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魔幻拉美》酸豆樹旁的寡婦

她突然掀開面紗,露出駭人的模樣…… 農曆七月鬼門開,那麼,我們就來說一則流傳許久的拉美鬼故事。拉美人頗具幽默感,故事一代傳一代,更在集體的創作下,渲染成一則少些驚悚、多點警世意味的鬼故事,教訓貪杯男子、或不顧家庭的男人、或愛調戲女人的登徒子。

陳小雀

拉丁美洲天主教徒占百分之九十,但受到前哥倫布文明的濡染,民間深信生死輪迴,並有鬼魂之說;因此,拉美各地民間奇譚頗多,結合拓殖時期所發生的故事,內容包含懲罰負心漢、揶揄地方惡霸、勸人向上等。其實,在魔幻寫實小說作品裡,作家不時穿插神話傳說、鄉野奇聞,也將鬼魂化為小說要角,與真實人物互動,貼切反應出拉美庶民社會。之前曾談過「暗夜哭泣的女人」、「戲弄魔鬼的印地安人」、「紋身女傳奇」、「教堂上的公雞風向標」等,今天就來說一則鬼故事「酸豆樹旁的寡婦」。

酸豆學名「Tamarindus indica」,為熱帶喬木,可長至二十公尺高。原產於非洲東部,後來移植至亞洲、歐洲、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酸豆有許多別名,其中一個別名就是羅望子。在拉丁美洲,酸豆常被做成調味料、果醬、甜食、飲料、零嘴;例如,墨西哥人將帶籽的酸豆果乾,摻入酸豆汁、砂糖製成如拳頭大小的糖球,甚至也可加入辣椒粉,成為辣味糖球,老少咸宜。酸豆除了果實可以就食、入菜外,葉子和樹皮有藥用功能,用於治療消化不良,或當成退燒藥,因此,在拉丁美洲的古老莊園中,酸豆樹是常見的植栽。

酸豆糖球老少咸宜,辣味糖球更是最受喜愛的零食之一。(圖:作者提供)。

時序回到西班牙殖民時期,在厄瓜多第二大城瓜亞基爾(Guayaquil)的近郊有一處大莊園名為「成雙」(Pareja),莊園業主是當地德高望重的富翁,莊園內的天井有一株茂盛酸豆樹,業主很喜歡在這株酸豆樹下休息、看書。業主的妻子年輕貌美,招來鄰居妒嫉毀謗,說妻子是看上業主的財富才嫁給他。不知何故,業主意外在酸豆樹下暴斃。死因眾說紛紜,有說妻子因丈夫不忠,受到刺激而殺死丈夫;也有說妻子與他人有染,怕姦情曝光才痛下毒手。年輕寡婦不在乎謠言,不僅沒為丈夫守喪,反而生活奢華,大肆揮霍丈夫的財產,不久後,寡婦彷彿受到詛咒也暴斃身亡,下人草草埋葬她。

街坊鄰居漸漸淡忘「成雙」大莊園的悲劇,直到某個月黑風高之夜,大莊園才又成為街談巷議的話題。那夜,兩名工人進入莊園,突然眼前出現一名貴婦,貴婦身穿黑色拖地連身衣裙,臉上蒙著面紗,散發迷人丰采,示意要工人跟著她,工人於是隨她來到天井,停在酸豆樹旁,貴婦轉身面向工人,然後掀開面紗,露出駭人的骷髏……

自此,「酸豆樹旁的寡婦」不脛而走,一代傳一代,更在集體的創作下,渲染成一則少些驚悚、多點警世意味的鬼故事,教訓貪杯男子、或不顧家庭的男人、或愛調戲女人的登徒子。通常,這些喜於暗夜找樂子的男子會不知不覺落單,霎時「寡婦」出現,一樣身穿黑色拖地連身衣裙,一樣臉上蒙著面紗,令男人意亂情迷而上前搭訕,並以保護「寡婦」為由一路尾隨。

「寡婦」故意引誘男子走進已成廢墟的「成雙」大莊園,一直走到酸豆樹前才停下來,接著掀開面紗,露出那張令人恐懼的骷髏臉孔,男人因驚嚇過度,口吐白沫而亡。故事傳開後,男人不敢再夜歸,以免遇見「寡婦」。

就這樣,故事不斷流傳,至今發展出數個版本,有說「寡婦」的丈夫是軍人,也有說是莊稼漢,甚至厄瓜多的黑衣「寡婦」流傳至鄰近的委內瑞拉、哥倫比亞之後,變成白衣「魔女」(La sayona)。無論是黑衣「寡婦」、抑或白衣「魔女」,其故事原型大致為:「寡婦」因丈夫移情別戀,憤怒之下在酸豆樹前殺死了丈夫,之後「寡婦」化為鬼魂四處遊盪,在深夜穿梭大街小巷找尋真愛,同時也教訓那些輕浮男子。

這座「成雙」大莊園於1919年改為瓜亞基爾醫院,「酸豆樹旁的寡婦」依舊是厄瓜多最廣為人知的鬼故事。農曆七月鬼門開,聽聽拉美鬼故事,不難發現拉美人的幽默感,即便茶餘飯後的鬼故事也具勸世意義!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