年一月,村山自知政權已經成為自民黨的傀儡,再次表達辭意,理由是社會黨因為參與執政,內部意見分歧,他想專心處理執政團隊後院著火的整合問題。村山辭職後,閣揆由自民黨總裁橋本龍太郎接任,終結「五五年體制」的日本政黨輪替大夢,從細川護熙、羽田孜到靠自民黨支持才能執政的村山富市,一共只有三年。

村山卸任之後,社會黨內部的紛爭還是很激烈,政黨改名為「社會民主黨」,黨內的左派則改名「新社會黨」脫黨。1996年眾議院選舉,社民黨的議員有半數加入民主黨,而留在社民黨內的,則大多落選。這個戰後最大在野黨不斷細胞分裂,最後成為無關緊要的小黨,目前在參眾兩院都各只剩下兩席。很多人因此戲稱村山富市執政不是來壯大社會黨,而是來消滅社會黨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