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誰好傻好天真?正是郭台銘:郭台銘的兩岸和平大計(二)

當郭台銘投身總統初選時,我們才赫然發現,居然對照出國民黨政、學建制菁英在中國面前固然自卑得可笑;也對照出郭台銘因商而優養成的對自己過度自信,也讓他陷入了好儍好天真的困境。

林濁水

郭台銘6月3日開了記者會,重炮抨擊政府「好傻好天真」、「盲目的樂觀」,居然不明白美中國貿易戰,已擴大到全面對抗,縱使外商離開中國,美國沒有對其他國家鬆手,追著打,會波及到台灣。

政府從去年到今年4月對中美貿易戰的發展的確過度樂觀,一再向民眾信心喚話說衝擊不致於太嚴重,也強調對中國出口雖然下降但是對美國出口上升,台商回流,有一些產業投資上升等等正面消息;但是好歹政府也建議了台商最好回台投資避險;同時由於第一季出口終止連十季成長,且GDP成長出現落到1.71%警訊後,到上個月還已經三度調降今年GDP的預估了,一點也不是郭台銘指責的「盲目的樂觀」。相反的,對中美貿易戰的發展,直到5月底,最符合「好傻好天真,盲目的樂觀」的,不是別人,正是郭台銘自己。

同樣是台灣科技巨擘,張忠謀在去年5月就警告中美貿易戰是從未面臨的挑戰,可能會比1970年代的美日貿易戰更糟,去年底又進一步警告,美中貿易戰只是雙方對立的序曲,兩強不會只侷限於貿易戰,南海、東海爭議及北韓廢核等關卡,後續都會一一浮現,已經出現修昔底德陷阱的警訊,只是他傾向認為應不致於真正爆發軍事戰爭。

和張忠謀相比,郭台銘從去年一路樂觀到今年5月。而且,他還不是普通的樂觀,簡直是全台灣甚至全世界最樂觀的人了:

2018年6月他說:「當前中國和美國的貿易摩擦不真正是貿易摩擦,而是技術的比較、競爭。」對中美貿易戰輕描淡寫。

今年4月,傳出中美雙方協議已經有共識消息,他便樂觀地說貿易戰很快就要落幕,因此,他提出「One World,Two Systems.台灣獲利、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的漂亮前瞻戰略。

到了5月1日北京否決中美雙方協議草案,5月初川普追加懲罰關稅又擴大到2000億商品,並準備再擴大3000億時,郭台銘更反而離奇地認定那是雙方達成協議前的最後叫牌,正預告好結果就要到了。

甚至到了5月16日,川普簽署行政命令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隨後爆發封殺華為事件後,郭台銘似乎不改其樂觀態度。

5月31日在電台他回答情勢這樣緊急,他會不會因為鴻海而被中國牽制時樂觀地說,他有3個護身符:「一、中國有外商保護法、二、中國需要穩就業,穩台商,若兩岸關係有問題,關係到全部台商,不只是鴻海。三、北京會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此外,只是稍加補充說,鴻海也在做產能調配,會把鴻海在中國及海外的投資,搬回到台灣來。

到了6月1日川普宣布要繼對墨西哥之後又要印度增課進口關稅,以及6月2日,北京國務院發表洋洋灑灑8000字白皮書向美國嗆聲「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後,郭台銘才突然像被電到似的,發現事態嚴重到他難以想像,隔天立刻召開記者會,痛斥政府盲目樂觀。

然而從上述郭台銘一連串的發言來看,一直到6月2日前最盲目樂觀的豈不正是郭台銘自己?

對中美貿易戰的發展,直到5月底,最符合「好傻好天真,盲目的樂觀」的,不是別人,正是郭台銘自己。(本報資料照)

二、郭台銘押寶川普而不是習近平

一面倒看好中國實力的朱雲漢、蕭萬長,他們對中美貿易戰會因中國優勢而迅速落幕的樂觀固不足論矣;至於朱雲鵬、佛格森的樂觀,應是因為他們認為美國實力雖然仍然優於中國,但中國卻也早非吳下阿蒙,對川普的施壓有強大的承受力,所以結局會是中國稍做讓步,川普見好就收。基本上,流行恐中症的台灣,尤其藍營人士的態度也多半是這樣。

換句話說,他們實際上是押習近平的寶,並沒給川普太高評價。只是如果因為郭台銘是藍色人士,所以認為也會和他們同調而不例外,那就大錯特錯了。郭台銘直到6月以前的看法是情勢會讓中國非常徹底的讓步,他才發展出皆大歡喜的「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的結論的。

所謂美國達標,有4個主要內容:

1、美國依再工業化原則重建産業供應鏈;

2、中美貿易平衡;

3、扼制中國透過不公平競爭甚至非法手段掌握科技産業系統霸權;

4、中國體制改革,放棄國家資本主義,並放棄日趨嚴厲的專制統治傾向,而讓不論是中國國內的人權或外國的國家安全都不會再受到威脅。

這四項目標,美國要達成任何一項都是艱鉅的工程。所以總體來看,美國固然四項並舉,但是美方內部各路人馬卻呈現各有偏重的現象。例如,川普和一般庶民的重點在於美國再工業化和貿易平衡,但對中國的自由人權狀況並不那麼在乎;老謀深算的戰略家巴農認為扼制華為比貿易平衡重要;企業界最關切的是企業公平競爭及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問題;民主黨議長裴洛西要的是非藉這機會讓中國走上民主自由的改革不可。

三、中國轉型是郭戰略成敗樞紐

郭台銘雖然把中國轉型和美國當成並列的兩項目標,但是從上面的分析可見到中國轉型根本內涵在美國達標之中。只要中國轉型,裴洛西們固然不必再擔心中國繼續成為人權的迫害者,美國企業也不必擔心中國國家資本主義體制造成的不公平不合法的競爭,於是中美貿易戰便可以落幕。因此,中國的轉型就是郭台銘整個戰略成敗的樞紐了。

關於中國體制上的轉型,5月7日郭台銘臉書發文倡議「雙腿論」:一個國家必須經濟腿、政治腿並進,中國經濟腿已經跨出30年,到了極限,如果政治改革的腿不往前跟進,就沒有辦法達到平衡。這主張對5年來戰戰兢兢地賣力強化維穩力度的習政權來說,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郭台銘直到6月以前的看法是情勢會讓中國非常徹底的讓步,他才發展出皆大歡喜的「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的結論。(AFP)

為什麼郭台銘會對中國的轉型信心満滿?是基於對中國人人性的信心,相信中國一定會走上民主化自由化?還是認為北京對美國掌握科技産業核心技術和國際鑄幣權,是中國第一大出口國家等等形成的美國能量有深刻體認,所以基於現實主義只好接受轉型?他的真正想法到底如何?我們並不知道;但是知道郭台銘真的如他自己說的是太天真了。鴻海有夢固然最美,但是在中國向美國嗆聲「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後,郭的美夢碎不成片。因爲樂觀而躊躇滿志,認為不必再理會民進黨政府,一切等他當選總統就好地胸有成竹,氣定神閒的郭台銘,突變而義憤填膺,要政府馬上提出他突然發現自已提不出的政策;在既怪不到川普,也怪不到習近平的現實上,把怨氣一股腦發洩在民進黨政府上頭。

四、兩種台商:替中國賺外匯或賺中國人錢

郭台銘做夢的條件從Chimerica到Chwanrica

郭台銘在到今年6月前,對中美貿易大戰的樂觀,現在看來很匪夷所思;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他面對中國時流露出了強烈的矛盾態度:一方面他一再批評民進黨人士抗中,表現出的是面對中國時缺乏抗壓性;另一方面他居然支持美國施壓要中國轉型的目標的達成,又表現了對北京的禁忌不毫不在乎。

不主動挑釁北京,甚至對北京懷抱善意這都沒有什麼問題,但是被施壓而不抗?這未免過份,他說台灣在兩強之間要維持自己的主體性,甚至要維持等矩「外交」,這道理也漂亮,但是當一方對台灣施壓,另一方對台灣表達善意時,台灣卻不能有自己的選擇,恐怕是主體性的自我放棄而不是主體性的維持。

有趣的是,一直到6月以前,郭台銘主張「中國轉型成功」,其實就很明確在北京當局和華盛頓當局間做了北京完全不能接受的「抗中」選擇,談不上什麼「等距外交」。

儘管他總體的主張有很矛盾的地方,但是我們還是得承認,他的「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如果成真,對世界、美國、中國、台灣都太好了,對鴻海帝國來說,也將好到透頂,可以稱心地伸腳出手擴張帝國霸業的環境。 他會有理想固然很高,卻由於過度的自信而有了不切實際的戰略,應該不是偶然,而是跟他的切身經歷關係密切。

他切身經歷到的世界,很清楚的跟朱雲漢、蕭萬長、韓國瑜等泛藍政、學界精英所想像的世界迥然不同。一方面,泛藍,甚至絕大多數泛綠政、學界依據台-美間和台-中間簡單的進出口會計帳認為中國早已取代美國成為台灣最大、最重要的出口市場和貿易伙伴;另一方面,泛藍政界流行配合統戰當買辦的風氣,也自然而然從經驗中得到台灣市場靠中國的結論;但是這並不是台商的主流經驗,台商西進基本上並不是以中國為終端市場,而是以在中國設廠經營美中台三角貿易為主,因此,主流正派大台商的實際經驗是幫助中國大賺美國的錢而不是賺中國的錢。

朱雲鵬在《中美貿易戰》一書中描述的整個iPhone的産業供應鏈,生動地描繪出了台商在美中台三角貿易中台商全球運籌的圖象:美國生產最基礎的軟硬體元件,鴻海再把依據比較利益分佈在世界各洲生產的零組件組裝好成品,最後又賣回美國市場。

從這樣完整的產業鏈出發,我們會發現弗格森著名的「中美國」(Chimerica)的「美國消費,中國製造」這種描述,基本是出於看大不看小,眼中只有中美兩大國的態度,觀念本質不免粗略。事實上,由於在整個產業鏈中靠著鴻海這類台商傑出的全球運籌能力,China和America才被連結起來的,所以在9年前,我把Chimerica修改成 Chiwanrica,意思是說,如果把擁有鴻海這類公司的Taiwan補上去,形成Chiwanrica架構才足以呈現完整的圖象。

郭台銘的「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如果成真,對世界、美國、中國、台灣都太好了,對鴻海帝國來說,也將好到透頂, 但他會有理想固然很高,卻由於過度的自信而有了不切實際的戰略,應該不是偶然。(Bloomberg)

五、台商瞧不起泛藍政、學菁英

以中國出口金額最大的電子産業來說,扮演Ciwanrica中的-wan-的台商,不只是鴻海,還有廣達,仁寶、英葉達、和碩等等,在2016中國出口十大廠商中,台商高達8家: 1 鴻富錦精密電子 (鄭州)、2 達功 、3 昌碩科技 、4 名碩電腦 、5 仁寶資訊技術 、6 鴻富錦精密電子(成都) 、7 達豐 、9 達豐。

台商實力實在驚人。其中又以鴻海最大,是中國最大出口商,一個集團就貢獻中國4.1%進出口額度,累計外匯,占中國外匯存底7.8%,是最大民營企業集團,最大的工業用地使用者,也是最大的民營製造業雇主,雇用中國員工達100萬。

這些數據在在說明Chiwanrica中的wan這一個環節非同小可。 由於台商有這樣對中國貢獻的實力,因此郭台銘對馬蕭以下到韓的國民黨政、學界菁英所謂市場在台灣經濟靠中國的說法根本瞧不起。

也因此,儘管鴻海在中國擁有的財產極龐大,但是「會不會怕老共掐住脖子」,郭台銘的回應「絕對不怕」,若當上中華民國總統,兩岸談判上有什麼不同意見、對方要沒收工廠,「反而會害到他們自已。」他非常自信地強調,北京當前有五穏原則:穏就業、穏外貿、穏外資、穏外銷、穏金融,其中有四穏需要我。大陸需要我,誰怕誰,(對我打壓)我二話不說馬上搬,同時他提醒,北京也必須考慮對鴻海的打壓將波及對為中國對中國貢獻巨大的廣大台商。

他這些話算是選舉語言嗎?無論如何,北京聽起來肯定是一連串剌耳不過的聲音。

五、川習夾擊,Chimerica和Chwanrica齊斷鏈,郭美夢難圓

刺激6月2日郭台銘召開悲傷而憤怒的記者會的,並不只是6月1日北京國台辦「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的白皮書而已;早兩天,5月30日,川普宣布將對鴻海輸美電視組裝廠所在的墨西哥逐月調升關稅 ;6月1日川普於白宮又宣布宣布,將結束對郭台銘重要手機生產基地的印度的優惠貿易待遇。

於是鴻海帝國在三天之中連續受到中美新政策的嚴厲夾撃。中共的白皮書宣布了美國要求的中國體制轉型落空,美國肯定繼續在貿易戰上加碼,不會放棄,於是對鴻海由中國輸美的產品衝擊猛烈無比,同時美國禁賣電子產品核心的軟、硬體元件,也將使鴻海在中國的相當大一部份代工組裝停擺造成Chiwanrica面臨斷鏈的危機;另外在美國上游技術的封殺下,中國要在既有美國主導的One System系統之外發自已的第二個系統,因為美國對上游原件的封殺而非常艱難,未來在發展的過程中,固然可能讓台灣像是IC設計業等一些上游元件廠得到機會,但是做為下游組裝並在「中美國」承擔運籌業務的鴻海有的卻只是嚴重的傷害,例如目前鴻海對華為的供貨已經大受衝擊。

在短短三天之內,在中美的夾殺之下,郭台銘的「One World,Two Systems.台灣獲利、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戰略立刻支離破碎。

未來在發展的過程中,固然可能讓台灣像是IC設計業等一些上游元件廠得到機會,但是做為下游組裝並在「中美國」承擔運籌業務的鴻海有的卻只是嚴重的傷害。(AFP)

幸而川普8日又推文表示,美墨雙方已就移民問題簽署協議,所以將無限期暫停對墨西哥加稅,郭台銘應該可以稍稍喘一口氣,多少覺得原來只是虛驚一場;然而墨西哥情勢在大局中畢竟只是局部狀況,中美對峙總體情勢仍然嚴峻非常。

情勢如此,於是郭台銘由幾乎全世界最樂觀的人,在5月30到6月1日才三天就變成最悲觀的人。郭台銘痛斥政府因為太樂觀而沒有認真成立因應,相對的,鴻海集團早已成立因應小團隊,並持續運作。現在看來,鴻海雖然有因應團隊,但是在領導人「盲目的樂觀」態度支配之下,因應團隊顯然並沒有能力判斷到他樂觀的前瞻戰略居然會落空。

無論如何,他樂觀的前瞻戰略因為北京嚴拒體制轉型而落空這件事,犀利無比的指出了他對北京的善意期待正是北京眼中如假包換的抗中思維下的妄想。這樣,還要嗆聲民進黨抗中,怎麼會有好結果?

於是,當郭台銘投身總統初選時,我們才赫然發現,居然對照出國民黨政、學建制菁英在中國面前固然自卑得可笑;也對照出郭台銘因商而優養成的對自己過度自信,也讓他陷入了好傻好天真的困境。

儘管我們不知道郭台銘這種對北京的基本態度會挺多久,然而經過這一番折騰,我們至少知道不能再用自傲為「知中、知台商」的國民黨政學界菁英為我們建構的台商刻板印象看待兩岸的許許多多。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