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國民黨選錯了戰場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於週日傍晚突然發動「攻佔」國會議場,藉此抗議執政黨提出的監委名單。原先矢言至少要守住三天三夜的雄心壯志,不到一天即遭民進黨團清場,匆匆結束了一場鬧劇。

年初投入國民黨主席補選獲勝的江啟臣,代表黨內中壯世代,被賦予期待將能一改過去這個予人暮氣沉沉氣息的百年老店。為了展現領導,亟須「一場勝仗」的江啟臣,挑了最為熟悉的國會當戰場,但「御駕親征」的首場戰役,結果卻是大敗收場,接連幾天並成網路或街談的笑話。這已然嚴重衝擊到江未來在黨內的領導威望。

在野黨監督執政黨乃天經地義,是職責所在,對於總統府端出的監委名單提出質疑,也是替人民把關。但整個過程荒腔走板,令人不忍卒睹。與其說是挑選的議題有問題,不如說是用了錯誤的方法。升高議事衝突,講求有效方略手段,但藍軍攻入議場後即成孤軍,立院外也無相當規模的群眾奧援,戰術不足加上兵力薄弱,最後被人數優勢的綠軍立委壓制攻克,也只是剛好而已。

尤其,國民黨團聲稱攻佔行動,是效法二○一四年的太陽花學運,但兩相對比,反而更凸顯此次行動的荒誕不經。首先,太陽花學運是為了抗議當年國民黨立委以人數優勢,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快速通過備受爭議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民眾憂心服貿協議一旦實施,台灣民生百業多將為中國所控,在多數民意的反對下,當時的馬政府仍執意通過,才迅速引爆廣大民怨。

然而,蔡英文總統提出的監委名單,部分被提名人固有商榷之處,但審查會還未開始,國民黨就先自棄監督程序,直接扣以「酬庸」為名,外界都還搞不清楚有哪些人,突兀舉措實難引起人民共鳴,加上鎖定監察院長被提名人陳菊,也是各有說法。相較於太陽花學運是在民怨已然沸騰下而師出有名,國民黨這次發動抗爭的正當性顯然還不足。

再者,當年學運在學生衝入後,民進黨立委之後跟進,但僅任守護角色,主從有別,方能吸納廣大的中性民眾參與。國民黨這次佔據議場,黨籍立委則為主攻力量,政治色彩鮮明,就算開直播也無召喚之能,議場內外均呈現後繼乏力,黨中央欠缺領導力也在此事件中一覽無遺。

國民黨要在敗選的廢墟上重建人民信任,核心問題仍是黨的走向,而非淪於個別議題的攻防戰術上。二○一八年縣市長選舉才把民進黨打得潰不成軍,何以不過一年餘,竟風水輪流轉。這段期間最大的變化,即在於國際環境與台海情勢的明顯轉向,包括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傳統合作關係大幅降低,戰略競爭的態勢是迅速上升。北京一連串壓制香港反送中運動、並對台祭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與頻密的軍事施壓,看似針對台港兩地,實則挑戰美國的民主防線與戰略利益。

江啟臣出身國際關係學者,對於外在情勢的丕變,也必然了然於胸。但面對黨內部分流派與舊勢力扛著「九二共識」的神主牌,卻無力應付。幾位前任黨主席「不約而同」聯手要求黨中央繼續奉行九二共識,並與北京互扮黑白臉隔海唱和,面對這些黨內的復辟力量,其實正好是江啟臣展現改革能耐,一舉掃除反動殘餘的時機,選擇以「全面否定九二共識」為戰場,不僅是黨內立威,也為了對外重構國民黨形象。

蔡英文總統能從前年底的民意谷底迅速翻轉,最大的關鍵即在撿到槍,迎合社會氛圍的「辣台妹」對中形象,說明挑選了正確戰場。反觀國民黨,過去走的錯誤路線,經歷年初敗選後,江啟臣領導的黨中央是應要順勢加以撥亂反正,政黨的存在是為了要爭取民眾的認同,只要多做幾個民意調查,就有充沛理由把所謂的九二共識丟入歷史灰燼,而不是像現在的模糊搖擺,或還在與黨內大老周旋在廢與不廢,或如何定位等無聊事情上。

做為最大在野黨,國民黨的體質良窳,攸關台灣民主前景。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另也須維持有效的制衡力量,才能讓政治運作更能處於常軌。但只要「九二共識」這老舊招牌卸不下,國民黨的親中形象就無法真正根除,台灣民眾也依然存在「國共一家親」的高度疑慮。這並不是江啟臣升高在國會的議事鬥爭就能改觀,退一萬步言,即便國民黨這次成功佔領立法院議場,甚至癱瘓了臨時會,但此刻的外在情勢,是北京正通過並實施「港版國安法」,整體社會氣氛是力挺港人並抗中時,戴著九二共識這頂大帽子的國民黨,無論是佔領議場還是拋出話題,只會招致轉移焦點等動機不純之議,有理也變無理,大減在野制衡的力道。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