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連人道之門都不留一條狹縫

2017-04-12 06:00

李凈瑜奔走營救丈夫李明哲,隨著中國阻力增加而激發國人憤怒;陸委會昨日召開國際記者會,強烈譴責中國二十四天來拒絕回應。李凈瑜欲赴北京了解真相行前,中國搶先註銷她的「台胞證」,連人道之門都不留一條狹縫;不僅如此,還有中國媒體謾罵李凈瑜所為,是一起「向台獨愚民製造仇恨的鬧劇」。兩岸漠視人權價值者,先是刻意凸顯李明哲曾經擔任民進黨黨工,繼而又同聲批評李凈瑜,不是政治素人,曾經參選立委。這種人格謀殺的老套,想盡辦法就是要摧殘受害者的尊嚴,卻完全不談李明哲事件的本質就是「政治綁票」。北京可以高調綁票,受害者家屬不可高調救夫,綁匪邏輯真是豈有此理。

李凈瑜奔走營救丈夫李明哲,隨著中國阻力增加而激發國人憤怒。(EPA)

所謂的「向台獨愚民製造仇恨的鬧劇」,實在是高估了李凈瑜的影響力,同時低估了自己的邪惡。如果說,反共抗俄年代,台灣人民的仇匪恨匪來自兩蔣的洗腦;兩岸開放至今,中國成為台灣人民最不喜歡的國家之一,則是它動輒文攻武嚇台灣又在國內加緊一黨專政所致。不說別的,新政府不接受一中共識,北京立刻經貿戰、外交戰、藍八縣區隔待遇、共同打擊犯罪也叫停,種種不文明手段不一而足,形同對台灣頭家的自主選擇施以懲罰。從反共口號到實際接觸繞了一圈,北京把自己展示成如此面目可憎,台灣內部還需要誰來挑撥仇恨?一句話,台灣與中國漸行漸遠,後者傷害台灣人民的感情才是罪魁禍首。

在中國,類似綁架NGO組織工作者李明哲之事,可以說是家常便飯;「危害國家安全」,也不過是欲加之罪。連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都關進政治黑牢了,遑論維權律師、上訪民眾、基層抗爭等等備受鎮壓。最近,自銅鑼灣書店事件以來,從香港綁架北京的眼中釘也成了新常態。野蠻的升級版,一再告訴大家,台灣人民在中國境內甚至在入境通關之際,脖子上頭便懸著一把莫測的刀鋒,倒楣的人隨時可能淪為犧牲者。具有中生背景的周泓旭涉嫌共諜,以違反「國家安全法」羈押,那把刀鋒就開始找代罪羔羊了。如果只看硬體的進步,誤以為共產黨不是共產黨了,很可能有朝一日會變成肉票。二十多年來,受害台商罄竹難書的冤案一再印證,穿西裝的共產黨骨子裡跟穿毛裝的共產黨沒有兩樣。

一九七○年代晚期,鄧小平開始改革開放;差不多同時,蔣經國也開放探親、觀光。由於北京急於招商引資,加上隔絕多年的親人終能一見,兩岸的初體驗基本上是正面的,兩蔣時代的仇匪恨匪洗腦,很快就隨風而逝了。然而,針對一九九六年我國首次總統直選,中國在台灣外海實施飛彈演習,赤裸裸揭開以經促政外加武力威脅的併吞者真面目。於是乎,此後二十年的兩岸關係,儘管有馬英九總路線之下的表面和平,「併吞台灣」與「台灣反併吞」一直在和平假象底下較勁;而中國在獲得台商資金經濟高速成長後,卻以更大的敵對力量對台灣軟硬兼施。幸好,台灣已經走上民主,這樣的演變反而刺激了台灣人民的同仇敵愾,凝結了跨族群的台灣認同,乃至天然獨世代蔚為主流。

北京一直無法理解,「讓利」那麼多,台灣為何還不感恩戴德?其實,馬英九總路線如果有創造利益,也只有少數跨海政商集團獨享,大多數人則受害於經濟連結中國的副作用:就業減少、所得降低、晚婚少子等。中國官員、觀光客來台灣趾高氣昂,霸凌台灣人民國家認同的符號;國際場合,更是極盡「中華台北」矮化之能事。凡此,總體形成了台灣人民對中國形象的極度負評。台灣的統派,「口號統」遠多於「行動統」。北京常言,台獨只是一小撮人;既然一小撮,何能煽動對中國的「仇恨」?一枚一枚飛彈瞄準台灣,一個一個李明哲被失蹤被認罪,中國自己製造的反作用力,才是把台灣推向更遠的黑手。再這樣下去,「口號統」恐怕也接近夢醒時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