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長期執政的保守主義者吉田茂 (下)

第二次一直到第五次吉田內閣期間,算是日本終於漸漸擺脫戰敗陰影的時代。美軍撤出,日本稍微恢復獨立,經濟上因為韓戰景氣而復甦,所有的人都拚命在工作。作家半藤一利就認為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最能夠呈現那個時代大家不顧一切拚命工作的氛圍。而民間的各種娛樂活動也逐漸恢復,大作家永井荷風終於可以買到自己喜愛的洋菸品牌,戰後國民歌手美空雲雀初次登上風靡萬人的舞台,職業棒球比賽恢復,這都代表著日本正從戰敗的氣氛中快速復甦。

李拓梓

續上篇

既然戰爭責任已經追究完畢,東西冷戰架構也已經形成,韓戰中的美國需要日本儘快恢復,因此壓著日本速速跟各國簽訂和約,把太平洋戰爭告個了結。當時日本國內有和蘇聯、中國「全面講和」和因為美蘇冷戰,中國分裂而主張「單獨講和」的兩派。

對和平充滿憧憬的「全面講和」派,以東大校長南原繁為首,一字排開像是「政治學之神」的丸山真男、老牌基督教學者矢內原忠雄等一系列讓人肅然起敬的名單。這些學者強烈批判吉田茂政府的部分講和做法,無法擺脫冷戰架構,也無助於日本走出戰爭陰影,他們甚至提出永久中立的想法,來對抗政府向美國傾斜。

而吉田茂這邊,也洞察到美國希望日本快快講和,正是因為想要讓日本被拉攏進冷戰架構的美國一方,讓美國有足夠的精力來應付棘手的韓國問題。也正是同時,麥克阿瑟將軍因為和杜魯門總統意見不合遭到解職,讓吉田憂慮美國的政策方針可能會改變。

於是吉田加緊腳步,決定速速跟各國單獨講和。面對南原等人的批判,吉田也砲轟這些搞不清楚狀況的知識份子是附和共產黨的「不逞之徒」,更用「曲學阿世」、「學者空論」等難聽的字眼,批評當時社會聲望極高的南原不知世道多變,只會誑稱做不到的理想。不過吉田敢於和這些被認為是社會良知的學者對抗,也讓自己的聲望受到重挫。

吉田茂簽署舊金山和約。(圖:網路)

1952年舊金山議和之後,美國決定結束佔領體制,解散GHQ,讓日本人自己管理自己,維持七年左右的佔領體制終告結束。同時。美方也要求日本簽署「美日安保條約」,讓美軍可以在恢復獨立的日本駐軍。駐軍地點經過多次討論,最後選擇了也是被日本佔領的沖繩。

吉田茂後來被問起對GHQ的想法時,他只說了一句話,「Go home quickly!」。他接受美國人所有的要求,就是為了讓美國人快快回家。現在,吉田茂的目標終於達成了。不過大多數的日本人並不能理解吉田茂的想法,理想主義者批評他過於服從美國,激進主義者則覺得他讓日本失去了真正獨立的機會。但他們都忘記吉田的哲學,就是把美國人打點好,他們就會儘快回家。

為了讓美國人快走,吉田甚至在美方簽下安保之後懊悔,希望日本自己組建接近軍隊規模的「治安警察隊」,後來甚至轉變成「自衛隊」,徹底打破吉田一開始「國防靠美國」,全力發展經濟的如意算盤時,也扭捏了幾次就接受美方要求。顯見他希望日本恢復獨立的意志,看似堅不可摧。而吉田跟美方之間的協定,也奠定了戰後日本的外交基礎,至今仍然是美日安保體制的重要精神,也形塑了亞太地緣政治的格局。

吉田這些順服於美國的做法,使他經常被國會反對力量質疑為美國鷹犬,他執政下的日本是「從屬的獨立」,吉田因此和國會反對黨關係惡劣。此外,吉田的通產大臣池田勇人,也曾經在議會時失言,說政府對中小企業倒閉,業主自殺無可奈何。這個發言也引起軒然大波,最後池田本人因此下台。這些大小波折,也影響了吉田內閣的支持度,從前一年的58%,掉到20%左右。

吉田跟美方之間的協定,也奠定了戰後日本的外交基礎,至今仍然是美日安保體制的重要精神,也形塑了亞太地緣政治的格局。(圖:網路)

1953年,吉田茂在國會詢答時,針對社會黨議員西村榮一的質詢時,雙方又為了對美外交的態度吵了起來,吉田一怒之下怒批西村「混帳」(バカヤロ),眾院在野黨大怒,在吉田支持率極低的狀況下通過不信任案,吉田解散國會,這一次解散就被稱作「混帳解散」。不過即使支持度不高,吉田還是順利取得過半支持,繼續他的第五次組閣。

但總之,第二次一直到第五次吉田內閣期間,算是日本終於漸漸擺脫戰敗陰影的時代。美軍撤出,日本稍微恢復獨立,經濟上因為韓戰景氣而復甦,所有的人都拚命在工作。作家半藤一利就認為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最能夠呈現那個時代大家不顧一切拚命工作的氛圍。而民間的各種娛樂活動也逐漸恢復,大作家永井荷風終於可以買到自己喜愛的洋菸品牌,戰後國民歌手美空雲雀初次登上風靡萬人的舞台,職業棒球比賽恢復,這都代表著日本正從戰敗的氣氛中快速復甦。

1953年,吉田茂在國會詢答時,針對社會黨議員西村榮一的質詢時,雙方又為了對美外交的態度吵了起來,吉田一怒之下怒批西村「混帳」,眾院在野黨大怒,在吉田支持率極低的狀況下通過不信任案,吉田解散國會,這一次解散就被稱作「混帳解散」。

不過,在日本政壇當中長期執政所引發的弊端,吉田內閣也沒有缺少過。1954年的「造船疑獄」就是壓垮吉田內閣的最後一根稻草。這個事件緣由於為了發展對外貿易,日本重啟造船大業。為了讓造船腳步加速,國會提案減免造船業的融資利息,但省下的利息,卻成為執政黨的回扣。經過檢調搜索,矛頭直指自由黨幹事長佐藤榮作,但佐藤拿了這筆錢並不是收進自己口袋,而是拿來資助同黨議員選舉,為自由黨國會過半鋪路。到處都謠傳副總理緒方竹虎的口袋,就是造船疑雲案資金的最後流向。

檢察官揮刀指向執政黨幹事長佐藤榮作,希望查出個所以然來。由於逮捕令必須由法務大臣簽署,為了保住政權,吉田遂要求法務大臣犬養健不能簽署這個案子。犬養沒有簽署,並且宣布辭職。但這個不簽署的代價,就是吉田茂內閣聲譽掃地,社會輿論覺得執政黨真是夠了。吉田在黨內的政敵鳩山一郎、岸信介等人在這時脫黨組成了「民主黨」,和社會黨合作發動倒閣,吉田茂下台一鞠躬,這位史上組閣次數第一多的總理,從此淡出日本政壇。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