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國民黨要靠基層了

國民黨主席選舉四人互打不及備載,令民進黨的派系鬥爭相形失色。中字媒體按讚:沒有一個人主張拋棄九二共識、包容台獨或跟隨民進黨走「親美抗中」路線。同情國民黨的評論則感嘆:「親痛,仇快,深藍爽」,四個人全演給北京看。另一廂,促轉會規劃中正紀念堂轉型成「反省威權歷史公園」,並移除蔣介石銅像。江啟臣:不喜歡就拆除,是塔利班的思維。朱立倫:要保衛銅像、反文化台獨。戰鬥藍最敢講:有些人原來反共後來不反共,但蔣介石一生都在反共,是「反共巨人」,因此要轉型就轉型成「反共公園」。「原來反共後來不反共」,國民黨豈不是豬八戒照鏡子嗎?

國民黨在野時,戰鬥是硬道理。弔詭的是,台灣真正的威脅是老共,國民黨卻勇於內鬥、怯於外戰。所謂的戰鬥藍,幾乎囊括了都市藍,條子鴿也算戰鬥藍。從國民黨在台灣的歷史,更容易看透戰鬥藍的虛偽。兩蔣「反共保台」,李登輝「民主保台」,到了連馬「聯共制台」,穿上一中緊身衣。「夜襲」,原本是要鑽向共匪的心臟,現在則是跟共匪一起鑽向台灣的心臟。這,顯然是兩蔣的叛臣,共匪的降虜。國共,九二共識。習柯,兩岸一家親。這些通關密語,兩蔣有知恐怕會從地下爬起來痛罵吧!

國民黨主席選舉四人互打不及備載,令民進黨的派系鬥爭相形失色。(本報資料照)

一九四九以前,毛蔣國共內戰,共產黨的主要敵人是國民黨,民主同盟是次要敵人,於是,毛澤東聯合民盟打擊蔣介石。結果,消滅主要敵人之後,次要敵人升級為主要敵人,民盟被整成牛鬼蛇神。余英時教授分析得更深入:毛澤東「鬥垮了國民黨之後,便鬥中間黨派,鬥垮了黨外一切勢力之後,再鬥黨內」。兩岸,習近平的主要敵人是民進黨,國民黨、親民黨、民眾黨等是次要敵人。歷史,往往是不同的人,演出同樣的悲劇。現在的藍白紅黑,都忘了蔣公遺訓。所謂的「聯共制台」(台獨、台派),以充當次要敵人而沾沾自喜,幻想一旦國共的共同敵人垮台,自己便成了北京的自己人。殊不知,縱有那麼一天,國民黨立馬升級為主要敵人,無異於當年的兩蔣。

台海風雲變色,國民黨進退維谷,孰以致之?洪秀柱、張亞中等人的路數,比較像是把兩蔣來台後改造的中國國民黨,帶向類似北京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充當一黨專政的藍色花瓶。江啟臣、朱立倫等人的路數,跟馬英九相近,企圖利用九二共識的模糊策略,一面跟習近平暗通款曲,一面在台灣騙選票,待政權到手才亮出肉餡。這種路數的終點站,可能是「愛國者治台」,也就是香港模式。另外有一條路數,已遭連馬強力壓制,頂多只是一條伏流,即「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或「台灣國民黨」。可惜,國民黨內的「吹台青」不成氣候,加上黨國體制架構猶存,隨著李登輝被開除黨籍,此一路數也就人去政息了。

中國國民黨,一二三來台灣,七十多年一晃眼,從反共保台、教育普及到經濟奇蹟、他民主改革不為無功。但,不能完全歸功兩蔣天縱英明,否則何必轉進台灣?這樣的成果,來自外來政權的求生本能(白色恐怖、土地改革、經濟建設、反攻神話)、各族群人民面對同一威脅的休戚與共與團結力拚(全民國防、開發主義、中產階級崛起),以及美國防堵共黨勢力擴張而「美援」台灣(「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台灣關係法」)。這種三位一體關係,在總統直選導致國民黨二○○○、二○○四連失兩場,產生質變。李登輝時代的主流、非主流之爭,擴散為本土政權與「返祖國民黨」的認同對立,而且持續在社會發酵,成為國民黨操作民粹主義的溫床。

二○一六以來,尤其是二○一八的插曲,讓國民黨人陷入更深的歧途。黨國體制未改,加上「返祖現象」(atavism),國民黨拋棄「流亡」中注入的民主活力,恢復「原鄉」的前現代行為與思維。於是,這個內部民主改革失敗的政黨,又現出中華民族主義政黨的老氣橫秋。「返祖國民黨」,最極端的形式,便是藐視民主的最高價值,而以民族主義的中國完全統一為優先,寧要專制統一,不要民主自由。國民黨主席選舉之亂,有網友引用宋慶齡的一九三一宣言:「亡國民黨者,非其黨外之敵人,而為其黨內之領袖。」此話言之傷心,偏偏宋女士本人便是「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的要角!這個黨,高層領袖自掘墳墓,基層群眾是最後的希望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