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瞭望之窗》美中貿易戰是國際政治的「認知競賽」

如果習近平真的接受並執行美國要求,進行中國經濟的「結構性改革」,中國未來有可能脫胎換骨。問題是,集大權於一身的習近平沒有空間犯錯,更無法對川普示弱,否則中國「反美」的民族情緒一旦被點燃,習近平可能玩火自焚。

托克維爾

國際政治涉及衝突,可能是軍事,也可能涉及經貿。談判技巧、威嚇逼迫、虛張聲勢、爾虞我詐、以退為進、籌碼交換、採拖字訣等手段,都是為了避免走上衝突或相互毀滅的終局,進而維護或爭取自身最大的利益。果真外交斡旋與談判策略用盡,卻依然無助化解糾紛,兵戎相向或制裁抵制才是最後武器。但這一切的源頭,都來自雙方對彼此的「認知」(perception)是否出現差距或誤判。將這種國際關係理論中「認知的誤判」(misperception)用在現階段美中貿易戰的角力,才能夠看清楚全貌,而非僅侷限在導致談判觸礁的技術性問題。

美國總統川普5日透過「推特」宣布,由於中國在美中貿易談判的進度過於遲緩,而且北京居然還想「重新談判」,因此他決定於10日起,將中國輸美國價值2000億美元的商品關稅,從10%調高至25%。此一延後提高課稅決定,從去年12月初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舉行的G20會議的「場邊會」達成共識,給予北京3個月的「觀察期」。再到今年3月1日期限將至前,川普延長此一決定。結果就在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準備於8日率領百人代表團前往華府,進行第11次協商之前,川普下了重手。但劉鶴仍然決定延到9日訪問華府,希望挽回談判的破局。

就在劉鶴(右)準備於8日率領百人代表團前往華府,進行第11次協商之前,川普下了重手。但劉鶴仍然決定延到9日訪問華府,希望挽回談判的破局。(AP)

主談者之一的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Robert Lighthizer)6日透露,中國最近「推翻」先前與美國作出的談判重大承諾,引起總統川普震怒,經由他向川普建議,才讓美國總統向北京使出「哀德美敦書」的最後期限。究竟賴海哲口中北京「推翻」了什麼,除了兩造公開承認,否則外界多方的揣測都是讓人霧裡看花。最多猜測是北京對於美方最關切的解除對外資強迫技術轉移以及智慧財產權等核心爭議,表示後悔,拒絕用法律來規範,也反對美方堅持列入監督執行與懲罰機制。也有國際媒體報導是習近平本人否決原本劉鶴與美方協商讓步的版本。

在過去幾個月的談判期間,多次傳出北京承諾向美國增加購買大豆等農產品以及雲端設備,但這對美中之間高達3千多億(有數據更高達4千億)的貿易逆差而言,根本是杯水車薪,更遑論這也不是華府真正要「結構性改革」。換言之,北京決策者是否誤判川普真正的企圖?又或者習近平在權衡內、外部因素之後,才臨時打了退堂鼓?果真如此,習近平是否低估川普及其團隊的決心?

打從川普一上任,北京想趁白宮人事尚未到位,對外政策方向未明的「新手上任」混亂期,透過各種私下管道,打進川普的決策核心。但隨著川普逐漸明瞭外交政策不能隨興所至、國安團隊也逐步到位、新的國家安全戰略陸續出爐,川普政府終於重新「定義」了美國對中政策。總其成的就是美國副總統彭斯去年10月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說。自此,所謂「印度太平洋戰略」漸進成型,美國更多次公開肯定台灣在「印太戰略」中的戰略角色,台美之間在印太地區也展開實際的合作。

中國最近「推翻」先前與美國作出的談判重大承諾,引起總統川普震怒,經由賴海哲向川普建議,才讓美國總統向北京使出「哀德美敦書」的最後期限。(AFP)

彭斯的演說也明確將中國定位為美國的「對手」,而非過往美國政府常說的「戰略夥伴」。他也清楚說明美中貿易戰的本質,就是未來科技領導權之爭。彭斯也強調,過去20多年美國對中採取的「交往政策」(Engagement policy)證明失敗,中國非但未能在國際事務上扮演一個「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反而持續傷害新疆人權、「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自治也倒退。為了鞏固政權,習近平更是透過修憲取消任期制,並且運用先進科技作為內部「維穩」與緊縮社會管控的工具。

由彭斯的發言可以看出,口口聲聲強調要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川普,絕不容許中國藉由不公平與不正當的貿易手段,來「偷、拐、騙、搶」美國的科技技術,做為精進其「2025中國製造」計劃的動能。另一個事實是,儘管美國兩大政黨之間仍然在諸多議題以及川普的領導風格上存有歧見,但現階段華府不分朝野黨派的共識是:中國是美國最具威脅性的競爭對手,而且這股威脅廣泛地存在經貿、安全、政治、民主等領域,美國必須用更有效的戰略來遏止中國的軍事擴張、科技精進以及貿易的保護主義。

此述種種發展,是來自於美國對於中國的「認知」,繼而採取有別於以往美國政府不同的戰略。北京不會不知道如此的變化,否則習近平一方面在推動其「中國夢」、建構「新型大國關係」、在南海大肆填海造陸、透過「一帶一路」擴張全球影響力等議程時,另一方面也極力淡化對美國的挑戰,但即使如此也無法去除美國的疑慮。

由彭斯的發言可以看出,口口聲聲強調要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川普,絕不容許中國藉由不公平與不正當的貿易手段,來「偷、拐、騙、搶」美國的科技技術,做為精進其「2025中國製造」計劃的動能。(Bloomberg)

另一方面,北京則是犯下對美國「錯誤認知」的毛病。中國一開始誤判川普性喜交易,只要拉攏其核心幕僚或家人,略施小惠,就能滿足商人出身的川普。殊不知川普除了精於商業談判,也有清楚的中心思想。但北京繼續誤判,以為在貿易戰拉長時間,讓川普面臨美國內部反彈和連任選舉壓力,就會在談判上讓步。結果川普先是從「通俄門」的調查報告中脫身,美國經濟也持續茁壯,失業率再創49年來新低。反觀中國經濟陷入停滯,金融、股、匯、房地產市場都出現高風險、銀行呆帳也是烏雲罩天,社會不安蠢蠢欲動,「穩定」已成為「習李體制」最大考驗。川普自恃站在時間這一邊,環顧共和黨內部沒有挑戰者,對手民主黨則是群龍無首。川普自信唯有更強勢應付中國,才能確保其連任優勢。

其實如果習近平真的接受並執行美國要求,進行中國經濟的「結構性改革」,中國未來有可能脫胎換骨。問題是,集大權於一身的習近平沒有空間犯錯,更無法對川普示弱,否則中國「反美」的民族情緒一旦被點燃,習近平可能玩火自焚。果真習近平在強迫外資企業技術移轉、違反智慧財產權和補貼國營企業上做出真正的改革,他可能面臨來自共產政權盤根錯節利益共生團體的反撲,更遑論先前藉「打貪」之名行掃除黨內異己之舉,也得罪其他派系。

對美國內部環境的錯誤認知以及對川普決策風格的錯誤判斷,造成北京在美中貿易談判上面對棘手的挑戰。習近平內外交迫,退讓空間不大,但川普來勢洶洶,不容北京敷衍了事。這場美中角力,將是一場漫長的爭鬥。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