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伊朗與西亞世界》尚未釐清的界線:土耳其與希臘的塞浦路斯課題

冷戰局勢發展看似是要土希擱置彼此的界線爭議,一同圍堵蘇俄。但雙方心結未解,端看在何時、何地會爆發衝突。希土雙方不見得是世仇,問題卻是源自於各時期強權勢力範圍的爭奪,也不是畫出邊界後各方就心滿意足。表面認可彼此的界線,但心裡面看不見的界線才是決定一切的關鍵因素,而這些是無法解決的歷史問題。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2020年土耳其(Turkey)公開主張擁有於鄰近200海浬水域中找尋石油與天然氣的權利,鄰近的希臘(Greece)認為這將侵犯到希臘主權。隨後土耳其在塞浦路斯島(Cyprus)北方外海進行軍事演習,希臘表示不滿。兩方關係緊張,但到了2021年1月初,土希兩國卻表示將進行對話。自十九世紀起,東地中海(Mediterranean Sea)情勢的動盪,已種下今日土希兩國糾紛不斷的禍根。

幾世紀前,希臘是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領土的一部分。經歷過近代鄂圖曼與歐洲國家的戰爭之後,鄂圖曼的式微讓希臘得以走上獨立一途。1830年希臘獨立成功,鄂圖曼在巴爾幹(Balkan)的領土至此缺了一角。這段期間鄂圖曼北方有來自俄國的壓力,希臘獨立運動背後也有俄國的支援。當時俄國的策略是:藉由巴爾幹的動盪削弱鄂圖曼的實力,就得以更順利滲透此區域,同時也可將觸角向南伸入愛琴海(Aegean Sea)、地中海。不過,這區域的南方海域的各國勢力中,以英國最為強勢,英國擔憂一旦鄂圖曼土崩瓦解,接下來他們在紅海(Red Sea)、阿拉伯海(Arabian Sea)到印度洋(Indian Ocean)的優勢將受到俄國或其他勢力間接或直接的衝擊。於是,英國的對應策略便是設法維持鄂圖曼的主權獨立與領土完整,比鄂圖曼自己更保護鄂圖曼。

只是英國的策略隨著鄂圖曼越來越難與俄國抗衡,也難以為繼。1878年第N次俄國與鄂圖曼的戰爭結束後,雙方在同年3月時簽署《聖斯特法諾條約》(San Stefano Treaty),鄂圖曼失去巴爾幹的主導權,俄國協助建立的保加利亞(Bulgaria)成為其直接進入愛琴海的通道。6月,英國占領東地中海的塞浦路斯島(Cyprus,屬鄂圖曼領土),聲稱是為了保護鄂圖曼不再受俄國的侵犯。這當然是幹話,英國實際目的是為了防範俄國,因為「維持鄂圖曼的主權獨立與領土完整」已不符合當下局勢。進入20世紀,巴爾幹地區諸多國家相繼成立,鄂圖曼在無力撐住大局的情況下,於1912年巴爾幹戰爭後,讓希臘擁有愛琴海上的島嶼。1918年鄂圖曼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取回愛琴海上的島嶼主權更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英國占領東地中海的塞浦路斯島,聲稱是為了保護鄂圖曼不再受俄國的侵犯,但實際目的是為了防範俄國。(維基共享)

儘管戰後鄂圖曼名將凱末爾(Mustafa Kemal)仍誓死抵抗,穩住安納托利亞(Anatolia)的優勢,致使英法等一戰戰勝國不得不承認凱末爾的安卡拉(Ankara)政府,但1923年戰勝國與凱末爾簽署的《洛桑條約》(Treaty of Lausanne)中,希臘仍保有愛琴海島嶼的主權,塞浦路斯也在英國掌控之下。此後土耳其共和國(Republic of Turkey)建立,在土希兩方都致力於建立「民族國家」(nation state)的目標之下,兩個新成立的國家於色雷斯(Thrace)劃分了界線,也互換兩國人口-當時在土耳其境內希臘人「回到」希臘,而希臘境內的土耳其人可「回歸」祖國。不過,仍然有不少人私下穿越邊界。這顯示即使當權者認為如前述的安排可以讓國家趨於「純正」,不受其他因素「污染」,但百姓的歸屬與認同感可能跟當權者想的不一樣,這也逐漸成為土希邊界的不定時炸彈。

然而,世界局勢的發展,卻繼續玩弄土希這兩個冤家。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誰都沒料到立即又進入另一波的勢力競爭,即美國與蘇俄的「冷戰」(Cold War)。蘇俄延續自沙皇時期俄國不斷穿越黑海(Black Sea)而進入地中海的企圖,於1946年向土耳其施壓,欲取得黑海海峽的部份主導權,而同時蘇俄也支持希臘的共產黨取得政權,使得美國必須思索如何圍堵蘇俄。1947年,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Truman)提出「杜魯門主義」(Truman Doctrine),以金錢與武力馳援希臘與土耳其。過去美國在西亞地區不具太大的影響力,二戰結束後為了立即對抗蘇俄,只能匆忙參與西亞事務。土希兩國這對冤家,在冷戰的氛圍下,成為美國的重要棋子。過去兩國之間的邊界劃分向來沒有令雙方都滿意的結果,現在卻必須在冷戰的局勢之下,成為美方陣營的兩員。

1960年塞浦路斯脫離英國獨立,建立塞浦路斯共和國。1974年7月希臘軍人在島上策劃政變,土耳其人遂在土耳其政府協助下,於1983年11月建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國。於是,塞浦路斯陷入南北分裂。(AP)

冷戰局勢發展看似是要土希擱置彼此的界線爭議,一同圍堵蘇俄。但雙方心結未解,端看在何時、何地會爆發衝突。前段文字提到英國於19世紀末占領塞浦路斯島,這島上主要人口為希臘人,土耳其人居次。在英國統治之下,希土兩族群立場多為對立,土希兩國政府當然介入其中,雙方都希望能取得這小島的主權。1959年,英土希三方對於塞浦路斯問題勉強達成共識,即英國在島上保有軍事影響力,土希兩方組成聯合政府,由希臘人擔任總統,土耳其人擔任副總統,不得與希臘統一。1960年塞浦路斯脫離英國獨立,建立塞浦路斯共和國(Republic of Cyprus)。然而,島上的希臘人有意與希臘合併,土耳其人當然不同意,顯然土希衝突並沒有因為獨立而解決。1974年7月希臘軍人在島上策劃了政變,土耳其人擔憂往後將受希臘政府管轄,遂在土耳其政府協助下,於1983年11月建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國(Turkish Republic of Northern Cyprus)。於是,塞浦路斯陷入南北分裂。

由以上的歷史脈絡看下來,希土雙方不見得是世仇,問題卻是源自於各時期強權勢力範圍的爭奪,也不是畫出邊界後各方就心滿意足。表面認可彼此的界線,但心裡面看不見的界線才是決定一切的關鍵因素。塞浦路斯的分裂局面,便具有土希兩方仍然不願承認對方存在的意涵。但土希都是為了討回過去被迫讓出的權益,而這些是無法解決的歷史問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