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伊朗與西亞世界》以色列與土耳其的阿拉伯與庫德課題

一戰結束的一百年後,庫德族仍是強權操弄的棋子,肯定會有部份族人願意跟以色列合作,當然也會有族人不願意,也有人無所謂,屆時很有可能又是庫德族分裂的結果。國際間譴責艾爾多安居多,但對於納坦雅胡壓迫巴勒斯坦人卻沒有太多意見,甚至讚揚納坦雅胡對庫德族的聲援。一百年前的問題,誰也沒想到現下會是土以對峙的重要問題了。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美國與以色列的關係向來相當融洽,隨時都在對世人「放閃」,這幾年川普(Donald Trump)與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關係更是如膠似漆,以色列要什麼有什麼,美國老爸什麼都給。川普促成了巴林(Bahrain)、阿聯(UAE)、摩洛哥(Morocco)等國家與以色列建交,讓已經逐漸減少的阿以衝突更加沒有衝突了。此外,以色列可能也會與伊拉克的庫德族(Kurds)達成協議。這些情勢的發展讓阿拉伯人、庫德族、以色列人的關係,與一百年前有著極大的差異。

阿拉伯人與猶太人之間的對抗,大致是從上個世紀1917年的《貝爾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之後開始。時值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雖與法國為同盟國家,與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交戰,欲瓜分鄂圖曼領土,但英法有利益上的糾葛,法國想要擁有東地中海區域,以加強對當地基督徒的合作關係,也想進一步將勢力拓展到巴勒斯坦(Palestine)。然而,英國在東地中海也享有影響力,兩強想要掌握的區域重疊。一山難容二虎,於是英國外交部長貝爾福(Arthur Balfour)以協助弱小族群建立家園之名,決定讓當下已經運作一時的猶太復國主義(Zionism)運動在巴勒斯坦實踐,藉此讓法國難以恣意擴大勢力。

美以關係向來融洽,川普與納坦雅胡關係更是如膠似漆,以色列要什麼有什麼,美國老爸什麼都給。(REUTERS)

與此同時,鄂圖曼與伊朗交界處的庫德族,也出現獨立自主的運動。為了瓦解鄂圖曼,英國同意庫德族的要求,特別是在戰爭結束之後,原本戰勝國於1920年與鄂圖曼簽署的《色佛爾條約》(Treaty of Sevres)中,曾同意庫德族自治。但英法也已經劃分好勢力範圍,例如今日的伊拉克(Iraq)、約旦(Jordan)、巴勒斯坦歸英國控制,敘利亞(Syria)、黎巴嫩(Lebanon)為法國控制。這些區域有不少部分與庫德族自治區重疊,英法又是否能讓庫德族完全決定自身未來的發展?在一切都沒有答案的情況下,鄂圖曼將領凱末爾(Mustafa Kemal)在安卡拉(Ankara)不斷抵抗一戰戰勝國,當然也不讓英法如願控制上述區域。

戰勝國不得不與凱末爾重訂條約,雙方於1923年簽署《洛桑條約》(Treaty of Lausanne)。雖然凱末爾無法趕走英法,但保住了安納托利亞(Anatolia)與東色雷斯(Thrace)的領土,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國(Republic of Turkey)。問題是《洛桑條約》中並沒有提到庫德族的權益,再加上土耳其與法國的敘利亞、英國的伊拉克相繼劃分界線,使得庫德族因而被切割成三部份,另一部份在伊朗的西部。儘管庫德族有堅持自主的正當性,但在新興的土耳其政府眼裡這就是「政治不正確」的問題。伊拉克與敘利亞的阿拉伯人試圖整合以擺脫英法的宰制,當然也不樂見境內的庫德族一再喊著要自治與獨立。而這些遭到分裂的庫德族有不少的串連活動,土、英(伊拉克)、法(敘利亞)卻都沒有合適的處理方案。

相比之下,移居到巴勒斯坦的猶太人頗為幸運。阿拉伯人敵對這些想要憑空創造國家的猶太人,畢竟生存空間遭到擠壓與威脅,爆發衝突在所難免,英國卻難以收拾這樣的殘局。二戰之後,聯合國(United Nations)決議將巴勒斯坦劃分為猶太人區與阿拉伯人區,但猶太人區範圍竟大於阿拉伯人區。1948年5月14日,猶太人宣布建國以色列。早先在西亞地區尋求獨立的庫德族,因為其居住的區域存在複雜的多國競爭問題,沒有機會建國,此後有很長一段時間,庫德族成了邊緣人,不是國際間重視的議題,反而遠從歐洲來的猶太復國主義者,在國際重視的情況下得以實現建國的願望。

自冷戰時期以來,埃及(Egypt)、敘利亞等敵對以色列的阿拉伯國家,背後有蘇俄支持,以色列則擁美國自重。但幾次阿以交戰之下,埃及、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都逐漸領悟到戰爭與衝突已然沒有作用,而且美國在冷戰結束之後,表現出更能夠主導西亞地區的姿態。時間進入21世紀,加薩走廊(Gaza Strip)的巴勒斯坦人命運更是悽慘之最,由於最反對以色列的哈馬斯(HAMAS)以加薩為基地,以色列對當地是照三餐的不停進犯。在川普的穿針引線之下,耶路撒冷(Jerusalem)已成為以色列首都,從敘利亞搶來的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也已為以色列所有,近期巴林等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建交,讓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更感孤立。阿以問題仍然存在,只是轉換成為另一種形式:以色列只敵對與美國陣營對峙的阿拉伯人。

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人命運是悽慘之最,由於最反對以色列的哈馬斯以加薩為基地,以色列對當地是照三餐的不停進犯。(AFP)

在上述歷史過程之中,與以色列較無利害關係的土耳其,先前雖然保持過友善,但以色列似乎認為土耳其也開始想在阿以問題中扮演一個角色。艾爾多安(Reccip Tayyip Erdogan)在擔任土耳其總理的時期,多次批判過以色列對於加薩走廊的暴行,以致於土以關係現出罅隙。於是,近幾年敘利亞因內戰、伊斯蘭國(ISIS)而導致動盪,其中也包括敘利亞庫德族獲得美軍協助等事,影響到土耳其南部邊界,艾爾多安欲慎重處理之際,納坦雅胡聲稱要協助敘利亞庫德族,再加上此時也可能跟伊拉克庫德族交涉,但這些舉動絕對不是為了協助庫德族結合、建國,而是為了壓制敘利亞、伊拉克這些不與美國陣營合作的國家。若是土耳其南部的庫德族也讓以色列拉攏了,將進一步影響艾爾多安的政治權威。

一戰結束的一百年後,庫德族仍是強權操弄的棋子,肯定會有部份族人願意跟以色列合作,當然也會有族人不願意,也有人無所謂,屆時很有可能又是庫德族分裂的結果。國際間譴責艾爾多安居多,但對於納坦雅胡壓迫巴勒斯坦人卻沒有太多意見,甚至讚揚納坦雅胡對庫德族的聲援。一百年前的問題,誰也沒想到現下會是土以對峙的重要問題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