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聚焦南海》無軍艦就無戰爭?蠡測馬來西亞未來南海政策方向

在競選期間,敦馬哈迪也曾多次強調,一旦勝選後會重啟南海主權爭議,同時也與周邊國家建立起友好關係,認為馬來西亞擁有一些島嶼的主權,必須要捍衛每吋國土。但中國不斷軍事化南沙島礁,軍艦出現頻率將更加頻繁,甚至中國的航空母艦戰鬥群也能駛近南沙海域,而敦馬哈迪又要捍衛每吋國土,因此,軍事力量不可能完全被排除,敦馬哈迪未來的南海政策是甚麼,也是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

林廷輝

2018年5月再任馬來西亞首相的敦馬哈迪(Tun Dr. Mahathir bin Mohamad),6月隨即風塵僕僕前往日本訪問,也敲開了敦馬哈迪對南海事務的話匣子,訪日前接受《日本經濟新聞》專訪時表示:「派出大量軍艦,不管出於何種目的,都會加劇緊張,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他在參加內閣會議後也表示:「『我們立場是希望沒有任何戰艦在這兩個海域(指麻六甲海峽和南海)上。而這也是我們的政策。』」訪問日本時,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共同表示:「以南海和麻六甲海峽爲首的印太地區,是促進和平和繁榮的國際公共財,因此必須基於國際法規範,維持自由開放。」此外,在回應《南華早報》的訪問時表示,希望配備足以應付海盜的小型船舶在南海航行,不要使用軍艦航行,這樣就可以避免戰爭,而馬來西亞仍持續佔有既有的南沙島礁,但不會去佔領其他的島礁。

在競選期間,敦馬哈迪也曾多次強調,一旦勝選後會重啟南海主權爭議,同時也與周邊國家建立起友好關係,認為馬來西亞擁有一些島嶼的主權,必須要捍衛每寸國土。於是,不希望派出軍艦,主要目的是為了和平,但中國不斷軍事化南沙島礁,軍艦出現頻率將更加頻繁,甚至中國的航空母艦戰鬥群也能駛近南沙海域,而敦馬哈迪又要捍衛每吋國土,因此,軍事力量不可能完全被排除,敦馬哈迪未來的南海政策是甚麼,也是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

2018年5月再任馬來西亞首相的敦馬哈迪,6月隨即風塵僕僕前往日本訪問。(AP)

敦馬哈迪首次擔任首相便佔領南沙五島礁

實際上,馬來西亞實質佔領南沙群島目前五個島礁的工作,都是在敦馬哈迪擔任首相期間完成的,顯然敦馬哈迪在南海問題上並不會對其他國家示弱。馬來西亞實質佔領南沙群島部分島礁的時間,實際上也只比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個幾年而已。1983年6月,敦馬哈迪首次擔任馬來西亞首相不到兩年,便藉由參加英國、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等《五國防衛條約》(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的海空軍演習,8月22日派兵佔領了彈丸礁(燕子礁)(Swallow Reef,馬來語Terumbu Layang Layang),其後也佔領了光星礁(Dallas Reef,馬來語 Terumbu Laya)但之後未駐軍,1986年又佔領了光星仔礁(Ardasier Reef,馬來語Terumbu Ubi-Ubi)和南海礁(Mariveles Reef,馬來語Matanani)。

1999年夏天,馬來西亞在榆亞暗沙(Investigator Shoal,馬來語Terumbu Peninjau)和簸箕礁(Erica Reef,馬來語Terumbu Siput)建造永久性設施,完成了目前馬來西亞在南沙群島佔領五個島礁的事實。在占領這些島礁之前,馬來西亞也在北康暗沙(North Luconia Shoal,馬來語Gugusan Beting Raja Jarum)、南康暗沙(South Luconia Shoals,馬來語Gugusan Beting Patinggi Ali)、曾母暗沙(James Shoal,馬來語Beting Serupai)等海域建設海上油氣開發平台,在經營島礁上,特別是在彈丸礁上建造了1,370公尺的機場跑道,由馬來西亞沙巴首府亞庇(Kota Kinabalu)飛抵彈丸礁約1個小時的航程,島上三星級「拉央拉央度假村」(The Layang Layang Island Resort),是前來潛水度假的觀光客住宿之地,也是馬來西亞透過觀光手段讓國際旅客申請馬來西亞簽證前往,間接證明該島屬於馬來西亞所有。

2008年8月12日,受到台灣前總統陳水扁同年2月2日登上太平島的刺激與2009年準備提交南海大陸礁層外部界限的準備,馬來西亞副總理兼國防部長納吉登上彈丸礁巡視,2009年3月5日,馬來西亞總理巴達維搭乘馬來西亞空軍CN-235運輸機飛往彈丸礁,慰問島上守軍。隨後轉搭黑鷹直升機,前往光星仔礁訪問。此前,敦馬哈迪在首次首相任內,分別於1984年、1993年、1995年(中菲美濟礁事件後)三次登上彈丸礁視察,最後一次還在島上渡假村過夜,1992及1995年(中菲美濟礁事件後),馬來西亞國家元首也到彈丸礁視察。

由馬來西亞沙巴首府亞庇飛抵彈丸礁約1個小時的航程,島上三星級「拉央拉央度假村」,是前來潛水度假的觀光客住宿之地,也是馬來西亞透過觀光手段讓國際旅客申請馬來西亞簽證前往,間接證明該島屬於馬來西亞所有。(Regaldive)

敦馬哈迪處理島嶼爭議「快、狠、準」

由於馬來西亞緊鄰泰國、菲律賓、印尼及新加坡等,過去曾有島嶼歸屬的糾紛,包括與印尼之間利吉丹與西巴丹島爭議,最後在雙邊談判失敗後於1998年提交「國際法院」(ICJ),「國際法院」在2002年做出「利吉丹島與西巴丹島主權案」(Sovereignty over Pulau Ligitan and Pulau Sipadan, Indonesia/Malaysia),法院最後以16票對1票判決歸屬馬來西亞所有;受到此案的激勵,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白礁爭議也提交到「國際法院」解決,2008年「白礁、中岩礁和南礁主權歸屬案」(Sovereignty over Pedra Branca/Pulau Batu Puteh, Middle Rocks and South Ledge, Malaysia/Singapore)中,「國際法院」判決白礁屬於新加坡所有,中岩礁為馬來西亞所有,南礁則在兩國劃定領海時劃歸取得該海域主權的國家。馬來西亞不服,主張發現新事證,在2017年向國際法院提出「覆核2008年白礁、中岩礁和南礁主權歸屬案裁決申請案」(Application for revision of the Judgment of 23 May 2008 in the case concerning Sovereignty over Pedra Branca/Pulau Batu Puteh, Middle Rocks and South Ledge , Malaysia/Singapore (Malaysia v. Singapore)),但敦馬哈迪上台後不到半個月,便在2018年5月28日信函通知法院終止覆核程序,法院也通知新加坡政府,並在29日下達命令終止該程序,同時也決定要強化中岩礁的基礎建設,對新加坡來說,敦馬哈迪的確釋放出了善意的訊息,而雖然馬來西亞決定強化中岩礁的建設,但畢竟是在國際法院判決為馬來西亞的領土內,新加坡也應能諒解。

從敦馬哈迪過往的決策手腕觀察,可以「快、狠、準」來說明:

1. 快:

不拖泥帶水,把握時機,包括1983年運用五國演習時機,1999年美國轟炸中國駐前南斯拉夫大使館時機,迅速出動部隊佔領南沙部分島礁;與印尼島嶼歸屬談判未果,立即決定提交「國際法院」解決爭端;對於白礁提交國際法院覆核,不僅傷害與新加坡的關係,更讓馬來西亞付出無謂的成本,快速撤案的效率令人驚嘆。

2. 狠:

下定很大的決心,想要做就一定會去做,敦馬哈迪對日本非常有好感,也希望從日本方面得到資金、技術,上任後首訪地選擇日本,又提到海洋合作,在南海議題上也與日本一起重申自由航行,顯見有備而來,在日本準備幫印尼建造納吐納群島(Natuna Regency,印尼語Kepulauan Natuna)的漁業基地的同時,中岩礁的建設引入日本技術或資金就不足為奇了。

敦馬哈迪對日本非常有好感,也希望從日本方面得到資金、技術,上任後首訪地選擇日本,又提到海洋合作,在南海議題上也與日本一起重申自由航行,顯見有備而來。(AFP)

3. 準:

準確把握時間與目標,馬來西亞佔領的南沙島礁大部分鄰近婆羅洲,對島礁的防衛比較能夠掌握,雖然中國也對曾母暗沙以北的島嶼也主張領土主權,但在面對馬來西亞佔領的島礁,中國當時也「鞭長莫及」,再加上馬來西亞對中國的外交政策,常使中國較少與馬來西亞計較或發生衝突,但又可以在南沙群島分得部分權利,這種精準打擊的作法也沒有幾個領導人能做得出來。再者,馬來西亞在婆羅洲北部海域已有多座鑽井平台,也為馬來西亞提供相當的財富,簡言之,如果馬來西亞佔領南沙島礁目的是為了國家利益,彈丸礁的觀光事業收入,其他島礁鄰近海域的油氣田收入,正是馬來西亞精準取得其所設定的目標,值得學習。

敦馬哈迪未來的南海政策:避戰

掌握時機,是敦馬哈迪的強項,由於目前南沙群島新生成的島礁,在《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或未來的《南海行為準則》中都是不能進一步去佔領的島礁,在馬來西亞目前國家財政仍困窘的情況下,以及中國不斷在其所佔領的南沙島礁以及海域中展現軍事、海上警察實力,敦馬哈迪要抓住的時機不再是奪取島礁,而將會是中國希望的南海及南沙海域維持和平與區域穩定,確保馬來西亞與中國關係是處理南海爭端的首要前提。目前,馬來西亞正努力推進與中國的雙邊關係和東協自身的合作,以確保地區穩定發展。其次,馬來西亞最大的計畫仍然是與域外或域內國家共同開採南海油氣田,實現共同開發,充分利用南海的油氣資源。最後則是以雙邊談判為主,但不放棄使用多邊管道解決爭端。

當敦馬哈迪提出「我認為不應有那麼多的軍艦,軍艦會製造緊張,如有一天,某個人做錯了某件事,將可能會有戰鬥行為,某些船會消失,那將可能成為一場戰爭,我們不想要戰爭」。敦馬哈迪用了淺顯的字眼,精準說明了,馬來西亞的南海政策就是避免戰爭的發生,他也曉得,各國在南海不可能不動用到軍隊,也不可能沒有軍艦,就算周邊國家不在南海海域使用軍艦,域外國家包括美國、英國、法國、澳洲及日本在南海海域也會航行軍艦,但敦馬哈迪的弦外之音,直指南海不該軍事化;而「某個人做錯了某件事」不單單指軍人操作錯誤,也包括決策者下達錯誤命令,倘掀起一場戰爭,這對馬來西亞及全世界都是不利的。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