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國會不如馬戲團 立委難比小丑

台灣有一個國家機關,成員享有高薪,開會為其主要工作之一。它的議事規則完備,卻成員複雜,以致議場常出現「動口不如動手」的場面:潑水、丟水球、撒麵粉、丟豬內臟…且猶有不足,還演出翻桌、咬人、扯頭髮、丟鞋子、拳打腳踢、打群架等全武行,以致議事常空轉。這一行徑,幾十年不改,不斷醜陋演出。更令公眾痛心的,不僅議事癱瘓一天,要虛耗數以千萬元計的民脂民膏,還在國際間傳為笑柄,是民主深化的逆流,讓台灣蒙羞。

沒錯!這就是我們的立法院。有人把台灣國會這一不堪的演出,比喻為馬戲團。這實在侮辱了馬戲團。馬戲團演出,有其專業與安排,熱鬧之中不失其趣味;即使是小丑,也不是來亂的,常身懷令人驚艷的技能,在笑鬧之中吸引觀眾熱烈掌聲。台灣國會的醜陋表現,立法院不如馬戲團,立委難比小丑,實在極度辜負人民頭家的付託,鬧事者也因議事空轉而牽連其他立委遭「薪水小偷」之譏。

台灣國會的醜陋表現,立法院不如馬戲團,立委難比小丑,實在極度辜負人民頭家的付託,鬧事者也因議事空轉而牽連其他立委遭「薪水小偷」之譏。(資料照)

立委諸公諸婆在議場大打出手,對國人來說,早已不是新聞。台灣國會議員打架,最早見諸威權時代末期的一九八○年代,「萬年國會」中的在野黨面對沒有民意基礎的多數暴力,「動口不如動手」或有不得不爾的場合情境。不過,三十多年來,我國已經歷了民主進程,政黨輪替成為常態,國會多數、少數更迭有如家常便飯,照說立委打架、國會空轉的場面應可明顯減少。然而,我們的國會議員卻三十年不改其行,以致國際媒體以「家醜」、「民主危機」指稱這一台灣國會現象。

整體而論,民主化以來輪流當家的兩大黨,對國會不時大打出手的政治爭鬥醜惡場面,都難辭其咎。兩黨都有在野或處於少數黨地位時,為反對而反對,指責對方「多數暴力」,不甘雌服而主動挑起動手或打群架的場面;執政或居多數時,卻又常以力而不願以理服人,欠缺謙卑溝通妥協。政黨之間不從整體利益著眼而妥協、合作,不停的惡鬥導致國會不時上演鐵公雞,朝野未能建立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卻常片面指責對方,而自身毫無反省之意,且惡鬥即令犧牲整體利益,也在所不惜。

更糟的是,兩黨都有在野、執政時對同一公共政策立場矛盾的雙重面孔,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致朝野惡鬥陷入關門無視國際大局變化,自我閉塞或孤立主義大行其道。開放美國牛肉輸入、前瞻計畫、放寬美國豬肉進口…,都曾讓立委大打出手。近年民粹主義高張,藍綠惡鬥更常難分難解;惡鬥同時暴露了政客和政黨不識大體,不顧大局,只為一黨一時的政治得失,硬幹到底。面臨內外重大挑戰的台灣,實在沒有如此內耗下去的奢侈。

上週的國會亂象,主要是中國國民黨自國會本會期九月開議以來,為了「三加十一」的所謂防疫破口和疫苗施打採購,已四度杯葛閣揆施政報告,導致議事癱瘓。該黨不但搶佔官員席以阻擋部會首長列席,也翻倒閣揆備詢台。同時,在野黨還提出一百九十五項提案,試圖以「案海」戰術擾亂視聽、拖延程序和時間,遂行杯葛議事之實。

如此這般,就立法院的議場表現而言,台灣民主深化三十年來並無長進,我們的國會議員仍是這等水準。這次國會再現鬧劇,遭杯葛的閣揆在立委推擠人群中,以二十二秒完成施政報告。在野黨對此形同兒戲的結果,仍以「表達民意強烈抗爭」振振有詞;倒是閣揆自己不能無感無憾,事後透過臉書張貼一百六十四頁施政報告文字檔,加上十五張圖卡重點說明報告內容。人民頭家因此不免要問:如果閣揆的施政報告都可透過社群媒體發表,立委抗爭癱瘓議事卻坐領乾薪;我們的立委如此不在乎國會尊嚴,立法院即使不必關門,也應考慮裁員減薪了。

誠然,立委訴諸拳頭等粗暴手段,總出自少數不敵多數的便宜行事。改進議事規則,增加立委發言時間,加上執政黨的謙卑與誠意溝通,仍是降低立委以暴力相向或癱瘓議事的途徑。

國會的改革和自律之外,關鍵還出在我們的政治文化。最具體的例子,馬英九當總統可與中國的習近平會談,卻不與民進黨主席見面;如今中國國民黨在野,朝野兩大黨主席仍互不往來。在中國併吞台灣的脅迫日益囂張之際,我們的藍綠兩大黨仍惡鬥不已;一致對外、共謀大局的正常兩黨政治之路,因而是人民頭家督促政客和政黨當今最急切的要務。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