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伊朗與西亞世界》庫德族命運:敘利亞復興黨執政下的庫德族問題

在阿拉伯人居多數的情況之下,生存權益受到漠視,這是敘利亞庫德族所面臨的悲劇,但這其實也是敘利亞阿拉伯人的悲劇,畢竟連國家成立都是「被塑造」出來的,求生存的意念絕對不會比庫德族低,不容許任何「庫德族老鼠屎」壞了一鍋「阿拉伯粥」。阿庫兩方都要建立自己的「想像的共同體」,最後就看誰拳頭大,把「想像」變成「現實」了。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1963年初,敘利亞的復興黨(Ba’ath Party)政變成功。復興黨在30年代成立,目標為一統阿拉伯世界、團結阿拉伯民族。庫德族(Kurds)在敘利亞於法國委任託管時期,就已與阿拉伯人對峙,而且是法國託管與庫德民族主義一同對抗阿拉伯民族主義,但在法國於二戰結束退出敘利亞後,庫德族得自己獨立面對阿拉伯人了。或許在50年代敘利亞的阿拉伯政權尚不穩定的情況下,庫德族還有尋求自治或獨立的機會,但這樣的機會卻在阿拉伯人勢力穩固後越來越渺茫。

復興黨黨內對於庫德族批判的聲浪相當高昂,強化了庫德族問題是阿拉伯「毒瘤」的形象,也將庫德族民族主義猶太復國主義(Zionism)劃上等號。對於復興黨來說,庫德族不僅是內在的威脅,也形同外在壓迫。復興黨還特別在過去庫德族自治過的賈茲拉(Jazira)地區發佈研究報告,認為過去並沒有庫德族存在,當然也沒有所謂的文明,其族群也不具純正性。另外還推動12個解決方案,例如拒絕庫德族受教育、遣返土耳其追緝的庫德族人、禁止聘請庫德族人、宣傳反庫德族運動、在庫德族地區增加阿拉伯人口。復興黨執政之前,庫德族的生存權益已經遭到否定,在復興黨執政之後,更是將庫德族當作沒有必要的物品般拋棄。

賈茲拉位於敘利亞、伊拉克與土耳其三國交界處。(www.alaraby.co.uk)

不過,復興黨還沒有來得及好好「照顧」庫德族,就陷入內部路線的鬥爭,主張社會主義路線的復興黨人於1966年取得政權,再加上隔年對以色列(Israel)戰爭失利,導致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落入以色列手中。於是,在急迫對抗猶太復國主義的情緒下,復興黨內部極端敵對以色列的哈菲茲阿薩德(Hafiz al-Assad)於1970年政變成功,成為往後執政30年的敘利亞總統,堅決對抗以色列。敘利亞,甚至其他阿拉伯國家,在二次大戰之後所面對的情況就是要如何建立從來不存在的「阿拉伯國家」,而且是以西方形式為主的「國家」,這是相當多層面的「想像的共同體」。

庫德族問題當然很重要,但在1948年之後,阿拉伯人面臨最大的威脅就是那個小小的以色列,而且這還是西方勢力所支持的國家。在這樣的阿拉伯團結對抗以色列的氣氛下,庫德族問題也就成了非必要且非急迫的問題。若以廣義的西亞問題來看,庫德族問題屬於西方帝國主義與鄂圖曼帝國對峙之下所造成的結果,是更深層的歷史問題,沒有人知道這需要多少時間來解決。

其實在這段過程之中,復興黨仍有消滅庫德族的策略,例如前述的賈茲拉報告已逐步進行中。復興黨政府在與土耳其、伊拉克邊界地區,增加了阿拉伯人的人口,且稱做「阿拉伯紐帶」(Arab belt)。這項政策的宣傳就是:「從賈茲拉拯救阿拉伯主義」(save Arabism from Jazira),這使得10多萬的庫德族人必須遷往他處,例如敘利亞南部,也就降低了敘利亞庫德族與土伊兩國庫德族連結的機會。有些庫德族家庭在新生兒報戶口的時候,還遭到強迫使用阿拉伯名字才能有「合法」的戶籍。庫德族的新年慶典,也遭到阿薩德政府的壓制,抗議無效,只會面臨更大的打壓。庫德族語,也就成了復興黨「阿拉伯化」之下受到壓抑的語言。

哈菲茲阿薩德(左)於1970年政變成功,成為往後執政30年的敘利亞總統,堅決對抗以色列。右為沙達特。(圖:網路)

之後的敘利亞庫德族,便遭到復興黨政府的「文化清洗」,不僅是上述的問題,連庫德語的書籍出版或流傳都得「非法走私」。更誇張的情況是,12世紀著名的庫德族英雄薩拉丁(Salah al-Din Ayyubi),也在復興黨強調「阿拉伯化」的氛圍之下失去庫德族身份。一切「阿拉伯化」同時「敘利亞化」,這時候的阿拉伯民族與敘利亞國家團結氛圍鼎盛,不容許其他性質不同的群體存在,就算存在,也必須被同化、稀釋,以降低他們的重要性。也就是說,敘利亞的「阿拉伯化」與「敘利亞化」的另一層意涵,就是「去庫德化」。

然而,庫德族內部對於復興黨政府也存在不同的聲音,並非都持對抗的態度。有些庫德族的宗教教長或菁英階級,願意接受政府政策。比較著名的是大馬士革(Damascus)的阿賀馬德庫夫塔魯(Ahmad Kuftaru),以及從土耳其來的穆罕默德薩伊德拉馬丹布提(Muhammad Sa’id Ramadan al-Buti)。

以廣義的西亞問題來看,庫德族問題屬於西方帝國主義與鄂圖曼帝國對峙之下所造成的結果,是更深層的歷史問題,沒有人知道這需要多少時間來解決。(REUTERS)

當然,復興黨主要的目的,是藉著這些庫德族領導人協調其他庫德族勢力,即使容許這些人發展自身理念、或容許些許活動,但必須在復興黨容忍的範疇之內。願意「阿拉伯化」的庫德族人,得以申請成為復興黨員,也可以在地方政府擔任官員。而這些庫德人的任務就是說服其他庫德族勢力與復興黨得以「和平相處」,只是免不了被唾棄、被視為「庫德奸」(如同漢奸的意思),但這都是為了求生存的政治現實面。再加上復興黨為伊斯蘭的什葉派(Shiite)政黨,還可能面對國內多數遜尼派(Sunni)穆斯林的挑戰,遂出現復興黨與部分庫德族人進行部分政治合作的情況。這樣的情況,也導致敘利亞遜尼派穆斯林認為庫德族是復興黨的走狗,遜尼派若無力與復興黨對抗,那就轉而拿庫德族開刀。

這是敘利亞庫德族所面臨的悲劇,在阿拉伯人居多數的情況之下,生存權益受到漠視。但這其實也是敘利亞阿拉伯人的悲劇,畢竟連國家成立都是「被塑造」出來的,求生存的意念絕對不會比庫德族低,不容許任何「庫德族老鼠屎」壞了一鍋「阿拉伯粥」。阿庫兩方都要建立自己的「想像的共同體」,最後就看誰拳頭大,把「想像」變成「現實」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