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開講》大法官都是馬英九的人,毀憲!

2015-03-16 17:56

◎基進側翼

近日終於有人察覺到大法官任命制度已經被馬英九一人搞得面目全非,完全悖離現行憲法中一屆總統可提名約半數大法官之設計。

中華民國憲法原本尚存的微薄牽制力量已被馬英九完全破壞,司法失去其應有的獨立性。(資料照,記者劉信德攝)

實則,早在2008年初,即已有人為文預測馬英九將藉杯葛陳水扁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以獨攬過半數大法官的任命權,其後果,將嚴重危及權力分立的憲法基本原則。雖然,中華民國憲法與台灣社會現實脫節,本該制定新憲重整國家法律秩序,然而在尚未行使新憲前,原本尚存的微薄牽制力量被馬英九完全破壞,司法失去其應有的獨立性。

司法是法治國的最後防線,誠如該文所言:「大法官的角色,就是維持一個最基本的遊戲規則——權力分立,因為若最基本的遊戲規則無法維持,整個遊戲就會玩不下去,走向民主制度的毀棄。」「在李登輝主政之後,大法官對於台灣法治的進步,居功厥偉;....在包括特別權力關係的解構、言論自由和政治自由的保障、人身自由的保障、依法行政原則的充實等方面的貢獻,卻是無庸置疑。可以說,李登輝創造了台灣民主政治的框架,而大法官充實了台灣作為一個法治國的內涵。」該文並預測,當馬英九掌握大多數大法官任命後,依馬英九及中國黨眼中只有奪權、無視憲政秩序的作風,本應作為憲法守護神的大法官,將失去其應有的作用。

馬英九執政7年之後,我們確實看到如今的大法官,已不如以往勇於維護人權及憲政基本價值。(資料照,記者王藝菘攝)

時隔7年之後,我們確實看到如今的大法官,已不如以往勇於維護人權及憲政基本價值。借用劉靜怡教授的含蓄質疑:「除大法官解釋數量逆成長的趨勢值得注意外,近來出現多起稅務解釋而遭質疑「職司憲法解釋的司法院,何時竟成了財稅法院」的現象,雖然『稍見舒緩』,但其未來是否會再度出現類似策略性選案行為,仍有待觀察。同時,人民等待大法官的解釋出現,往往是個漫長且近乎痛苦折磨的過程,以三個備受社運界矚目的集遊法釋憲案為例,自2010年9月北院法官陳思帆聲請釋憲起,直到經大法官3人審查小組過濾而排入待審案件,已經超過1000天;至今,人民已經等待大法官超過1200天,而且,以大法官審理案件相關資訊的不透明程度,根本無從預測結果,這絕非民主國家應有的司法常態」事實上,上述集會遊行法案件,大法官遲至2014年,才勉強作出了集會遊行法部分違憲的解釋文。

原本修憲設計的大法官交錯任期,馬英九卻藉杯葛陳水扁總統提名的大法官,及逼迫賴英照、謝在全兩位大法官提前辭職等方式,在其總統任期中,已提名了11位大法官,而且將要再提名4位,現行憲法藉由交錯任期以避免單一政治勢力提名多數大法官而實質影響大法官行使職權的立意,蕩然無存。台灣近年來的民主倒退,與大法官怯於捍衛憲法價值,都根源於馬英九及其所領導的中國國民黨(中國黨)目無憲政、一心想與極權的中國接軌。

台灣近年來的民主倒退,與大法官怯於捍衛憲法價值,都根源於中國國民黨目無憲政、一心想與極權的中國接軌。圖左為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資料照,記者張嘉明攝)

或許馬英九在其任期將屆之前,再提名4位大法官,值此中國黨新敗於九合一大選、台灣人民終於警醒中國因素可能帶來的危害之時,我們可以合理預測,縱然2016年中國黨拱手讓出總統寶座,但除非其在國會的勢力亦一併翦除或大幅削弱,否則國會諸般亂行,仍將無從倚賴大法官予以節制。更有甚者,若中國黨失去多數席次的新國會,意欲推動轉型正義或清算中國黨黨產等重要議題時,中國黨是否可能藉由聲請釋憲,而由馬英九提名、任命的過半數大法官,橫加攔阻?

何況,本次法務部推薦提名的大法官人選中,有曾任「美麗島大審」軍事檢察官的司法官學院院長林輝煌,其在蔣氏王朝時期,參與鎮壓民主運動,其在該案中積極配合蔣氏王朝殖民統治,甘為極權獨裁統治之走足,在馬英九擔任法務部長時,又對刑事訴訟法的修正議題,提出「不應剝奪檢察官的羈押權來回應人權掛帥的目的」、「檢察官是司法機關」、「法院包括檢察機關」以及「檢察官得行使羈押權」等違逆法治、人權潮流的論點。

法務部在羅瑩雪部長主導下,提名司法窗邊族的林輝煌出任大法官而不以為恥,還不打緊,我們更憂心的是,林輝煌真的有可能獲選出任大法官,此觀馬英九用人惟視可否使喚,即可明瞭。前任行政院長還曾是自由主義學者,不是嗎?

林輝煌(見圖)擔任大法官一事,真正的問題核心在於,馬英九既已提名、任命11位大法官,則其已失去再提名新任大法官的憲法正當性。(資料照,記者陳璟民攝)

我們認為,公民團體連署以違背轉型正義精神為由,反對林輝煌擔任大法官,是見樹不見林;真正的問題核心在於,馬英九既已提名、任命11位大法官,則其已失去再提名新任大法官的憲法正當性。固然馬英九藉由各種手段,取得了形式法律上提名、任命新大法官的資格,但究其實,借用林輝煌在美麗島案軍法審判的起訴書之語,馬英九所為乃是「以合法包裝非法」、「奪權」。這不是中國黨式的「留給新總統任命」的權謀思考,而僅僅是在維護憲政秩序中分權制衡的基本原則。

我們不敢奢望馬英九會迷途知返,幡然悔改,經驗告訴我們,馬英九對於人事對於權力,從不放手。是故,我們要呼籲在野力量及公民團體,聯手阻止馬英九繼續藉提名新大法官以毀壞憲政,尤其在野最大黨的民進黨,更是責無旁貸。不僅是為了挽救台灣的民主,或許民進黨自己可以想想,若下次選舉民進黨大獲全勝,其施政卻屢屢受挫於大法官,又當如何?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貼自臉書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