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庫德族命運:土耳其加入歐洲時的庫德族問題

土耳其的庫德族問題演變至今成為「國際」話題,但若真以所謂的國際標準就能達到公平正義嗎?沒有人知道土耳其庫德族問題合適的解決方案為何。更何況,庫德族若真有建國的一天,往後就會天下太平、相安無事了嗎?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土耳其的庫德族問題,是多數人口(土耳其人)與少數人口(庫德族人)對峙、求生存的問題。在對峙的情況下,看的是誰的拳頭大,誰就當老大。只是庫德族並非老二或老么,他們只是在相形之下更廣的區域與國際情勢發展過程中,被迫成為次要角色,以致於爭取自我權益時,讓那個更大的區域與國際情勢不斷壓著打。土耳其政府想要加入歐洲世界卻面臨諸多阻礙,也與庫德族問題有關。

70年代後期,土耳其境內受到政府打壓的勢力不只庫德族,所有的反對聲音都遭到壓制,經濟依然蕭條不見起色,因而引發1980年9月第三次軍事「政治清理」(或稱「政變」)。以庫德族的情況來看,1978年成立的庫德族工黨(Kurdish Worker’s Party or Partiya Karkeren Kurdistan, PKK),與土耳其政府的對抗更趨激烈。庫德族與社會主義勢力長期結合運作,其中以厄賈蘭(Abdullah Ocalan)的勢力最為頑強。有些研究指出,厄賈蘭運用中國毛澤東在鄉村打游擊戰的概念,四處打擊土耳其政府在地方上的政治根基,他們崛起之處不在庫德族區域,而是在首都安卡拉,這對於土耳其政府來說更是政治中心的直接威脅。同時,伊拉克的庫德族勢力仍與土耳其庫德族有密切合作,兩方政府長期以來對此都相當頭痛。

庫德族與社會主義勢力長期結合運作,其中以厄賈蘭的勢力最為頑強。他運用中國毛澤東在鄉村打游擊戰的概念,四處打擊土耳其政府在地方上的政治根基。(kurdishquestion.com/)

1980年,軍事力量再度改變政局,庫德族依舊在必須壓制的「黑名單」內。1981年3月,軍事政府強調所有恐怖分子都已剷除,一整年下來在庫德族大本營迪亞爾巴基德(Diyarbakir)逮捕、審判、處決了不少庫德族工黨的成員,但庫德族工黨發動的游擊戰並沒有因而失去影響力,接下來的80年代各種所謂的恐怖行動不曾間斷,像是只要有學校強調「同化教育」,意即否定庫德族的教育方針,都會遭到庫德族工黨的破壞。1987年,土耳其政府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戒嚴令在庫德族省分實施期間甚至特別久。對於土耳其政府而言,以往不管如何壓制或開放庫德族活動,都無法削弱他們對於政府的敵意,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只能將他們視為「恐怖組織」,才能強化政府政策的合理性。

由此可見,若從主觀角度來看,庫德族對政府的憤怒已不可能平息,而從更大的角度觀之,土耳其自立國以來的政治局勢就在於是否延續「凱末爾主義」間擺盪,例如共和人民黨與民主黨的政治鬥爭,再加上1961年以來兩次政治變革,再再使得土耳其政治處於變動狀態。但以上變動並非不好,畢竟每個國家的政局也處於隨時變動,差別在於若一再糾結於某個問題之中,就會形成內耗。土耳其政府之所以加大處理庫德族勢力的力道,目的是為了能有效解決問題,不能就此斷定是非。為了達成消滅對方的目的,相互譴責彼此是「恐怖組織」、「恐怖分子」是很自然的事。上述的庫德族問題,其實就是土耳其內政之中的難題。

「凱末爾主義」終究還是主流路線,再怎麼調整,也不可能不走向土耳其民族主義路線,當然,庫德族也不可能摒棄他們的民族主義,雙方立場盤據光譜兩端,沒有產生交集的可能性,當然也不可能解決問題。

不過,土耳其的庫德族問題,到20世紀後期卻成了「國際」話題。凱末爾以來「脫亞入歐」的目的沒有改變過,土耳其不單是要在外表上變成了歐洲人,同時也想獲得歐洲國家的身份。在1957年歐洲的經濟共同體(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 EEC)成立後,土耳其便積極申請加入。二戰之後以法國為主的歐洲整合運動,目的是為了在美蘇冷戰之外成立第三勢力,土耳其自1947年以來由於受到蘇俄的壓迫,更強化了「脫亞入歐」的速度,例如成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sation, NATO)成員。歐洲經濟共同體的出現,對土耳其而言同樣是達成目的的途徑之一。只不過,土耳其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一直沒有結果。在剷除庫德族力道最強的80年代,歐洲輿論也一再強調土耳其政府不應再對庫德族施壓。

土耳其自1947年以來由於受到蘇俄的壓迫,更強化了「脫亞入歐」的速度,例如成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orientalreview.org)

為了加入歐洲,土耳其政府對庫德族的政策確實做了些變化,80年代後期已經接受庫德族存在於國內、廢除了庫德語的禁令,也不再稱庫德族為「山地土耳其人」。1991年,因伊拉克攻打科威特之故,導致不少伊拉克庫德族受戰爭影響四處逃竄,土耳其政府也接納這些難民。但一切卻僅止於此,1993年土耳其總統換人後,庫德族的苦難又恢復原狀。同一時間歐盟(European Union)成立,土耳其也積極想成為其中一員。不過,歐盟制訂了入盟的條件,稱為「哥本哈根標準」(Copenhagen criteria),意即要求所有申請國必須有民主、法治、人員、保護少數民族的制度,土耳其因為是伊斯蘭國家而非基督國家,故不得加入。而且歐盟也批判土耳其自60年代以來的軍事「政變」是不民主的表現。最後,庫德族問題若不能解決,就不可能加入歐盟。

其實,歐盟拒絕土耳其加入,純粹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土耳其的政體肯定是民主政治,歐盟沒說清楚的是,世界上各式各樣的民主政治,歐盟要的是哪一種?庫德族若屬於少數族群問題,難道歐盟之中難道就沒有任何族群(無論大小)權益受剝奪的情況?歐盟批判土耳其不重視人權,但歐洲真的人人平等?土耳其政府與庫德族的問題有其歷史因素背景。土耳其的庫德族問題演變至今成為「國際」話題,但若真以所謂的國際標準就能達到公平正義嗎?沒有人知道土耳其庫德族問題合適的解決方案為何。更何況,庫德族若真有建國的一天,往後就會天下太平、相安無事了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