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聚焦南海》南海島礁軍事化的虛與實

任何國家的國安決策都是理性的,中國吹沙填海、填海造陸、軍事化南沙島礁絕不是有錢到要把人民幣撒向大海,在還沒有進行軍事化措施以前,也不會有任何國家會笨到要去攻擊南沙島礁上的人民解放軍,但軍事化後的防衛能力仍有待檢視。軍事化後中國要做的事情很多,在習近平邁入第二個任期之際,南海島礁軍事化後所掀起的風波與政治漣漪,舉世關注。

林廷輝   

中國在南沙群島吹沙填海工程即將在2018年完工,各界關注的焦點,隨即轉移到軍事化島礁上,美國智庫及媒體不定期發布清晰的衛星照,島礁上的民用與軍用設施一目了然,中國軍事化南沙及西沙島礁的戰略目的與意圖,讓周邊國家,特別是菲律賓與越南束手無策,特別是頻頻向中國示好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發言人羅奎(Harry Roque)在回應記者提問時回應:「(該區)早已軍事化,問題是,我們又能怎樣?你希望我們怎麼做?我們不可能宣戰。」

但對經常使用這個海域的域外國家,包括日本、南韓及美國商船等,軍事化島礁的作為,危及的可能是海上航行自由與安全的問題,也因此,美國第三艦隊從2018年1月「霍伯號」(USS Hopper),2018年2月,美國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USS Carl Vinson)戰鬥群停靠菲律賓馬尼拉,緊接著在3月5日停靠越南峴港,另一艘美軍兩棲突擊艦「好人理查號」(USS Bonhomme Richard, LHD6),才參加完「2018金眼鏡蛇演習」後,也在卡爾文森號訪問越南之際,停靠在菲律賓馬尼拉,顯示美軍對南海的重視,但這是不是正在應對中國在南沙群島的軍事化措施,首先必須先了解「軍事化」(militarization)的概念。

虛假的軍事化定義   

面對各界質疑中國在南沙島礁搞軍事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對媒體表示:「中方在自己領土上進行和平建設活動,並部署必要防衞設施,是合法、合情、合理,恰恰是在行使國際法賦予的自保權和自衞權,與所謂的『軍事化』沒有任何關係。」而她也曾質疑記者會上媒體提出的軍事化定義與中國政府的軍事化定義不同。雖然南海軍事化雖然不是新的議題,但對軍事化的定義卻有許多不同的看法,例如現正在「中國南海研究院」擔任兼任研究員的瓦倫西亞(Mark Valencia)認為,軍事化就是部署軍事人員,建造機場跑道與港口,以便讓軍機及軍艦使用。另一位麻省理工學院政治系教授佛瑞雅(M. Taylor Fravel)也採取類似的觀點,他認為南海所有聲索國,都在島礁派駐軍事人員,同時擁有最低限度的防衛型武器。這種採取較為廣義的定義,常常造成某一國僅有防衛性質與功能的駐軍,卻被其他國家視為軍事化並產生威脅,因此,瓦倫西亞也質疑,臨時性的軍事用途,是否也會被視為軍事化?例如為了人道目的而實施的救援或防災行動,或是採取防衛措施,到底算不算是軍事化呢?

美國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AFP)  

也有學者認為,不應該採取廣義的軍事化定義,應該要明確指出那些作為就是軍事化措施,學者米拉‧拉普胡珀(Mira Rapp-Hooper)就歸納出六種軍事化的指標:一、海上執法船舶定期巡邏或駐紮;二、軍機定期巡航;三、軍艦定期巡弋;四、部署先進飛彈;五、部署兩棲部隊;六、預先部署軍火及其他戰爭物資。   

瓦倫西亞認為,不僅僅是中國,美國在南海也在進行軍事化,例如部署戰機、增加軍事存在、使用菲律賓提供的軍事基地等,瓦倫西亞進一步指出,不同國家,對軍事化有不同的定義,美國也必須明確說明,中國現在正在進行甚麼樣的軍事化,不能是美國現在正在做的,換成中國反而不能做。因此,軍事化定義不同,也為接下來的政治語言鬥爭提供了溫床,中國對外聲稱填海造陸或吹沙填海與其他聲索國的作為並無不同,對島嶼建構防衛措施也不該被質疑為軍事化措施。

真實的軍事化後措施   

無論是何種軍事化定義,島礁上存在軍事武器、起降軍用飛機或政府航空器,以及軍艦或政府船舶的駐紮,甚至是部署潛水艇等,都是不可抹滅的事實,而中國在軍事化這些南沙島礁後,究竟要在這些海域及空域做那些事,才是軍事化後實質的部分。   

首先,確保「海上拒止」實力,維護戰略空間。

中國與日本、韓國、台灣一樣,均視南海為海上重要交通要道,具有地緣上的戰略價值,倘海上航道受到他國控制,將間接箝制中國的發展,甚至對一帶一路與中國夢造成威脅。因此,軍事化島礁後常駐軍艦將可密集巡邏該海域,可能名為打擊海盜與海上犯罪行為,但實際上是在保護自己本國的商船、油輪及貨輪等,而從海南島陵水機場起降的中國空軍,在南沙也可獲得補給,如果從戰略安全角度觀察,將「海上拒止」能量往前推進至南沙海域,增加中國在南海的應變空間,對中國本土安全來說,是具有高度的戰略價值,但在美軍不斷進行航行自由計畫的同時,「海上拒止」效果如何?仍有待觀察。

將「海上拒止」能量往前推進至南沙海域,增加中國在南海的應變空間,對中國本土安全來說,是具有高度的戰略價值,但在美軍不斷進行航行自由計畫的同時,「海上拒止」效果如何?仍有待觀察。(EPA)

其次,為南沙群島未來公告領海基線與籌設南海「防空識別區」(ADIZ)做準備。

維權不是喊喊話、抗抗議就可以,要有充足的軍事實力做為後盾,才能對其所主張的法律權益提供保障,誠如中國在2013年11月公告東海防空識別區,但實際上應對美、日兩國軍機毫無作用,近期軍機繞台的遠洋訓練,除了有「圈地」的意圖,也在讓中國空軍能有一定的實力執行東海防空識別區的規範,否則就是務虛,會讓亞太國家將中國軍事能力視為紙老虎。

同樣的道理放在南海來看更加明顯,由於南沙島礁聲索國眾多,中國在1980年代進入到南沙海域,實質佔領七個島礁後,在2013年才開始大規模經營這些島礁,構築軍事實力的目的,也著眼於未來的執法與防衛措施;此外,由於中國國內法僅規定直線基線法劃定領海基線,雖然菲律賓所提南海仲裁案的仲裁庭已提出警告,認為大範圍劃定基線的做法不妥,美軍執行南海自由航行計畫(FONOP)也挑戰過西沙群島基線內的水域,但中國仍不為所動,人民大會也沒有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暨毗連區法》的跡象,因此,仿照西沙群島劃定過度聲張的海洋權益成為必然;在基線公告後,接下來才是南海「防空識別區」誕生之日,這一切公告規範作為,當然是軍事化措施後才能進行的。   

第三,確保中國海洋石油公司探勘開發船舶、器材的安全。

從2014年5月發生的「海洋石油981」在西沙群島中建島南方海域進行探勘,引發越南內部的排華暴力事件,在海上,中國動用軍、警、民共計200多艘船舶,應對越南派出的80多艘騷擾船舶,同時在981水下派出潛水人員,防止越南採用潛水爆破方式毀損「海洋石油981」,中國的軍、警、民以海南島為基地,西沙群島為補給基地,才能在中建島南方海域與越南進行持久攻防;同樣的道理適用在南沙海域,倘未來「海洋石油981」及「海洋石油982」前往永暑礁以西的萬安灘探勘開發,或者是在美濟礁東北方的禮樂灘進行開探勘開發,以軍事及中國海警實力保護這些鑽井平台與設施,才有辦法順利的將開發的資源平安送回中國。軍事化島礁對中國能否有效開發南海天然資源(主要為石油、天然氣、可燃冰、金屬礦物),成為必要選項。  

「海洋石油981」在中建島南方海域進行探勘,引發越南內部的排華暴力事件,在海上,中國動用軍、警、民共計200多艘船舶,應對越南派出的80多艘騷擾船舶,同時在981水下派出潛水人員,防止越南採用潛水爆破方式毀損「海洋石油981」。(Thanh Nien News)

任何國家的國安決策都是理性的,中國吹沙填海、填海造陸、軍事化南沙島礁絕不是有錢到要把人民幣撒向大海,在還沒有進行軍事化措施以前,也不會有任何國家會笨到要去攻擊南沙島礁上的人民解放軍,但軍事化後的防衛能力仍有待檢視,例如諸多軍事評論家也認為,無論是永暑礁、美濟礁、渚碧礁上的機場跑道有多長,只要進入戰爭或武裝衝突狀態,一顆飛彈就可以癱瘓機場跑道,即便島上有防空飛彈,但也不能每一顆飛彈都可以百分之百攔截,但只要在承平時期,軍事化後中國要做的事情很多,在習近平邁入第二個任期之際,南海島礁軍事化後所掀起的風波與政治漣漪,舉世關注。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