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心臟外科醫師反對新冠兒童疫苗?

英明

代表台灣小兒科學術界最高權威的兒科醫學會,在5/1發表官方聲明,支持指揮中心的「新冠兒童疫苗」計劃,並建議大家不要挑廠牌(但新聞稿仍誤把輝瑞疫苗簡寫為BNT,讓人以為是德國的疫苗)

這兩天某心臟外科醫師,強烈提出反對兒童接種mRNA疫苗(也就是莫德納及輝瑞)的意見,據說在網路及媒體頗為廣傳。我姪女(她有一個小學女兒)收到這個訊息,憂心忡忡,問我怎麼辦。我委婉告訴她,有關疫苗的問題,還是該聽小兒科醫師的講法。她說:心臟外科醫師也是醫師啊,很多精神科醫師,不是也常常發表有關疫情及疫苗的資訊嗎?

由於她是大提琴老師,所以我問她,「若妳開一堂口腔、胸腹腔發聲共鳴法的講座,會不會有人來聽?」,她說怎麼可能?我又不是聲樂老師,我說「但你們都是音樂家啊」。她才恍然了解,若是聲樂老師,開一個「握弓、按弦把位秘訣」的課,應該同樣也是沒有聽眾吧。音樂家有很多種,醫師也有很多種啊。

mRNA疫苗的研發,已經有數十年歷史了。美國權威的梅育醫院Mayo Clinic 在2022/03/03發表專文”COVID-19 vaccines for kids: What you need to know “有一段表示:

冠狀病毒外表有一個棘狀結構叫做S蛋白,信使RNA疫苗(mRNA vaccines)會給身體細胞一個指示,教它如何製作一個無害的S蛋白片段,並呈現在細胞表面。身體的免疫系統辨識了這個蛋白以後會產生抗體,病毒入侵時,抗體就可因此破壞它的RNA。這些過程都不會進入細胞核,而DNA是在細胞核裡,所以不受影響,也不會被改變。

這個研發理論在美國CDC、各國研究機構,包括歐盟EMA、英國、澳洲都是一致的,並沒有人認為兒童免疫系統的「不成熟」,而有差異影響,進而破壞DNA。所以先進國家會核准了兒童疫苗的接種。

台灣有人要持反對的看法,與世界主流醫學研究背道而馳,筆者很佩服也很尊重,但是建議如果有不同的理論基礎(而非只是個人臆測),應該勇敢地向世界性重要醫學期刊雜誌提出有證據的論文發表,警告全地球,而不是只放在臉書或在台灣的媒體上流傳,只讓台灣的家長單獨得到資訊。

不過這位心臟外科醫師也提到,他贊成用高端疫苗給兒童施打。這句話非常正確。確實蛋白質疫苗使用多年,是最讓人放心的疫苗。但是高端疫苗在台灣非常被污名化,看來是欲振乏力,更不用說做進一步的研究了。目前要徵求兒童來做臨床實驗,更是不可能。家長聽到疫苗(副作用在台灣一直被放大恐嚇),都害怕死了,聽到「實驗」豈不是逃之夭夭?在可見的將來,不可能有蛋白質疫苗,使用於兒童身上,即使在美國。

對家長最害怕的心肌炎,在這裡引用高雄醫大鍾飲文院長搜集的美國CDC資料(2021/01 至 2022/01)

5-11歲兒童有76,960人確診後,在第7天及第21天發生的心肌炎是18人及25.7人。但有48,986人接種第一劑疫苗,發生心肌炎的是4人,41,742人接種第二劑疫苗,發生心肌炎是0人(以上的單位是以每10萬人來計算)。可見不打疫苗的心肌炎風險,遠遠高於打疫苗者。意思是你害怕打疫苗會造成心肌炎、所以不想打,不過一旦有得到感染以後,反而有更大的心肌炎危機。何況疫苗後的心肌炎幾乎都可治癒,感染後的心肌炎(雖非常少見),卻有可能會致死。

國內疫苗專家、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院長鍾飲文指出,就預防重度來看,強烈建議兒童施打,且莫德納、輝瑞兒童疫苗一樣好,特別提醒,確診者患心肌炎風險反而高於接種mRNA疫苗。(路透社)

根據英國統計,4-11歲兒童確診新冠後,1%會有「長期新冠症候群」的併發症,症狀持續超過12週,可能留下嚴重後遺症。施打疫苗以後,可以保護自己不成為重症或住院(一旦住院,家長又要請假歇業照顧小孩)、保護同學、避免學校停課。也保護家裡小於六歲的弟弟妹妹、保護爸媽、阿公阿嬤。雖然兒童感染後重症住院機率很少,但是誰能有把握自己小孩不是其中的一個?這也是台灣「兒科醫學會」支持兒童疫苗的原因。能盡量不要發生,就盡量不要發生。

最後,筆者在「兒科醫師談新冠兒童疫苗」一文曾說道:國外還沒有兒童在注射疫苗後、直接導致心肌炎致死的報告,雖然不保證將來一定不會有。結果竟有人質疑,「你要掛保證不會心肌炎嗎」?但筆者文中已提到,不保證將來一定不會有。這樣講得還不夠清楚嗎?這個世界就是這樣運轉的,沒有一件事情誰能夠保證怎麼樣才能做。有誰會在搭飛機的時候,要求航空公司「保證不會空難」才登機,有誰搭計程車的時候要求司機「保證不會車禍」才上車?若是給藥的時候保證沒有任何副作用,那就不是「藥」了,而對仿單所提的副作用都「害怕」得要命,應該沒有人敢吃藥了。婦產科醫師在產婦生產的時候,會給一張很多「可能併發症」說明單,目的是提高警覺。若是非常害怕的話、當初就不敢懷孕了。然而大家還不是前仆後繼生小孩?可見雖然害怕,要生小孩還是要生。

疫苗也是一樣的道理,害怕副作用,但是該打的還是要打。反對兒童疫苗,不一定挽救了誰免於「副作用」,但可能使某個兒童重症而住院,也妨礙了國家防疫政策向前走一步。

人類總是在尋求盡最大的可能幫助別人,但也會努力去避免發生任何副作用或「意外」。但有時不免發生時、就一定盡量去處理,讓損失減少到最低。疫苗也是同樣的道理。任何需要考慮的,醫療專家早都已經考慮過,所以才會提供疫苗給大家。這也就是指揮中心常常講的「利大於弊」,也是希望對所有人的健康生命都能夠提供更好的保障,而不會「明明知道有很大危險,還強迫你做」(例如打疫苗)。話又說回來,決定權是在家長。如果您還是覺得小朋友打疫苗,會讓您忐忑不安,那就不要打了。

(作者小兒科專科醫師,曾任兒科醫學會教育委員)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