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民主之盾》藍白破局,更凸顯兩黨對憲政改革的矛盾

只有共同敵人,沒有共同理念的聯合內閣,如果真的取得領導國家的權力,國家的重大政策豈不就朝令夕改,彼此互推責任,就像君悅飯店那一晚的分手劇場?

沈有忠/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

藍白陣營在日前歷經了「君悅之亂」後宣告破局。破局的結果固然不令人意外,但破局之後,回頭檢視過去兩黨提出的憲政主張,更是令人感受到兩黨對憲政運作視如兒戲的以及不負責任的態度。尤其是如果兩黨真的組成所謂的聯合內閣,對於我國的憲政體制運作,將帶往何種混亂的境界,著實難以想像,更令人不寒而慄。

藍白陣營在日前歷經了「君悅之亂」後宣告破局。(本報資料照)

過去好一段時間,在野陣營一方面操作藍白合的議題,二方面拋出若干關於憲政體制改革的問題,主要的內容包括主張中央政府體制往內閣制調整,並且聲稱將組聯合內閣,同時又主張總統應前往立院進行國情報告。在後續協商時,兩黨接著指出國防、外交、兩岸由總統決定,民眾黨負責監督制衡、國民黨負責建設發展等內容。後續,柯文哲主席在受訪時發下豪語指出,若與國民黨組成聯合內閣,「法務部、NCC、金管會、財政部、主計處我都要」。這些主張和言論,都看出兩黨對於憲政體制的基本認知,以及憲政框架下的監督制衡,無論是學理或是實務都不及格。

先從憲政體制的框架和基本認知來看,藍白宣稱要把台灣帶往內閣制這樣的主張,本身不僅是一個巨大的工程,也是一個現階段不可能的任務。內閣制之下,有許多核心元素和當前台灣的政治文化存在矛盾。首先,內閣制之下,總統是象徵性的國家元首,因此往往是間接選舉產生,例如德國;甚至是世襲的君主立憲,例如日本、英國。光是這一點,台灣無論是制度或是文化,都難以將總統的產生方式改為間接選舉,並且拔除其憲政上的實質權力。在1996年之後,民選總統具有台灣民主化的重要的意涵,由總統領導國政,也成為台灣的憲政慣例。總統直選不是不能廢除,但現在顯然欠缺共識,也欠缺條件。從這一點來看,退一萬步講,只要總統產生方式維持直選,台灣的憲政體制就不可能成為內閣制。

其次,內閣制強調行政和立法的融合,甚至由國會議員出任閣員。就台灣的民意來說,整體而言,立法委員在社會的形象有很大的改進空間,由立委兼任閣員的主張,可能也不容易獲得民意的支持。再從制度面來看,總統產生方式與職權、內閣與國會融合,都需要修憲。以當前台灣修憲的門檻來看,這些提案連立法院四分之三的提案門檻都很難達到,更不用說要經過將近950萬選民的同意。以去年公民權下修18歲的例子來看,在立法院幾乎全票通過的情況下,公投也只能拿下500多萬票,顯見當前任何要透過修憲來進行的改革,要通過公投都是極為困難的事。因此,藍白兩黨對於把台灣帶往內閣制的主張,不符合台灣的國情文化、不切實際、也不負責任,只是配合對執政黨的仇恨值操弄輿論的選戰策略。

再就聯合內閣、監督制衡的邏輯來看,藍白的主張在學理上不及格,在實務上則是禁不起檢驗。藍白在協商合作的過程中,雙方齟齬不斷,最後一刻在君悅飯店荒腔走板的演出,更是證明藍白之間的合作,只是出於奪取權力的慾望,沒有共同執政的願景與理念基礎。如果雙方有共同願景,籌組聯合內閣的基礎,應該是強調未來的信任與合作,而不是反過來在聯合內閣裡面強調相互監督。藍白對於聯合內閣的主張,非但提不出具體的政策和執政綱領,反而說要相互監督。還沒贏得選舉來協調政策,就開始搶著分配職位。柯文哲主席面對媒體時,他對聯合內閣的想像,就是搶佔部分內閣席次。柯主席說,和國民黨共組聯合內閣,「法務部、NCC、金管會、財政部、主計處等部會,我全都要」,並聲稱據此來監督國民黨。柯主席一面要和國民黨組成聯合內閣,另一面又主張要拿下部分內閣職位來監督同盟政黨,如此自我矛盾也充滿權力膨脹的話,可以說是憲政常識不足,基本邏輯也不通。

有基本政治學素養的人都知道,民主憲政中所強調的監督制衡,是來自行政與立法之間,也來自選後執政黨和在野黨之間。在歐洲大多數內閣制的國家,組成聯合內閣,強調的是共同的政見與合作,理念相近、彼此信任更是共同執政的基礎。藍白之間在過去一段時間以來,共同的主張只有散播對執政黨的仇恨值,也就是「下架民進黨」,其他都是空話,稱不上願景,更沒有政綱。就以兩岸關係為例,國民黨擁抱九二共識,柯文哲選擇閃躲此一議題,就可以看出兩黨並沒有共同的兩岸政策。在談判合作的過程中,藍白更是對民調、場地、出席人員…等細節錙銖必較,立場一變再變。這種只有共同敵人,沒有共同理念的聯合內閣,如果真的取得領導國家的權力,國家的重大政策豈不就朝令夕改,彼此互推責任,就像君悅飯店那一晚的分手劇場?

最後,就我國現行的憲政體制來看,總統直選的部分短期內已經不太可能再做修改。如何在憲政框架下讓府、院、會、黨符合憲政精神的運作,不是不能改革,聯合內閣也並非不能嘗試。但提出任何改變現狀的主張,都需要兼顧國情、憲政慣例、學理基礎來通盤檢討,並取得共識。藍白陣營過去提出憲政改革的多項主張,是為了畫一個靶,包裝兩黨合作的假象,並藉此攻擊執政黨。如今藍白合已然破局,回頭檢視這些憲改的主張,只是證明了藍白兩黨對憲政體制的改革議題,進行一種選舉動員的操弄而已。憲政秩序是國之根本,身為負責的在野黨,或是有意角逐總統大位的候選人,都應該謹慎面對。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