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陰錯陽差的早稻田「高田牧舎」遊記

1924年,請願運動者在「高田牧舍」聚會時,台灣才剛在通往民主的道路上經過起點,人們還相信,不久的將來,運動一定會成功,台灣一定會成為台灣人的台灣。只不過,這個「不久的將來」一路行了近百年。

李拓梓

在陳柔縉的著作《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讀到早稻田大學附近的「高田牧舍」咖啡館與「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關係後,就一直興起前往憑弔的念頭,幾次訪日,卻一直沒有到東京,此願一拖就是好幾年。

這次訪問東京,打定主意非造訪「高田牧舍」不可,在網路上查詢幾回,詳細資料卻不可得,連地址都沒有。只能以陳柔縉當時留下的文字,從車站出來「左轉」,沿著早大通走,到學校附近再問人看看。

1905年創立的高田牧舎。(http://www.takatabokusya.com/history/)

不過其實「左轉」本身也不是精確概念,地鐵不同的出口,會決定不同的左右轉方向。我搭的是JR山手線,離開「高田馬場」站之後,其實是往右接上「早大通」,並不是向左。

憑著這麼不精確的概念和印象中的照片尋找,一路走到早大門口附近時,隨意問了等紅燈的大學生。大學生卻毫不猶豫地指出了「高田牧舍」的方向,讓我有點驚訝。正如他所指出,咖啡店就位在早大南門附近,從巷口的街道上就可以看見早大出名的大隈講堂。這才想起來這樣問路,有點像在台大門口問學生「臺一牛奶大王」怎麼去差不多意思。

只可惜人到店前,店門口卻掛著『close』的休息牌。對旅行者來講,旅行最大的殘念莫過於此。

幾年前也是為了尋訪江戶川亂步,找到了谷中一帶的「亂步」咖啡館,結果也遇上休息。只能說日本人比較喜歡休息,不像台灣人巴不得24小時都可以營業。只能興嘆旅行總有陰錯陽差,如果事前能夠知道營業時間,就不致撲空。

以日本推理小說家江戶川亂步江戶川亂步命名的「亂步咖啡館」。(圖:作者提供)

「高田牧舍」是1905年開設的咖啡館,當時正是日本全面西化的時代,提倡牛奶是因為希望改變體質,作為西式學校的創辦人,大隈重信家的牛奶,正由「高田牧舍」所提供。不僅僅是牛奶,後來這裡還賣起洋食、咖啡,成為早大附近的早期咖啡館,而店內招牌食物,當然也是日本洋食的招牌料理「咖哩飯」。

不過,「高田牧舍」的原建築,在戰爭時被炸毀了,現在的店開在新建公寓的一樓,公寓的頂樓是咖啡店招牌,大老遠就可以在巷口和大隈講堂一起被遠方的旅人看到。因為是老店,大學的許多歷史記憶,也都與此店有關。最常被店家拿來炫耀的,是女星吉永小百合從早大畢業時,在這裡辦了畢業party,並引吭高歌。

「高田牧舍」的原建築,在戰爭時被炸毀了,現在的店開在新建公寓的一樓。(圖:作者提供)

高田牧舍是早大附近的早期咖啡館,而店內招牌食物,當然也是日本洋食的招牌料理「咖哩飯」。(http://www.takatabokusya.com/guide/)

不過吸引我的,當然還是因為陳柔縉所述,1924年,參與「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運動者,曾經在此開會。從1921年延續到1934年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是日本時代歷時最久,規模最大的台灣人民主運動。這個運動也算是「大正民主」之下民權思潮的產物,反對的是從「六三法」起,給予台灣總督府治理區域內不須經國會、天皇同意的先斬後奏律令制定權的獨裁權力。

當時的運動者認為,帝國的立法尚須經過帝國議會同意,何以台灣總督可以有特殊權力?因此希望基於特殊統治模式的需求,在台灣另外設置議會,限制總督一人獨裁權力,讓台灣享有一定程度的自治權。

不過這樣的主張,並沒有在日本得到足夠的支持,日本主流輿論都認為,帝國已經有議會,不應在海外再行成立議會。不過其實,一直到戰爭結束,眾議院都沒有台灣人代表。而貴族院的代表能不能代表台灣人,又是另外一件事。

1924年,台灣議會請願團在東京。(圖:林政光http://taiwanpedia.culture.tw/web/content?ID=3733 ,《台灣史100件大事》,玉山社,1999年)

「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是具有當代「上訪」性質的民主運動,提出之後,也引起了帝國中心對殖民地治理模式的反省跟思考。總督府受到壓力,在治理上,確實擴大了對台灣仕紳的諮詢,後來也逐步推動了一點點地方自治工作。對殖民政府還說,擴大諮詢是為了治理的便利,而不是為了民主民權,因此這樣的讓步,距離「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對民主的期待,差距當然還很遠。

1921年去東京向帝國議會陳情的台灣人,是第一批向權力者吶喊民主的台灣人。他們所追求的民主雖然有時空的侷限,但至少是一個開始。這些前輩並不知道,距可以真正選出台灣人的議會,還要七十一年才能完成。而讓台灣真正成為台灣人的台灣,則還要經過九十五年的努力。

1924年,請願運動者在「高田牧舍」聚會時,仍然算是運動的高潮時期,雖然前一年受到打壓,但運動者內部還沒有分裂。在往民主的方向前進的道路上,台灣才剛剛經過起點,人們還相信,不久的將來,運動一定會成功,台灣一定會成為台灣人的台灣。

回到旅行現場,那天要趕中午的火車出遠門,既然「高田牧舍」不得其門而入,也只好趕緊打道回府。回到台灣後,覺得網路時代,竟然查不到咖啡館的資料,應該不太可能,於是又興起查詢的念頭。

幾經摸索之後才發現,是因為牧舍的「舍」字,日文的寫法是「舎」和中文略有不同,難怪找不到日文資訊。只消以日文查詢,資料立即堆積如山。不過轉念一想,如果當初不是偷懶用中文輸入google,也不會有「在台大門口問人家臺一牛奶大王在哪」這樣的貼切心得。這麼說來,這也算是旅行的陰錯陽差偶得。

「高田牧舎」網址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