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瞭望之窗》「文金會」的虛與實

「文金會」不會只是兩韓領導人之間的會談而已,因為有了「習金會」在前,以及緊接著要上場的「川金會」,文、金兩人必須滿足的,除了彼此的要求與期待,還有美、中兩強的底線。也可以說,「文金會」是在3月「習金會」以及6月「川金會」的巨大影子下進行,是包藏在美、中兩強角力下的兩韓領導人歷史性會晤。

托克維爾

舉凡國際談判莫不具備下列條件:預先進行準備與雙邊磋商(地點與議程)、營造有利自我聲勢、適時釋放煙幕彈來擾亂對手判斷、以及最重要的就是提出談判籌碼。若事前運作得當,一份會後白紙黑字的共識聲明會讓各方皆有台階下,甚而成就各自最有利目標。但無論是共識還是條約,歷史上片面撕毀的前例也所在多有。更何況,這場談判桌上的主角看似是精心算計的兩造,但其實背後還有著力量更強大的「影武者」虎視眈眈,如此更增添談判的複雜度與風險性。

上述這些有關國際外交的談判要素,在4月27日即將到來的世紀「文金高峰會」中,可以說是發揮得淋漓盡致。

自今年開年以來,兩韓領導人文在寅與金正恩,可說是主導了朝鮮半島高潮迭起的情勢演變。從年初「平昌冬季奧運」的和解劇碼,兩人一搭一唱、各取所需。文在寅跳脫去年以來的旁觀者角色,一舉成為斡旋在平壤與華府之間的關鍵人物,他自己的國內支持度更是快速上升。「文金會」若是順利落幕,真如他願簽訂終止敵戰狀況的和平協定,文在寅將大步邁向促進兩韓統一的歷史地位。

自今年開年以來,兩韓領導人文在寅與金正恩,可說是主導了朝鮮半島高潮迭起的情勢演變。(AP)

其實,就算「文金會」最終結果不如原先所期待,文在寅也已經立於不敗之地,因為「文金會」舉行的場地是在南北韓非軍事區板門店靠近韓國這一側的「和平之家」,讓北朝鮮領導人首次跨進韓國的領土,此舉也讓文在寅超越他的前任金大中與盧武鉉,後兩人分別於2000年與2007年親訪平壤。如果文在寅能夠進一步讓金正恩承認並接受他是「大韓民國總統」的稱號,更將打破過去平壤一貫否定韓國主權地位的歷史。

對金正恩而言,從年初以來一系列的「變臉」言行,讓全球驚訝連連,對其真正企圖依然抱持高度疑慮。但顯然金正恩策動檯面下的外交攻勢,除了打破他接任以來首次親訪北京、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的紀錄,更接見美國總統川普派來平壤的特使、中情局長也是準國務卿的龎培歐,為6月初的「川金會」鋪路。去年美國主導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數波對平壤新制裁案,再加上嚴格執行的成果,讓北朝鮮的經濟雪上加霜。尤其一度傳出白宮內部鷹派有意對金正恩發動先發制人的「流鼻血」攻擊行動,終於讓金正恩決定改採「軟外交」策閣,同時拉攏志同道合的文在寅加入戰局。

但「文金會」不會只是兩韓領導人之間的會談而已,因為有了「習金會」在前,以及緊接著要上場的「川金會」,文、金兩人必須滿足的,除了彼此的要求與期待,還有美、中兩強的底線。也可以說,「文金會」是在3月「習金會」以及6月「川金會」的巨大影子下進行,是包藏在美、中兩強角力下的兩韓領導人歷史性會晤。

金正恩策動檯面下的外交攻勢,除了打破他接任以來首次親訪北京、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的紀錄。(EPA)

對此,金正恩早就有著優先順序的目標,包括長程目標是要美國撤除在朝鮮半島駐軍,以及核武飛彈防禦體系。但更急迫的短期目標則是要求美國與聯合國解除對平壤的經濟制裁,同時提供北朝鮮經濟援助。而為了避免和川普見面時被吃乾抹淨,金正恩不惜打破與習近平的不合,在3月底密訪北京尋求老大哥的支援,也安撫北京擔心平壤一面倒向華府、讓美國勢力掌控朝鮮半島的憂慮。

金正恩當然也了解國際對北朝鮮的要求,就是放棄核武與飛彈發展。但他日前做出北朝鮮將停止核武試爆或洲際飛彈試射的重大宣示,語句中卻暗藏玄機,因為第一句話是「北朝鮮已經達成發展核武的目標」,順著這個邏輯之下,他才試圖說服北朝鮮民眾現階段要轉而「拼經濟」。事實上,過去5個月來,平壤已經停止核武試爆及飛彈試射。去年11月進行洲際飛彈試射時,金正恩便曾「自行宣布」北朝鮮已達成核武目標,年初的新年談話,金正恩談到核武議題時,儼然一副北朝鮮已經躋身核武強權之列的口吻。

金正恩不惜打破與習近平的不合,在3月底密訪北京尋求老大哥的支援,也安撫北京擔心平壤一面倒向華府、讓美國勢力掌控朝鮮半島的憂慮。(EPA)

但如果文在寅要代表川普向金正恩追根究底,那他該要求後者確認的是:北朝鮮究竟只是停止核武與飛彈「試射」?或是停止核武與飛彈發展的「計劃」?如果是前者,那只是部份善意,並非意指北朝鮮放棄核武與飛彈發展。如果是後者,那就涉及後續的凍結計劃、國際檢查、認證乃至摧毀程序,同時還要確保過程是「完全的、可驗證的、及不可逆」。平壤過去出爾反爾的紀錄,的確讓國際社會對金正恩種種看似善意的舉動有點感到too good to be true(太美好反而教人不敢相信),如果歷史重蹈覆轍,金正恩賺到的不只是壓力的紓解,還有爭取到更多寶貴的時間。

是以,文在寅如何迫使金正恩在「非核化」(de-nuclearization)議題上做出更明確的承諾,不僅是在測試金正恩的誠意,也攸關川普會否與這位深懷鬼胎的北朝鮮領導人進行下一波交手的戰略。此外,對川普而言,縱使對兩韓能否簽訂終止敵戰的和平協議持樂見態度,但1953年7月的終戰協定是由美國、北朝鮮和中國簽署,當時韓國的李承晚政府反對停戰,拒絕參與)。除非文、金兩人簽訂的是象徵性的終戰共識,否則由於過去美、中也是參戰國家,和平條約具體內容仍須由美、中兩國同意。過去柯林頓政府時代曾經運作將韓國拉進新協議的談判與簽署,藉以取代1953年的終戰協訂,卻在平壤反對下無功而返。如果「文金會」對此能有所突破,且符合美、中期待,才能證明金正恩的可信度。

這場全球矚目的「文金會」,在鎂光燈聚焦兩人吃什麼食物與如何互動的表面之下,暗藏的箇中虛實出招才令人關注。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