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林濁水觀點》One World ,Two systems. 郭台銘兩岸和平大計之(一)

中國對郭台銘希望參與建構所謂Two systems中的北京這一方的system,肯定歡迎得不得了;但是中國對他也參與美國隊,拋開中國而重建另一條以美國為主的供應鏈肯定不會喜歡;至於中國的轉型,不管是政治民主化的轉型,或由國家資本主義向自由經濟體制的轉型,都是美國的希望,也是中國改革派衷心的期待,只是在北京看來全是居心叵測,都是道地的抗中思想,現在北京不發作,一方面是到底他還不是台灣總統,他的願景還不是台灣的政策,另一方面是不願在嚴峻的中美對峙局勢中另起風波而已。

林濁水

 一、什麼是不是「麻煩製造者」、不「抗中」?北京定義和郭台銘不同。

郭台銘強調自己會帶來兩岸和平,左批賴清德是個麻煩製造者,右批蔡英文採取與中國對抗政策。

不要對抗?郭台銘話未免講得太快、太輕易了。因為什麼是對抗、什麼是不對抗,並不是郭台銘說了算。郭台銘最近一連串提出的許多看法,從兩岸定位、國防到台灣的經濟戰略,其中北京會毫無意見,符合不對抗,不是麻煩製造者的恐怕並不多,甚至少之又少。例如,一個中華民族兩個國家的兩岸定位,又如,原先他強調不買美國武器,北京當然會認為他的確符合不對抗原則,只是後來郭台銘澄清,認為海空軍武器還是該買以確保台灣海峽的安全等等,要北京肯定郭台銘心存不對抗,不是麻煩製造者,可能嗎?

事實上,不只是國家定位、國防政策上郭台銘的主張,對北京來說,算不上不對抗;連他在非常樂觀的態度下提出的台灣經貿戰略「在未來One world、Two systems的世界經濟體制中讓台灣獲利、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要北京當局賞心悅目拍版過關也大有問題。

二、建制政學菁英兩大主要立場:either美國霸權已衰敗 or 中美經貿合則兩利

對未來發展樂觀的,並不止郭台銘,而是有資格,有地位,在過去曾經頭角崢嶸地歷練甚至主導風雲的各路政、學界建制菁英的共同情調。

郭台銘強調自己會帶來兩岸和平,左批賴清德是個麻煩製造者,右批蔡英文採取與中國對抗政策。(本報資料照)

從2015年美國總統初選開始,全球主流建制菁英就一直瞧不起川普,2017他就職、2018年初,他啟動中美貿易戰,甚至直到2019年初,貿易戰火升高,世界各地有資格的建制政學菁英對中美貿易戰的發展主調都是樂觀的,而所謂樂觀就是不看好川普的意思。依據他們的經驗判斷,川普頂多向中國喚喚價後見好就收,他慷慨激昂的演出,只是要建立在他競選連任可以拿來吹吹牛的本錢而已。

建制菁英中看扁川普最典型的例子是中研院院士政治學者朱雲漢,在川普2018年3月簽署涉及600億商品懲罰關稅前夕,他說川普發動貿易戰是地位搖搖欲墜的衰敗霸權的最後一搏。言下之意是,川普既然發動的是自取其敗的戰爭,那麼未來的大局自然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

然而,朱雲漢的預言剛剛說完馬上就出了問題。

2018年3月北京對川普啟動的攻勢馬上還以顏色,宣布對美國黃豆等128項進口商品增稅,然後,才不到一個月,中國態度大變。4月16日,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宣布,中國電信設備商中興通訊,將被禁止從美國市場購買零件,期限7年。中興迅速宣布停産,馬上,中方為華為會不會是下一個美國對付的對象而傳言紛紛。 (《下個會是華為嗎?》)

由於「中國製造2025大計劃」十大領域中的第一個重點就是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而中興和華為是這個產業頭兩大支柱,因此北京大受震撼,同一天,大力推動自我吹捧的宣傳片〈厲害了,我的國!〉突然下架。然後在宣傳上,習近平〈十九大政治報告〉中的國家經濟發展重點「中國製造2025」突然淡出;同時,當美艦馳進中國進行海上大軍演的海域時,演習突然提前結束。

。4月16日,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宣布,中國電信設備商中興通訊,將被禁止從美國市場購買零件,期限7年。(REUTERS)

北京這一連串的劇烈的心虛反應,無疑是對朱雲漢說法最大的諷刺。很快的,像朱雲漢論點的樂觀論迅速消褪,只是儘管是這樣,樂觀仍然是各國有資格的政、經濟建制菁英的主流立場。由於有經驗、有資格的主流專家看法樂觀,因此蔡政府的國安和財經團隊也一再強調台灣受到的衝擊不大—儘管他們很為台商回流突然暴增而欣喜不已。

要一直到今年5月初北京否決協議草案,川普說「他們想重寫協議,美國絕不讓步」,然後擴大懲罰,對2000億中國商品課25%關稅,並準備再擴大到3000億,5月16日,川普更簽署行政命令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而美國寧願犧牲數以10億甚至百億計美元的軟、硬件出口以封殺華為事件爆發後,各國建制菁英才突然震驚到他們真的已經面對了一個他們完全不認識的新世紀。

三、旋轉門突然不轉了

老資格的國際戰略專家黃介正有這麼一段話:

「華府形形色色的政策智庫,通常號稱是政務官的旋轉門,每次總統選舉結束,尤其碰到政黨輪替,搬家公司的貨車就會充斥距離白宮不遠的“智庫巷”。2008年歐巴馬首度當選時,排名世界第一的布魯金斯研究院,就有一次離職24人進入政府的亮眼紀錄。」現在據觀察,智庫巷「這回根本沒看到搬家公司的車。」

走訪「無論是保守或自由派傾向的智庫」「我國朝野皆熟識的亞洲問題專家,幾乎沒有人參與川普競選團隊。」 這段是非常生動的側面,可以看到,川普真的實踐了徹底把華盛頓沼澤「爛泥」淸除乾淨的諾言後,建制菁英在新時代中有多麼的失落。

美國寧願犧牲數以10億甚至百億計美元的軟、硬件出口以封殺華為事件爆發後,各國建制菁英才突然震驚到他們真的已經面對了一個他們完全不認識的新世紀。(AFP)

四、幾個標準的建制觀點

1,朱雲漢認為中美貿易大戰,反而將加快全球經濟中心由西方世界轉移到中國,國際的政治經濟新秩序也將隨著重新建立,不必擔心有什麼問題。追蹤起來,類似看法的大有其人。更早,有蕭萬長在2008的專書《專業治國》中強調美國不行了,台灣的前途只有靠中國才有希望;約略同時,有蘇起頻頻強調當今世界「霸權轉移」已勢不可擋,中國即將取代美國主導世界⋯⋯等等論調,在在証實2008金融海嘯之前,朱雲漢這樣的世界觀在國民黨的政、學菁英中早赫然蔚為主流。

2,去年當雙方貿易戰戰火初升時,一位語出驚人,2006創造了奇妙的「中美國」Chimerica概念的貨幣史學家尼爾·弗格森也說貿易戰打不下去。他所謂的「中美國」,是說美國佔據全球金融高地,掌控最大的國際鑄幣權,政府印鈔票,美國人大量消費,中國努力製造商品供應,中國賺到錢再回買美國公債,美國「開開心心地經營赤字」,中美雙方結合,難分難捨,應該當成一個叫做Chimerica—「中美國」的國家,而不是兩個國家。現在弗格森說,這關係既然是天作之合,貿易戰就沒有理由打得下去。

3,到了今年1月,經濟學者朱雲鵬也樂觀地看待貿易停戰。他出了一本書《中美貿易戰》。以一個很有趣的例子說明他樂觀的理由。他認為貿易戰打起來,中美都會受傷,美國損失可能還比中國大。他借著iPhone手機的產銷描繪了一個比弗格森「中國製造,美國消費」更細緻、更複雜的中美乃至全球各國互相依賴關係:

中國出口237.45美元的iPhone手機到美國時,在中國最後組裝的附加價值8.46美元,其餘成本,來自美國佔68.7美元,日本67.7美元,台灣47.8美元,韓國16.4美元,歐盟8.46美元⋯⋯。各國提供的上中下零組件中也有其他國家供應的。

朱雲鵬引用這個數據強調,發生貿易戰,不只傷及中美、涉及的國家還更多得多,大家都是輸家;其中美國還會是一個損失最大的輸家:美國廠商既損失了製造鏈中最優厚的分潤;美國消費者也不再能享受到物廉價美的商品,所以為這仗打不下去,川普肯定得見好就收。

這三個論調中,朱雲漢立論最激烈,但卻是國民黨菁英中的主流,不是「極端」的邊緣看法;弗格森和朱雲鵬比較溫和,基本上仍然在美國新自由主義的主流之中的論點 。

尼爾·弗格森所謂的「中美國」,是說美國佔據全球金融高地,掌控最大的國際鑄幣權,政府印鈔票,美國人大量消費,中國努力製造商品供應,中國賺到錢再回買美國公債,美國「開開心心地經營赤字」,中美雙方結合應該當成一個叫做Chimerica—「中美國」的國家。(REUTERS)

五、郭台銘的盤算

對中美貿易戰未來的發展,郭台銘的態度甚至比前面三個論點還樂觀。他引用中國副總理劉鶴的說法,表示美國跟中國的經濟是連結在一起的,若中國經濟掉下來了,對美國沒有好處。表面上他這看法和弗格森、朱雲鵬一樣,都在新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涵蓋下的立場,但是其實大有出入。基本上,弗格森、朱雲鵬的樂觀是和稀泥式的樂觀,而郭台銘認為現在的貿易戰已經進入攤牌階段,一旦攤牌,一翻兩瞪眼,沒有和稀泥的餘地,但是美好的結局就出現了。

於是,他的台灣經濟的宏觀戰略是:「在未來One world、Two systems的世界經濟體制中讓台灣獲利、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

不管未來郭台銘想像的Two systems會不會順利成功,而讓台灣可以像郭台銘說的在兩個系統中大獲其利,但是他system這個字卻扣緊了當前中美貿易大戰核心的意涵,也就是不僅是貿易平衡的爭端,甚至不只是「科技戰」而是「系統戰」。

那麼中國對他這一套戰略的看法會是怎樣?簡單的說,他這一套,中國對他希望參與建構所謂Two systems中的北京這一方的system,肯定歡迎得不得了;但是中國對他也參與美國隊,拋開中國而重建另一條以美國為主的供應鏈肯定不會喜歡;至於中國的轉型,不管是政治民主化的轉型,或由國家資本主義向自由經濟體制的轉型,都是美國的希望,也是中國改革派衷心的期待,只是在北京看來全是居心叵測,都是道地的抗中思想,現在北京不發作,一方面是到底他還不是台灣總統,他的願景還不是台灣的政策,另一方面是不願在嚴峻的中美對峙局勢中另起風波而已。

郭台銘主張台灣在美中兩國中若能夠左右逢源,等於有兩塊肉可以吃,然後郭台銘問「抗中,美國就一定挺妳嗎?」,但是,除非中國政局翻了天覆了地,改革派大獲全勝,否則郭台銘要怎麼回答他的戰略會是北京當局認為不是抗中,而中國會「挺郭」,肯定非常不容易。

註:

1. 雖然朱雲鵬對新自由主義也有抱怨。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