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中亞脈搏》【中亞分析】為何烏茲別克公開反俄立場?解說兩國關係高低起伏

2022年俄烏戰爭的事情嚴重性,已不可和2014年烏克蘭危機同日而語。中亞國家如何反應比之前更值得關注。自從戰爭爆發後,所有中亞國家目前都處於不安境地,因為每國都以自己的方式依賴俄羅斯,所以他們不想「激怒俄羅斯」。與此同時,任何中亞國家都不能支持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以免莫斯科借此合法化干涉他們的內政。

中亞脈搏

烏茲別克外長卡米洛夫(Abdulaziz Kamilov)周四(17日)在國會上議院演講公開反俄立場,其後官方稿也出爐,提了四個重點:

立即停止烏克蘭境內的敵對行動

主張通過政治及外交手段解決衝突

在當前困難時期向烏克蘭提供人道援助

不承認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

此演說引起中亞研究圈頗大反應,在烏語及俄語世界都有討論這件事情。因為烏茲別克是自俄羅斯與烏克蘭爆發戰爭以來,首個公開反對俄羅斯立場的中亞國家。當然,其他中亞國家也沒公開承認烏克蘭東部兩國獨立,但是「公開表態反對」和「避而不談」是兩種不同程度的外交操作。上月底,哈薩克外交部長特列烏別爾季(Mukhtar Tleuberdi)雖然有指出該國在承認烏東兩國獨立問題上「不存在(не стоит)在會議議程上」,但態度明顯是「避而不談」。

烏茲別克外長卡米洛夫。(REUTERS)

其實回顧過去,在2014年烏克蘭危機中,烏茲別克外交部亦有公開發表聲明,指責俄羅斯在克里米亞的部署「對該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構成真正威脅」,言詞及反應比起哈薩克還要進取。當時,哈薩克一開始說「克里米亞公投自由表達了人民意願」,但經過當時烏克蘭新政府「深切關注」後,哈薩克才澄清該國在法律上不承認公投或吞併克里米亞。

回到現在,2022年俄烏戰爭的事情嚴重性,已不可和2014年烏克蘭危機同日而語。中亞國家如何反應比之前更值得關注。智庫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研究顧問Temur Umarov分析,自從戰爭爆發後,所有中亞國家目前都處於不安境地,因為每國都以自己的方式依賴俄羅斯,所以他們不想「激怒俄羅斯」。與此同時,任何中亞國家都不能支持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以免莫斯科借此合法化干涉他們的內政(筆者認為,就如白羅斯和敘利亞一樣)。同時,烏茲別克因為不是歐亞盟(EAEU)成員國,不是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成員國,加上與俄羅斯沒有巨大的共同邊界,所以在與莫斯科的關係中感覺更自由,允許發表更透明的措辭。

烏茲別克因為不是歐亞盟成員國、不是CSTO成員國,加上與俄羅斯沒有巨大的共同邊界,在與莫斯科的關係中感覺更自由,允許發表更透明的措辭。圖為烏茲別克總統米爾齊約耶夫與普廷。(EPA)

其實,烏茲別克與俄羅斯過去30年的關係有高低起伏,曾經兩次加入CSTO,但最後都與俄羅斯的關係惡化而退出。第一次加入是1994年至1999年。1999年2月,烏茲別克發生了一場被稱為恐怖襲擊的「塔什干大爆炸」(Tashkent bombings),6輛計程車連環爆炸,致16人死亡。事件發生後,政府立即把矛頭指向烏茲別克伊斯蘭運動(IMU),順道嫁禍給卡里莫夫的政敵薩利赫(Muhammad Salih)所領導的地下反對派自由黨(Erk Party)。當時烏茲別克不滿以俄羅斯主導的CSTO沒有出手協助,因此憤而退出CSTO。

其後烏茲別克轉向美國,坐911之順風車,2001年讓美國在其國內駐軍,設置「卡爾希哈納巴德空軍基地」(Karshi Khanabad Air Base,也稱K2空軍基地),讓美國執行阿富汗的行動。然而,2005年烏茲別克發生安集延大屠殺(Andijan massacre)後,美國譴責烏方當局,令兩國關係緊張,最後美軍被勒令撤離該國。2006年,烏茲別克重新轉向俄羅斯,重新加入CSTO。

至於2012年第二次退出CSTO,官方沒有講述任何原因。但是,「鐵腕強人」烏茲別克時任總統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曾表明,烏茲別克是中亞最重要且強大的國家,若俄羅斯在中亞推動更緊密的一體化,利用其主導的組織(CSTO及當時正在形成的EAEU)作為國防和經濟的地盤,那麼烏茲別克加入成為會員國的話,就會失去權力和聲望。 因此,在以上與俄羅斯高低跌宕的背景下,現時烏茲別克比起哈薩克,算是沒有包袱,可以公開反對俄羅斯的中亞國家。

雖然烏茲別克有不少外勞在俄羅斯工作,但外勞外匯收入佔GDP比例相對上不大(2020年,吉爾吉斯和塔吉克的外匯收入分別各佔GDP比例的31%及26.7%,而烏茲別克只佔12%左右)。加上,即使烏茲別克與俄羅斯之間的貿易佔重大,但在俄羅斯國內面臨可預期的經濟衰退下,經濟關係已大大降低了其對雙邊關係施加的影響力。

烏茲別克在新總統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領導下,2020年加入了EAEU成為觀察國。然而,在現時變幻無常的國際關係下,烏茲別克會否預期在2022或2023年成為EAEU正式成員國呢,重歸俄羅斯的歐亞夢?看來是有一定阻力。

【資料來源/延伸閱讀】

1. M. (2022, March 18). Tashqi ishlar vaziri Abdulaziz Kamilovning O‘zbekiston Respublikasi Oliy Majlisi Senati yalpi majlisida berilgan savolga javobi (stenogramma). Mfa.uz. 

2. Synovitz, R. (2014, March 5). Russia's actions in Crimea stir bad memories in former East Bloc. RadioFreeEurope/RadioLiberty. Retrieved March 18, 2022

3. Temur Umarov's Telegram Channel.

4. Jamestown Foundation, Kazakhstan Responds to Ukraine Crisis, 24 March 2014, Eurasia Daily Monitor Volume: 11 Issue: 55.

5. Hamm, N. (2012, July 19). Uzbekistan Exit from CSTO Reveals Limits of Russia’s Eurasian Integration Plans. E-International Relations. 

6. Eung Ju, K. & Ratha, D. (2022, March 04). Russia-Ukraine Conflict: Implications for Remittance flows to Ukraine and Central Asia. World Bank Blogs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中亞脈搏】〈中亞分析:為何烏茲別克公開反俄立場?解說兩國關係高低起伏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