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別在馬英九跌倒之地再摔一跤

2017-04-03 06:00

曾經來台念大學的中國人士周泓旭,遭台北地檢署以違反「國家安全法」聲請羈押,台北地院開庭後將他收押禁見。十天後,民進黨前黨工、非政府組織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從澳門前往廣州途中「失蹤」,經過家屬、海陸、立委的關切,國台辦才遲遲證實他「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遭國安單位拘留。這兩起引人聯想的事件,刻劃出目前兩岸關係緊張的一面。

前民進黨黨工李明哲,遭中國以因涉嫌危害國家安全遭逮捕,此舉也引起國際特赦組織關注,呼籲中國趕快放人。(資料照,記者陳志曲攝)

不過,利用製造緊張以創造談判籌碼,也是北京對外的常用伎倆。就在台海略顯僵持,世衛「一中觀察員」邀請函有無成疑之際,中國海協會會長陳德銘在博鰲論壇表示想來台灣和金門,但應該是「以一個國家的兩個還分治著的機構授權代表的身分訪台」。對此,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回應,海基會已經邀請陳德銘以海協會長的身分來台訪問交流,這樣的立場不變,希望雙方坐下來談。邱垂正還強調,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兩岸關係就是兩岸關係,政府致力恢復兩岸正常溝通往來的立場不變,將在尊重歷史事實和既有政治基礎上務實推動,希望尋找雙方可能的合作機會。

重申張小月的「兩岸關係就是兩岸關係」,以及小英就職演說的「尊重歷史事實和既有政治基礎」,似乎還對不上北京的胃口。國台辦發言人便進一步解釋,陳德銘所言依舊是「堅持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講到恢復兩岸協商,國台辦球員兼裁判說:古今中外,任何協商談判都不可能沒有目標,不可能沒有方向,也不可能沒有一個共同的基礎。千言萬語,就是小英要坐到老馬的椅子上,欣然接受中國指定的「目標、方向、共同的基礎」,才有後戲可言。

談判前要求對方先接受自己的前提,中國對台灣的這種霸道姿態,不禁令人回想一九八○年代初,中英開始談判香港問題的歷史。當時,柴契爾認為雙方的談判應該從香港主權談起,接下來再談行政權與一九九七相關事宜。但是,鄧小平根本不管過去的國際條約,先聲奪人堅稱香港主權屬於中國沒得談。結果,中國幾乎主導談判進程,並且左右香港輿論氣氛,於是不經談判便先確定香港主權屬於中國。而柴契爾所能談的,只剩下「維持香港的繁榮與穩定」。於是乎,一九九七,表面上是英國「光榮撤退」,實質上是中國霸王硬上弓。香港回歸之後,彭定康政制改革倒退,乃至「聽北京話的港人治港」,都可以從中英談判的脈絡一葉知秋。

二○○八之後,馬英九也是未經談判,就把台灣主權奉送,當作國共關係展開的伴手禮。他在台灣自欺欺人的「一中各表」,北京從來只承認「一中」而對「各表」視若無物;馬英九只期待中國官員稱他一聲「您」、「先生」,便是最好的寫照。如今,本土政權完全執政,中國屢以不承認「一中共識」,企圖以「內外交迫」的夾擊迫使小英就範。而且,眼見直線前進不通,無法直接推銷「九二共識」,便轉而持續施壓、曲線前進,試探性推銷所謂的「一個國家、兩個分治機構」。其實,此一貌似「一國兩區」、「一國兩府」的文創產品,核心還是換湯不換藥的「一個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

所以說,追求兩岸互動新模式,切忌為協商而協商;急於恢復協商,不啻有求於人。假使恢復協商,是以吞下同屬一個國家為前提,那麼,未來協商的空間也只剩下討論賣身契了。尤其是,身為本土政權,若跟外來政黨一樣,將台灣主權納入一中框架,完全背離美日戰略調整下台灣地位獲得更多國際支撐的趨勢,形同政治自殺。十個月的經驗顯示,小英應當務實的課題,乃是經濟與改革,而非兩岸。作為世衛釣餌的「一中觀察員」,只是雞肋不是雞腿。更何況,馬英九的總路線早已證明,「一中大補丸」帶來的是民主倒退、經濟沉淪。踩著這個人的失敗而站上權力高峰的小英,千萬別在馬英九跌倒之地再摔一跤。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本文相關: 社論 李明哲 周泓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