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法官道德要求低於小黃司機?

2018-03-11 06:00

◎ 愚工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陳鴻斌涉入性騷擾女助理案,原被司法院職務法庭判決免職並轉任其他職務,他不服提起再審,結果翻盤,五位合議庭法官中有四位認他不用免職,但應罰一年薪俸約二百餘萬元,另一位法官謝靜慧質疑判決結果,於八日宣判後辭任職務法庭法官。謝靜慧表示,本案事關婦女在職場上的安全,判決結果卻與過去受的教育有很大的落差,她在判決前一小時還試圖與其他法官交流,無奈盡了力還是這個結果,才會選擇下班時一併遞交辭任職務法庭法官書。

女法官謝靜慧(左)因質疑法官陳鴻斌(右)性騷助理輕判結果,於八日宣判後辭任職務法庭法官。(資料照)

的確,這樣的結果對法官群體形象是一大斲喪,它告訴社會大眾,法官這項職業的道德要求很低,比小黃司機差一大截。根據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曾犯故意殺人、搶劫、搶奪、強盜、恐嚇取財、擄人勒贖或刑法第二二一條至第二二九條妨害性自主之罪,經判決罪刑確定者,不准辦理營業小客車駕駛人執業登記。」曾有人認為這項資格限制違憲。但根據大法官釋字第五八四號的解釋,這項規定乃基於營業小客車營運及其駕駛人工作之特性,就駕駛人個人應具備之主觀條件,對人民職業選擇自由所為之限制,旨在保障乘客之安全,確保社會之治安,及增進營業小客車之職業信賴…。

儘管「妨害性自主罪」與「性騷擾女助理」在法律上或有差異,但對社會大眾而言,都是一種對女性安全的侵犯。法律是社會道德的底線,法官就是防衛這條底線的人,這是人民對法官的「職業信賴」,如今法官可以有性侵害的案底,但小黃司機不可以,顯然法官這項工作的道德要求比小黃司機差一大截。

(作者從商)

◎ 陳和文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陳姓法官被控對女助理性騷擾,職務法庭原判決免除其職務,陳提出再審,職務法庭以陳事後幫女助理介紹對象,已知悔悟,懸崖勒馬,改判只罰一年薪俸,約二百多萬元,引發爭論,連反對的陪席法官也請辭。

法官藉權勢對女助理擁抱、強吻、阻止離開辦公室、警告不能接受其他男性邀約,職務法庭認情節輕微,不應重判,是否有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官官相護的情事,不得而知。但陳被免除法官職務,月退俸仍有六萬多元,回復法官身分後則近十八萬元,相差三倍之多,法官月退俸之高,顯然違背社會觀感,值得商榷。

殊不知,公教年改後,除了低階基層公務員有三二一六○元的樓地板保障,中高階層公教月退俸也大幅縮水,而且設有六萬多元的天花板,正副總統未來月退俸也不逾八萬元,法官憑什麼高人一等領十幾萬元?

職司審判的法官,本其專業為人民及社會伸張正義,工作繁忙,責任重大,在職時薪俸已遠高於一般公務員數倍,已可平衡其辛勞的代價,但退休後,應即回歸與軍公教年金改革相同的本質,才符合公平正義原則。

(作者為公務員)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