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太平洋島嶼國家》真實的亡國感:南太的多邊防衛合作SPDMM

雖然中國與太平洋島國的軍事關係並沒有像大國之間的軍事交流綿密,但中國軍事影響力不斷進入到此一海域,也讓澳大利亞等國感受到威脅,在澳大利亞的倡議下,2013年建構SPDMM架構並非僅是強調海事安全的合作,更重要的是,透過此一平台牽絆住島國的防衛部門避免過於親中,對美、澳、紐、法等國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林廷輝

從2013年開始,南太島國的國防部門建構起多邊防衛合作機制,但由於太平洋島國擁有自己軍隊的國家並不多,目前僅有巴布亞紐幾內亞、斐濟與東加王國擁有國防部門外,其他島國僅有警察,或其國防權透過《自由聯合協定》(Compact of Free Association)交予其他國家代管。

不過,如果將在太平洋上擁有屬地或與島國簽署自由聯合協定國納入,軍事層面的多邊合作計畫值得國際關注,特別是中國試圖發展成為海權國家,中國人民解放軍(PLA)進出太平洋海域是早晚的事;除了前述三個島國外,包括智利、法國、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共同組成「南太平洋國防部長會議」(South Pacific Defence Ministers’ Meeting, SPDMM),原訂每年舉行一次,2014年就要在巴布亞紐幾內亞舉行,但實際上卻每兩年舉行一次,美國與英國則擔任觀察員。

從2013年5月2日在東加王國首都努庫阿羅法(Nuku’alofa)舉行首屆會議後,SPDMM便採雙年會的方式舉辦部長級會議,2015年5月1日在巴布亞紐幾內亞莫士比港(Port Moresby, PNG),2017年4月6日在紐西蘭奧克蘭(Auckland, New Zealand),2019年5月9日則在斐濟南地(Nadi, Fiji),至於下一屆(第五屆)年會已規劃在2020年於澳大利亞舉行,恢復到原本規畫一年舉行一次。

(作者製表)

SPDMM多邊合作重心

SPDMM成立於2013年,2014年斐濟舉行大選,2015年才被受邀參加2015年的SPDMM雙年會,目前已舉行的四屆會議,大致上可綜整出下列幾項多邊合作重心:

第一,「背風奮進」(POVAI ENDEAVOUR)聯合軍演

為了避免域外國家多做聯想,南太的聯合軍演「背風奮進」將其定位成採取區域合作回應重要的安全威脅、在下列核心領域中發展軍事部門間的技能,特別是人道救援與災難救助、海事安全、維持和平與穩定行動等。

第二,女性參與防衛事務

女性參與太平洋國防事務在2015年的峰會上便被提出,主要目的有機會讓太平洋島國女性協助支援南太防衛事務,因此,由澳大利亞在2015、2017年籌辦兩年一次的女性與太平洋軍力座談會,2019年則與紐西蘭共同主辦。

第三,氣候變遷與南太防衛事務

對太平洋島國來說,氣候變遷衍生的環境問題與威脅,才是這些國家最大的國家安全問題,根據部長會議的規劃,法國在2019年SPDMM會議前主導氣候變遷對南太防衛事務的研究,法國在會議前提出一份《2030年氣候變遷對南太防衛與安全的意涵》(Implications of Climate Change on Defence and Security in the South Pacific by 2030)報告,報告直指2018年「太平洋島國論壇」在2018年領袖峰會上通過的《博埃宣言》(Boe Declaration)內容指出,氣候變遷是島國人民生命、安全等最重大的威脅。

「南太平洋國防部長會議」原訂每年舉行一次,但實際上卻每兩年舉行一次,美國與英國則擔任觀察員。圖為今年五月於斐濟舉行的南太平洋國防部長會議。(Fijian Government)

報告中探討了海平面上升、溫度攀升、降雨量大增、颱風力度增強,至於對安全層面的影響則包括:文化實踐與傳統生活空間受到挑戰,珊瑚與漁類數量的改變影響到食物與飲用水的安全,至於人類安全上將導致移民現象的發生,但多數的島民不願離開長年居住的,因此必須考慮到「在地」(in situ)適應氣候變遷的能力,因氣候變遷而增加「蟲媒傳染病」的散播,土壤與飲用水鹽化引起的資源競爭等,都對太平洋的安全造成嚴重威脅。

根據法國的報告分析,2020年將由紐西蘭主辦「氣候變遷與防衛工作小組」會議,探討太平洋島國防衛部門該如何因應。

第四,未來安全領域領導人峰會

這項計畫是在2015年被提出,其後分別在2016年與2018年於巴布亞紐幾內亞舉行,由巴國與澳大利亞共同合作,培養現任安全領域的軍事與文職人員,共同討論區域緊急安全事務該如何協調處理。

第五,海事安全合作

澳大利亞曾在2015年再次重申其在2009年曾提出的「太平洋海事安全計畫」(Pacific Maritime Security Program, PMSP)及「太平洋巡邏艇計畫」(Pacific Patrol Boat Program),澳大利亞政府提出了「太平洋巡邏艇建造方案」(Pacific Patrol Boats Replacement, PPBR),並在2015年上網招標,規劃建造21艘共計六億澳元的巡邏船,將用於海上打擊犯罪、海上救難與取締非法捕魚等任務。最後由澳洲Austal公司與2016年5月得標,2017年4月開工,將全面替換目前太平洋上12個島國的老舊巡邏船【諾魯(Nauru)與紐埃(Niue)兩國除外,不過蔡英文總統在2019年3月訪問諾魯時已承諾贈予一艘巡邏艇】。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SPDMM的建構立意良善,但令外界好奇的是,太平洋島國僅有斐濟、巴布亞紐幾內亞與東加王國擁有軍隊,存在國防部門,但原本就可以軍事力量鞏固太平洋海域的澳大利亞、紐西蘭、法國及美國等,為何前三者還要結合島國建構SPDMM?特別是長期以來,太平洋上的海事安全就都由上述四國所主宰,從2013年開始建構SPDMM的多邊防衛合作機制,恐怕與中國人民解放軍近年來突破第二島鏈,進入到太平洋海域的積極作為脫離不了關係。

冷戰結束後,中國對太平洋海域仍然陌生,而此海域原本就掌控在美澳紐法等國海軍手中,因此中國人民解放軍還是遵從「韜光養晦」的指示,全力發展海軍,朝向海權國家的道路邁進。

從2013年開始建構SPDMM的多邊防衛合作機制,與中國人民解放軍近年來突破第二島鏈,進入到太平洋海域的積極作為脫離不了關係。(U.S. NAVY PHOTO)

一、中國與巴布亞紐幾內亞軍事關係

此時期中國軍事部門並非「無所作為」,2005年7月,解放軍便透過軍醫系統,與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國防部門合作,簽署備忘錄協助巴國軍方整建陶拉瑪軍營(Taurama Defence Barracks)醫院設施,當年,由巴國國防部長古巴格(Mathew Gubag)與中國洽談後,再取得40多萬美元的援助款,而這個軍醫設施早已在2002年中國就已經撥款84萬4,000美元了。至於兩國最早的軍事合作更可追溯至1999年,中國提供50萬6,000美元予巴國軍方購買制服。為了促進兩國軍事合作,中巴兩國也在2005年開始互派使館武官。

從兩國互設武官後,便開始展開軍事人員的交流,2008年5月,巴國的軍官可至中國的軍事機構進行為期2-3年的訓練,例如巴國軍官梅洛蘭(Lorrain Mai)中尉曾在2012-2018年於上海「第二軍醫大學」就讀並完成學業,第二名巴國軍官也在2019年7月完成學業返回巴國服務;至於2013年,巴國國防部長訪問中國之際,要求中國提供200萬美元協助其購買裝甲車、運兵車和制服,中國也承諾協助巴國維修各個軍營內的游泳池和健身房,這些援助項目也陸續到位。

面對中國與巴國的軍事交流升溫,澳大利亞開始有所警惕,自2018年開始也準備在巴國馬努斯島(Manus Island)上原本的海軍基地進行升級計畫,甚至尋找美國的合作。對此,中國在2019年4月派出「中國海測3301號」至馬努斯島附近海域進行探測,藉以了解水下地形;此外,除了以往「鄭和號」停靠巴國進行軍艦訪問外,10月,中國也派出訓練艦「戚繼光號」前往巴國與東帝汶訪問。

二、中國與東加王國軍事關係

1998年,中國與東加王國建交後,2001年5月,東加王國便派出國防軍司令烏塔阿圖(Lt. Col. Tau‘aika ‘Uta‘atu,)訪問中國,並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傅全有見面。 2008年11月,中國贈送東加王國價值50萬美元的軍用卡車;2010年9月,兩艘中國海軍「鄭和號」與「綿陽號」兩艘軍艦造訪了紐、澳及東加王國、萬那杜與巴布亞紐幾內亞,2011年5月,中國提供92萬3,000美元協助東加王國建構軍事設備,首艘軍事用途的船艦在同年8月抵達該國,該援助協議由東加王國駐中國大使拉圖(Siamelie Latu)與中國海軍少將關友飛簽署,至於拉圖則曾在2001年在中國國防大學受訓。

中國也在2014年派出「和平方舟」訪問東加王國並展開醫療服務,2016年4月中國海軍副司令員田中中將訪問東加王國,同時參觀馬斯菲爾德(Masefield)海軍基地。

「和平方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於2007年自主設計及建造裝備的醫院船。(圖:維基共享)

三、中國與斐濟軍事關係

2006年斐濟政變後,中國不顧美澳紐等國對斐濟軍政府的制裁,反而支持政變後的斐濟總理白尼馬拉馬(Voreqe Bainimarama),除了在2008年邀請其參加北京奧運外,也與斐濟達成軍事訓練合作協議。

2013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訪問斐濟南地;2016年12月「鄭和號」軍艦停靠斐濟蘇瓦(Suva);2018年12月,中國人民解放軍派出一組訓練教官前往蘇瓦,協助斐濟訓練水文地理測量技能,為期四個月的訓練課程在2019年3月結束。 2019年11月4日,中國海軍「戚繼光號」前往斐濟訪問四天,當「戚繼光號」駛離蘇瓦後不久,中國中央軍委委員、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隨後訪問斐濟,並在11日下午與白尼馬拉馬會面,討論兩國軍事交流。

除了巴布亞紐幾內亞、東加王國與斐濟外,萬那杜擁有準軍事部門的島國,也是外傳中國將在該國設立海軍補給基地的潛在地。此外,索羅門群島在2019年9月與中國建交後,也盛傳索國將出租島礁予中國建設海軍基地。雖然中國與太平洋島國的軍事關係並沒有像大國之間的軍事交流綿密,但中國軍事影響力不斷進入到此一海域,也讓澳大利亞等國感受到威脅,在澳大利亞的倡議下,2013年建構SPDMM架構並非僅是強調海事安全的合作,更重要的是,透過此一平台牽絆住島國的防衛部門避免過於親中,對美、澳、紐、法等國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