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郭老師的跑步教室》體驗偉大的賽道

偉大的航道從海上改為路上,就成了偉大的賽道。玄奘西行取經的故事誰都聽過,但同樣的長征有多少人真的徒步走過、跑過?讓我們來讀郭老師從戈壁帶回來的第一手心得。

郭豐州

結束賽程的隔天,我在敦煌跟主辦單位的要角之一坐下來吃飯,第一句話就說:「這麼偉大的路線,匆匆跑過太可惜。」賽事主軸本來就是「徒步穿越戈壁,體驗當年玄奘的理想、行動與堅持的精神」,實際走過,才體認到戈壁沙漠的雄偉與自然造物的神奇,真當比賽悶著頭猛衝,錯過大漠的風景,也很難細細體會玄奘的心情,更享受不到參賽者之間善意的互動了。

上次來,是坐車到補給點,風光看到了,但真正自己下去從頭走到尾,體驗是不同的。校長要我當領隊,我的任務就是把隊員平安帶回來,其次是幫助隊員取得全數完賽的「沙克爾頓獎」,第三是協助他們發揮本校的軟實力,在四十九所參賽學校中展現自己的特色。幸運地,我們三項目標都達成了。東吳EMBA社團成立跑步玩社團就是為了參加戈壁挑戰賽,他們用一年多的時間準備,每週安排時間練習,週末參加國內外各項馬拉松比賽。他們用心設計隊服、口號,甚至拍照時的團隊動作,既分工合作又展現團隊凝聚力。

東吳EMBA社團成立跑步玩社團參加戈壁挑戰賽,除了認真預備體能需求,甚至做了隊服、設計了拍照時的團隊動作,展現了極佳的團隊凝聚力。(圖:作者提供)

活動的每日里程是25、32、34、20公里,對超馬跑者是小兒科,我們環台超馬賽平均每日的里程是70-80公里,但是如果計入天候和地形因素,這里程數也不能說是沒有挑戰。所幸去年高達40度的氣溫,今年只有30度左右,我笑說行前大家去神仙處求的神符氣場太強了,老天給我們好天氣,出發列隊前甚至來了一場雨,讓沿途時不會塵土飛揚。

大會雖然給方向座標,讓我們可以依GPS指示前進,但是我發現每隔一段距離,大會就會插上一面旗幟,直直往旗子的方向前進即可,用不上科技設備,如果目視範圍內還沒有旗子,就以離我們最遠的參賽者為目標。參賽人數有兩千人,你可以踩先前隊伍的足跡前進,那是A隊競賽組的學校跑者留下來的「路牌」,通常會比較平坦好走,但是彎曲較多,塵土也大。我喜歡走自己的路,朝目標取直線,踩下去的路都是新鮮的,也因為如此,我們走的路線跟別人不一樣,看到更多的沙漠動物(蛇、蜥蜴)與植物地披。延伸為人生道路的選擇,不也是如此?挑自己的路子走,際遇與風光跟別人截然不同。也因為我們都走自己的直線道路,實際走的里程也更趨近大會公布的距離。

戈壁之路最辛苦的不是里程,而是氣候。不同的賽道,其挑戰確實也都不同。(圖:作者提供)

隊員實力懸殊,有馬拉松三小時以內的高手,也有跑兩公里就落隊的隊員。既然今年目標是全數完賽,我算一下配速,疾走即可達標,因此就以每小時六公里速度快走為主,搭配一點點慢跑,於是我們參賽過程就是「從頭跑到尾,中間都用走的」。明年要參加競賽組,那就完全不同了。然而,以這種速度前進,也允許了我邊走邊想像當年(西元629年)的玄奘,離開長安已經走了數月,還要再走一年多才會抵達印度。我右手反托天,模擬玄奘拉著駱駝韁繩,為著心中的理想,一步一步往前行的情景。那一段五天五夜、沒有水,卻因立下重誓「寧可西行而死,絕不東歸一步」冒死前進的堅持,造就了後世尊崇他為三藏法師,從通俗的《西遊記》到佛教重要經典的翻譯與詮釋,深深影響身後中國文化的發展,即便是一千多年後的現在,學佛的人最常唸誦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260字的版本還是玄奘大師的智慧結晶。

大會早上有提供路餐,但是偌大的大黃瓜只增加重量,對沿路的營養補給沒有用處,所以我只拿鹹的榨菜小包,補充鹽分,不夠再吃鹽糖,也不另裝運動飲料,以減輕重量。熱量部分,我吃運動能量包,每兩小時吃一包,到補給站再喝兩瓶大會提供的紅牛飲料,水、電解值、熱量三者到位即可應付賽事,多食只是增加腸胃負擔,對賽事無助益。兩公升的水袋,只有第三天在補給站有增添一次,其他日子,足足有餘。倒是要跑走長路,不能沒有合適的鞋子,行前朋友小蕊相贈適合沙漠地形的越野鞋,我預計要長時間穿,所以拿大1.5號的,允許腳板變大時不會不舒服,果然一路下來,水泡只出現一個。沙漠地形一定要加穿防沙套,套在越野鞋外,否則沙子石子捲進鞋子,會很難行進。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