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無力阻止戰爭的岡田啟介內閣(下):「二二六事件」

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四點,以中尉、上尉等基層軍官為主的年輕軍官們發起行動,兵分多路,襲擊了岡田啟介首相官邸、鈴木貫太郎侍從長官邸、齋藤實內大臣官邸、高橋是清藏相官邸、渡邊錠太郎陸軍教育總監官邸、在湯河原度假的牧野伸顯前內大臣,以及陸相官邸、警視廳和陸軍省參謀本部。由於動員部隊超過千人,已經不算是恐怖攻擊,而是貨真價實的軍事政變。

李拓梓

續上篇

一九三六年二月二十五日,一向很少下雪的東京下起大雪,向來歌舞昇平的銀座大街顯得有點混亂,但仍難掩繁華。

前首相,現任內大臣的齋藤實,和天皇的前侍從武官長,也是被天皇視同父親的鈴木貫太郎接受美國大使邀請,飽餐一頓之後在大使官邸看了電影,很晚才回家。首相岡田啟介則在自己的官邸宴請「民政黨」的重要人士,慶祝「民政黨」終於在五天前的大選中,扳倒了老是跟岡田內閣作對的「政友會」,成為國會第一大黨,讓岡田的內閣政策,可以得到更多的國會奧援。

在附近的軍營裡,一場危機正在發生當中。

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四點,以中尉、上尉等基層軍官為主的年輕軍官們發起行動,兵分多路,襲擊了岡田啟介首相官邸、鈴木貫太郎侍從長官邸、齋藤實內大臣官邸、高橋是清藏相官邸、渡邊錠太郎陸軍教育總監官邸、在湯河原度假的牧野伸顯前內大臣,以及陸相官邸、警視廳和陸軍省參謀本部。由於動員部隊超過千人,已經不算是恐怖攻擊,而是貨真價實的軍事政變。

其中齋藤實、高橋是清和渡邊錠太郎當場被擊斃,牧野伸顯逃走,鈴木貫太郎受到重傷。據說鈴木差一點就死掉,是因為夫人衝到政變軍指揮官前面,才阻止了致命的一槍。攻擊鈴木公館的政變軍指揮官,是安藤輝三大尉,過去曾經拿著改革計畫拜見過鈴木,雖然遭到鈴木拒絕,但他對鈴木這位大前輩仍然充滿崇敬,因此他最後沒有開槍,僅要求部隊向鈴木敬禮之後,留下奄奄一息的鈴木,退出了官邸。

鈴木貫太郎。(圖:維基百科)

運氣最好的是首相岡田啟介,因為妹夫衝進官邸救人時,被誤認為首相,當場遭到政變軍擊斃,岡田因此僥倖逃過一劫,被女傭藏在衣櫃裡面。岡田有一位聰明的女婿兼秘書迫水久常。在迫水想盡辦法的策劃下,岡田順利躲藏在謁靈的人士當中離開了官邸,奔赴宮內朝見天皇。

由於警視聽遭到攻擊,警方遭到癱瘓,東京一時遭到政變部隊所控制,部隊衝進陸相川島義之的官邸,向陸相表明此舉乃鏟除「君側之奸」的天誅義舉,並且把自己的行動比喻為肅正「大正民主」歪道的「昭和維新」。陸相川島有點猶豫,一時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當時陸軍雖然仍然是「統制派」掌握,但因為代表性人物永田鐵山的死,「統制派」氣焰確實稍減,像是川島本人,就是沒有明顯派系的陸軍人物,他自己也陷入了長考,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樁棘手的政變後續。

政變叛軍使用的旗幟。(圖:維基百科)

二月二十六日清晨,政變部隊以市區的山王飯店為中心,開始對宮內、內閣和陸軍的武力遊說行動。侍從長本庄繁也是猶豫的一員,他和荒木貞夫都是「滿洲事變」以來,陸軍一系列行動的主導者,他們都同情政變者,也很清楚因為農村的貧窮問題,導致充滿農民子弟的陸軍基層,本身就是恐怖的未爆彈。但是官已經當的那麼大,他們當然更清楚決定政變成功與否的關鍵,還是在於天皇的態度,因而採取了觀望立場。

陸相川島和侍從長本庄繁覲見天皇,報告了事態的狀況。一向寡言的天皇這時卻告訴他們,襲擊國之重臣,不可原諒。本庄很清楚,天皇之所以如此憤怒,是因為政變軍襲擊了他視之如父的鈴木貫太郎,大大地踩了天皇的紅線。依照本庄詳細記載的日記,當日天皇甚至說出了「難道要我自己帶著近衛師團去平亂」之類的氣話。

二二六事件中,齋藤實、高橋是清和渡邊錠太郎當場被擊斃,牧野伸顯逃走,鈴木貫太郎受到重傷。(圖:網路)

雖然搖擺的本庄、荒木、川島等人都同情政變軍,但既然聖意已決,他們該站在哪一邊自己當然很清楚。荒木等人開始嘗試跟政變部隊談判,希望他們放下武器歸建。同時,支援政府的部隊也分別從甲府等地開入東京,海軍艦隊也駛入了東京灣。因為被認為「君側之奸」的岡田啟介、齋藤實和鈴木貫太郎都是海軍出身,讓海軍對此次政變可以說是群情激憤,政變部隊沒有得到一呼百應的支援,反而陷入了重重包圍的不利之勢。

首相岡田啟介死裡逃生,面見天皇之後雖然和不願卸下代理首相職務的內務大臣後藤文夫有點不愉快,但天皇也已經確認,叫他把事情搞定之後才可以辭職,於是本來不穩的政治的局勢,也已經穩定了下來。二月二十八日,政變兩天之後,政府軍發布命令,對佔領市區的政變軍空投傳單,稱政變部隊為「叛軍」,要求他們若是立即歸建,可以既往不咎,如果採取抵抗,則格殺勿論。

海軍對此次政變群情激憤,政變部隊沒有得到一呼百應的支援,反而陷入了重重包圍的不利之勢。圖為二二六事件發生後不久出動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士兵。(圖:維基百科)

政變部隊陷入一團混亂,政變領袖們不敢相信政府最後居然會採取鎮壓態勢,來面對這些想要改革的青年軍官,也無法接受他們期待的荒木貞夫等人,明明是同情政變方,卻採取了先搖擺,後撇清的敵對態度。但總之,政變的發動者最後決定放棄行動,讓部隊歸建,叛軍部隊一個一個放下武器,離開了山王飯店。於是,一個天大地大的政變,最後只有七位重臣死亡,對峙的兩批部隊一槍未發的結束了亂事。

事後,領導政變部隊的青年軍官有的切腹,有些遭到處死,也有些被判處有期或無期徒刑,而影響他們至鉅的北一輝和弟子西田稅被判處死刑。政變部隊雖然歸建,但很快就因為中日戰爭的全面爆發,而被調往戰場,大多數的參與者都沒能夠活著回來。

政變部隊雖然歸建,但很快就因為中日戰爭的全面爆發,而被調往戰場,大多數的參與者都沒能夠活著回來。(圖:維基百科)

大難不死的岡田啟介,在事變之後已身心俱疲為由,辭去了總理職務。不過一向受到尊重的岡田,和重傷未死的鈴木貫太郎,在後來的歷史當中,還有很重要的角色等著他們去扮演。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