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中美大戰.郭參選.退選

縱使基於對台灣產業、中美台經貿易大戰的理解遠遠超越其他競逐總統的人,以致於郭台銘或許仍然是最適合領導國家在動盪驚險之中捉住機會,進行變革,渡過難關的人;但是他目前的處境畢竟是原始願景窒礙難行,新的方案顯然又還沒有浮現,這樣他要怎樣維持原先實踐使命感的強大動力?於是,內有趙少康和盟友柯文哲盤算不同;外有大局發展不如預期,內外情勢皆劣的情形下,唯一曾經對當前大局說得出所以然的一代梟雄退選了。

林濁水

郭台銘退選,報載柯文哲團隊檢討結果,原因有三個:香港反送中抗爭遲未落幕、擔心成為國民黨敗選歷史罪人、郭團隊規模難應付全國大選。

檢討三個理由,首先第三項,郭團隊規模難應付全國大選,沒有問題,應該是成立的;其次,如果依沈富雄敘述,郭團隊中對國民黨態度最強硬的正是郭台銘自己,既然是這樣,所謂歷史罪人的話雖然是國民黨喜歡講的,但是要硬塞給郭台銘當退選立場實在無厘頭;至於反送中,柯團隊這樣講,是把柯文哲自己的弱點投射到郭台銘身上了,不能成立。

另外,柯文哲又說自己的柯粉很難轉移,這講法並不誠懇。實情有兩個:一個是由於柯和紅媒關係愈交代社會愈疑惑,反送中態度又曖昧,最強的柯粉天然獨早已一大批一大批地自動「轉移」到蔡英文那邊了,沒有多少可以轉移給郭;第二個,柯認為當副總統是天大的委屈,所以寧願讓國家失去柯自已強調的千載難逢的「重新開機」機會,也不能讓自己有吃點虧去當郭台銘的副總統,這樣一來,自己連配都不肯配,柯粉怎麼會有轉移的動力?還有,趙少康如果也跟著擔心郭成為國民黨歷史罪人的傳說雖然怪怪的,但是無疑的,趙少康不肯當競選總幹事看起來也是退選的一個關鍵性原因。

如今郭退選,韓國瑜支持度反而崩跌,如果事後孔明一下,甚至可以說,假如幫助讓蔡英文連任的人是國民黨的歷史罪人的話,現在看來,由連戰等31大老帶頭力擋郭台銘參選的國民黨們倒是真是成了國民黨的歷史罪人了—當然,當個把政權拱手讓給民進黨這種國民黨的歷史罪人,連戰早已當得駕輕就熟了。

柯文哲把香港反送中當成郭棄選原因,雖然出於過度自我中心主義,犯了把自己的處境投射在郭台銘身上的錯誤;但是,他這樣講,卻也點出了找郭的退選理由不能把範圍限定在國內;只是理由不限定國內雖然沒錯,但來源卻不在柯說的香港而在北京。

郭的退選理由不能把範圍限定在國內;只是理由不限定國內雖然沒錯,但來源卻不在香港而在北京。(REUTERS)

郭台銘的宏偉願景

郭台銘既使命感十足,又一直信心滿滿地決定參選,是因為他認為在中美經貿大戰這樣歷史性的危機和轉機中,他最有能力帶領台灣走出困局走向機會,非捨我其誰不可。對於讓整個世界驚疑不定的中美經貿大戰,他認為將來全球科技產將從現在由美國主導(或者是美歐共同主導)的One world、One systems體系發展成中美各自主導的One world、Two systems體系,伴隨著這樣新體制發展的是中美貿易戰在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兩個條件湊合之下將可以告一個段落,然後台灣可以左右逢源而獲利。

他所謂的中國轉型成功,指的是中國進一步走政治自由民主。

中國的民主化,一直是許多中國自由派知識份子,甚至一部份務實派官員的衷心期盼。他們認為中美貿易大戰的嚴峻衝擊,正好提供了中國在經濟體制和政治體制一併進行往自由化、民主化改革前所未見的巨大動力。郭台銘的願景正呼應了中國改革派或者是務實派而提出。

郭台銘信心滿滿

無疑的,在過去西方國家新自由主義主導下的全球化、自由化經貿體制中,鴻海是我說的,美-台-中形成的Chiwanrica體制中最成功,最耀眼的巨擘之一。緣於非同凡常的全球運籌經驗,使郭台銘相信他和中國改革派一樣的主張,對中國和台灣乃至於全球都最美妙的。由於他認為他的願景太美妙了,以致於長期堅信他一定會成功。

他第一次信念動搖應該是在5、6月之交,當時幾個要命的事接連爆發:川普宣布將對鴻海輸美電視組裝廠所在的墨西哥逐月調升關稅;白宮宣布,將結束對郭台銘重要手機生產基地的印度的優惠貿易待遇;北京發表白皮書並嗆聲「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幾件事密集發生,他突然由從容不迫變得氣急敗壞地炮轟蔡英文對中美經貿戰束手無措;但是很快的他又恢復了信心,積極參選。也因此他一面參選卻一面花大量時間在國外,一面由他的辦公室說,他工作的的重點是在思索追蹤穿梭處理國際經貿大局的變化。

由於對中國人有信心,使他在香港情勢惡化時,逆著台灣社會的主流的芒果乾氣氛而說,北京已經不是89年時的北京,不可能進行天安門式的鎮壓;也基於同樣的理由,縱使他講的話北京肯定有人聽起來刺耳,但是仍舊相信北京會理性衡量中-台緊密的經濟互惠關係而不會出狀況。對自已和對香港的信心當然有相當強勁的理由:自中國改革開放後,在全球經貿體系中,台灣在製造業一端和香港在金融業一端,對中國提供了無法取代的中介通道角色。有這樣的認識,再加他對中國民主改革的信心,因此,做為一個全球化自由化最大的獲利者之一的郭台銘,理所當然地對藍綠同樣基於強烈的芒果乾而對北京卑躬屈膝或對中國的慷慨激昂嗆聲的作法都認為不必要,他要帶領台灣走出前述藍綠選擇之外的第三條路。

郭台銘既使命感十足,又一直信心滿滿地決定參選,是因為他認為在中美經貿大戰這樣歷史性的危機和轉機中,他最有能力帶領台灣走出困局走向機會,非捨我其誰不可。(Bloomberg)

北京重新上綱階級鬥爭問題

然而不幸的是,一方面,中美貿易戰,美國既然佔了上風,中國境況愈來愈困窘,川普自然認為美國持續加碼非常有利,不急於達成妥協,而北京也只能硬著頭皮回手,貿易之戰落幕達成時間愈來愈遙遙無期,這使得郭台銘的第一個預期落空;另一方面,北京在政治上的發展更和郭台銘第二個預期-自由化方向完全背道而馳。北京不只繼續強化政治對經濟的主導,經濟體制愈來愈國進民退,愈來愈國家資本主義化;政治管制也愈來離自由化民主化愈遠。

2019年5月,習近平主持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從6月開始全黨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主題教育。強調將以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斷鞏固黨執政的階級基礎和群眾基礎」。這個會議決議呈現了強烈的向左轉的色彩,其中的「不忘初心」、「階級基礎」措詞都非同凡響。由於這個演講正是發生在美中貿易急速惡化的時間點上,因此引起了國際輿論界的注意。《美國之音》一篇報導就下了這樣的標題:〈美國壓力兵臨城下,習近平重提毛澤東「階級鬥爭」應戰!〉,《美國之音》還引述中國入口網站《察網》文章的分析,認為美中貿易戰激化美國和中國、中共黨內和國內階級對立,是「衰落大國與新興大國兩種發展道路的對峙」,更是是「不同階級基礎間的對峙」。

這令人驚駭觀點浮現後,中美貿易談判矛盾隨著川普的加碼不斷升高,伴隨著的是北京的定性是「外力」介入的香港反送中風暴的擴大。到了9月,習近平在中央黨校發表了一篇主題很嚇人的演講,他強調「實現偉大夢想必須進行偉大鬥爭」。他說中國共產黨98年、新中國70年波瀾壯闊的歷史,就是一部可歌可泣的鬥爭史。他在演講中要求面對包括台、港國內外當前嚴峻情勢,必須發揚鬥爭精神增強鬥爭本領。一個演講「鬥爭」一詞出現58次,真是令人觸目心驚。

儘管北京向左轉訊息如此強烈,但是郭台銘對中國的信心似乎並沒有真正動搖。9月7日他和訪台日本學者團會談時,特別提到他和李克強、汪洋等中共高層認識很久,彼此有互信。由於李、汪是中共權力核心中的務實派,因此郭提到李、汪,訊息很清楚:表達了他對於局勢發展充滿信心;緊接著,郭台銘個人投資中國廣州堺工廠,10.5代面板廠,股份正式全部出讓,又充分展現參選到底的決心。

然而,問題沒有那麼簡單。《美國之音》等國際輿論認為習近平強調階級鬥爭是被中美貿易戰嚴峻情勢所逼出來的,其實是一個不夠深入的見解,因為:

一、從階級鬥爭的角度看世局,是共産黨員基本的思維模式,這個貫穿中共憲法的精神,也貫穿了中共忠貞黨員的內心,在走上改革開放後,政策面不談或極少牽扯階級鬥爭只是一種權宜的「韜光養晦」而不是根本的放棄

二、習近平被胡溫拱出來對付薄熙來, 並不是因爲習本質上是和技術官僚出身的胡溫一樣的務實派,而是薄的行徑乖謬到令胡溫過度害怕。事情是,習做為太子黨,和薄一樣,本質上都是毛派,而且還是比薄更虔誠更不機會主義的毛派。所以習強調階級鬥爭並不是在中美貿易大戰升級後的偶發行為,並不是那麼好解決;他所謂要進行偉大鬥爭等說法早在去年十九大的政治報告中就完全浮現了,只是可能那段時間,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修改體制,取消任期制上面,以致於被忽略了。

習做為太子黨,和薄一樣,本質上都是毛派,而且還是比薄更虔誠更不機會主義的毛派。所以習強調階級鬥爭並不是在中美貿易大戰升級後的偶發行為,並不是那麼好解決;他所謂要進行偉大鬥爭等說法早在去年十九大的政治報告中就完全浮現了。(AP)

《十九大報告》中他提出了「四個偉大」的目標,偉大鬥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其中,「偉大鬥爭」正是搖搖擺擺地排第一!

所以,頂多可以這麼說,中美貿易大戰強化了他追求階級鬥爭的力度,而不是中美貿易大戰是因,追求階級鬥爭是果。

在這様的基礎上,為了強化鬥爭態勢,習近平除了口頭上強調鬥爭不斷;在行動上,最近還進行了一連串的儀式動員,頻頻走訪各地「紅色基地」,不斷到革命聖地瞻仰並強調,「紅色江山是千千萬萬革命前輩用鮮血換來的。紅軍後代、革命烈士家屬要做好紅色基因的傳承和傳播」,「不忘初心且牢記使命」,「紅色江山來之不易,要確保紅色江山永不褪色」。

內外情勢皆劣,一代梟雄退選

不必懷疑中國的務實派仍然期待有所作為,但是一方面務實派一直無法扭轉局面;另一方面,在美國整個國家反中氣氛及開火以來美國明顯處於優勢,使得郭台銘的好朋友川普態度強硬,北京只能僵硬反應。看不到郭台銘願景實踐的空間。當郭台銘在退選聲明中特別指出他對韓國瑜進行階級矛盾的動員和鬥爭時,強烈地表達了這一位在資本主義自由化全球化的傑出贏家的價值信念,他批判對象很淸楚是韓國瑜不是北京,但是卻鮮明地對照出他美麗願景的實踐,客觀條件的艱難。

外部情勢如此,如果郭台銘選到底而當選,他肯定不可能依原訂的美麗願景施展抱負;縱使基於對台灣產業、中美台經貿易大戰的理解遠遠超越其他競逐總統的人,以致於他或許仍然是最適合領導國家在動盪驚險之中捉住機會,進行變革,渡過難關的人;但是他目前的處境畢竟是原始願景窒礙難行,新的方案顯然又還沒有浮現,這樣他要怎樣維持原先實踐使命感的強大動力?於是,內有趙少康和盟友柯文哲盤算不同;外有大局發展不如預期,內外情勢皆劣的情形下,唯一曾經對當前大局說得出所以然的一代梟雄退選了,徒留下一片嘆息。

註:

1. 憲法第一條這樣開宗明義: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

2. 到了20日,川普嗆聲,不接受部分協議,只要全面協議,也不用趕在選前簽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