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中亞脈搏》【中亞經濟】俄烏戰爭,哈薩克轉向「中間走廊」通歐洲,然後土耳其成最大贏家?

由於哈薩克石油與俄羅斯石油在新羅西斯克港口混合裝載一起,由港口運送出口。美國對俄羅斯石油禁運,雖然歐洲不會跟隨,可是隨著戰事升線,買家會感到這條路線不安全。在這背景下,哈薩克不得不考慮繞過俄羅斯的路線,因此「中間廊道」成了可行的選擇。

中亞脈搏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戰爭,歐美國家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令不少跨國企業紛紛與俄羅斯割席,撤出在該國的業務。當然,撤出的原因可以有很多,除了受到民間壓力之外,也有商業計算(面對盧布急劇貶值的商業損失)、政治壓力(害怕政權對商業政策的不確定性)、供應鏈斷裂以及害怕受被制裁的實體「污染」。其實,不只是在該國從商,就連貿易運輸經過俄羅斯的國土,現時也遇到不少麻煩。

哈薩克就是一個例子。哈薩克近80%哈薩克原油出口到歐洲市場,運輸路線必經俄羅斯國土。2021年,超過5,300萬噸哈薩克石油(相當於該國石油出口的三分之二)通過裏海石油管線(Caspian Pipeline Consortium,CPC)運送到新羅西斯克港口及附近的CPC碼頭,然後出口到歐洲及其他地區,主要經飽受戰火威脅的烏克蘭奧薩德(Odessa)港口。CPC每日運輸120萬桶哈薩克石油,相當於1.2%石油全球供應量。

問題來了,由於哈薩克石油與俄羅斯石油在新羅西斯克港口混合裝載一起,由港口運送出口。最近美國對俄羅斯石油禁運,雖然歐洲不會跟隨,可是隨著戰事升線,買家會感到這條路線不安全。

跨裏海國際運輸路線存在多年。主要途經國家亞塞拜然、喬治亞和哈薩克。這條路線明顯繞過了俄羅斯。圖為亞塞拜然巴庫附近裏海的油井。(EPA)

一來也會衡量歐美國家對俄出口限制升級的風險;二來就是地緣政治風險影響海運安全(奧薩德是潛在高危戰區);三來就是保險問題(早前版主文章說過,《路透社》獨家訪問了哈薩克石油買家,他們都說因為難為船舶購買保險,因此紛紛對哈薩克石油望而卻步);四來就是害怕在運輸過程中與被制裁的俄羅斯個人或實體「污染」。

在這背景下,哈薩克不得不考慮繞過俄羅斯的路線,尋求其他路線出口石油或貨物到歐洲。

甚麼是「中間走廊」?

自戰事以來,途經土耳其的中間走廊備受關注。中間走廊就是跨裏海國際運輸路線(TTITR,Trans-Caspian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Route Middle Corridor),這條依賴鐵路和海上連接的物流走廊其實已經存在多年。主要途經國家亞塞拜然、喬治亞和哈薩克早於2017年達成運輸協議,亦與中國、土耳其協調。這條路線明顯繞過了俄羅斯(見下圖綠線)。

跨裏海國際運輸路線。(TTITR,Trans-Caspian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Route Middle Corridor)(https://middlecorridor.com/en/route)

雖然哈薩克一向都有利用這條路線,將有色金屬、煤炭、糧食、油籽和其他農產品出口到歐洲,但其潛力未用盡,仍依賴「哈薩克—俄羅斯—白羅斯」或CPC路線出口。主要原因,就是這條中間走廊的運輸成本較高昂。但是,自2017年以來,這條路線的運輸量穩步增長。在這條路線開通的那一年,大約只有300個集裝箱通過這條走廊,但在2021年上半年,數目已達到7,000多個,而中國則是主要的用家。

受環境所迫,哈薩克政府似乎會愈想愈重用這個唯一可行的選擇。政府新聞機構3月7日表示,該國出口將會更加利用阿克套港(Aktau)和庫里克港(Kuryk)出口,穿過裏海前往亞塞拜然巴庫(Baku),然後運到喬治亞的巴統港口(Batumi)及波蒂港口(Poti)上貨出海到歐洲。

俄羅斯媒體一開始就對這條路線嗤之以鼻,但十分諷刺的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發的國際制裁,令到中間路線在可見將來愈來愈來受重用。另一方面,俄羅斯的所謂「戰略盟友」土耳其可能會成為國際貿易運輸上的最大贏家。

延伸閱讀:

Embargo of Russian oil now spreading to Kazakhstan - FreightWaves A bypass route to Duisburg: is this the new normal? | RailFreight.com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中亞脈搏】〈【中亞經濟】俄烏戰爭,哈薩克轉向「中間走廊」通歐洲,然後土耳其成最大贏家?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