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兩岸與國際》中俄的1+1小於2

當俄羅斯日益遭受西方孤立,俄中的結盟也越靠近,雙方越有相互取暖的需求,中俄的結盟態勢雖說是來自中國的積極性,但美歐世界對俄羅斯的不斷打壓,也是重要的助因。美俄關係自冷戰以來,尤其歐巴馬後期甚至更惡化,而在敘利亞議題上,俄羅斯對什葉派阿塞德政權的支持,皆直接與間接地傷害到美歐的中東利益,即便川普曾有期待,也必須對俄下重手。如何改善與美歐關係,正考驗普欽的智慧。

顏建發/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聯俄拉歐穩美」首度見諸2014年5月6日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所編的《國家安全藍皮書(2014)》。但實際上,從2013年3月習近平接任國家主席後,其對外關係早已沿著這條主軸在開展。回顧習近平的外交上成績,顯然「拉歐」與「穩美」皆沒有達到令其滿意的境界,倒是「聯俄」的跡象越來越成型。只是成型的程度如何,未必如意。

今(2018)年4月3日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出訪莫斯科。這是他就職後第一個出訪的國家,他很露骨地強調,目的就是要向美國發出北京支持莫斯科的信號。如此直白,過去是少見的。

不過,細讀他所說的話,其實仍很多值得推敲之處,包括「中國現在支持俄羅斯」、「中國與俄羅斯保持高度一致」、「中國有決心進一步鞏固同俄羅斯的戰略互動」這些語句皆顯示,中國是主動方,而俄羅斯是被動配合。接著,4月4日我們看到王毅也訪問莫斯科,更透露中方的積極性。 諷刺的是,在魏鳳和與王毅訪莫斯科之際,俄羅斯剛巧也在俄中邊境地區舉行一系列大型的軍事演習。軍事評論人士赫拉姆奇辛說,「在中俄美三角關係中,中俄很難真正聯手共同對付美國,兩方要想建立真正友誼的可能性很小。」現實是:俄羅斯目前不斷加強與北約相接壤的西部地區的兵力,而在與中國相接壤的東部地區的俄軍戰力也在提升當中。換言之,俄羅斯一手對抗北約,另一手防備中國。

4月3日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右)出訪莫斯科。這是他就職後第一個出訪的國家。( AP)

俄羅斯的動作並非無的放矢。說到俄中之間的嫌隙,俯拾皆是。藉助「一帶一路」的推動,中國在前蘇聯勢力範圍的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波蘭和捷克等國爭取到核電站和其他能源基礎設施的建設,在中亞則放出大筆貸款,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外債的幾乎一半都來自中國,而哈薩克石油開採的1/4被中國控制,土庫曼斯坦68%出口商品的目的地是中國。俄羅斯有被從東歐與中亞地區擠走的危機。 此外,俄中的遠東合作裡,中國的投資額為40億美元,占該地區總投資額的7%和外國投資總額的85%。該區有豐富的天然氣、石油、木材、鑽石和黃金,但本國人口卻僅600多萬,是俄國力量薄弱區域,相反地,中國移民大量湧入,如過江之鯽,不僅如此,外興安嶺與庫頁島一帶是中國人民始終放不下的「歷史固有領土」,也讓俄羅斯感到焦慮不安。在許多民意調查中,中國已被俄羅斯民眾當作最友好國家之一,但中國威脅論的分貝甚高,也不遑多讓,例如,最近許多俄羅斯媒體和地方民眾指責中國入侵貝加爾湖;當地10%的土地已經為中國人所擁有。

不過,中俄的結盟態勢雖說是來自中國的積極性,但美歐世界對俄羅斯的不斷打壓,也是重要的助因。4月13日晚,川普下令聯合英法空襲敘利亞。15日媒體披露,俄羅斯有2艘軍艦載滿軍備經過土耳其博斯普魯斯海峽,船上清楚可見有坦克、軍車以及巡邏艇等,正打算前往敘利亞的俄軍基地。15日在CBS的節目上表示,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表示,會對俄羅斯發動新一波經濟制裁,所有協助提供敘利亞化學武器裝備的企業都在這次的制裁名單上。對此,中國採取堅定支持俄羅斯的立場,大肆批評西方,還在聯合國安理會支持俄羅斯譴責美英法的議案。

中俄的結盟態勢雖說是來自中國的積極性,但美歐世界對俄羅斯的不斷打壓,也是重要的助因。(http://eng.mil.ru/)

可以說,當俄羅斯日益遭受西方孤立,俄中的結盟也越靠近,雙方越有相互取暖的需求。今年1月19日美國國防部所公佈的國防戰略報告,中國和俄羅斯被成雙地列為戰略競爭對手:「中國以經濟侵略威脅鄰國,並在南海軍事化,同時俄羅斯也對周邊鄰國政府體制、經濟、外交的介入與干預;中俄兩國軍事規模已經對美國現今的安全與繁榮構成威脅,而這些威脅在將來還會增加。」看來,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訪俄的動機應與此報告的見解有關。而卡內基基金會的俄國專家Dmitri Trenin也曾有一有洞見,他說:「俄國和中國固然對彼此警惕,卻也痛恨美國支配國際秩序。而雖然莫斯科和北京的戰略協作關係仍很鬆散,但在較大的國際秩序事務上,中俄還是站在一邊的。」

從歷史的角度觀之,冷戰時期,美國曾玩過中國牌,藉中國力量圍堵蘇聯。物換星移,1990年代末,中國趁勢崛起,俄羅斯顯得暗淡,進入了2010年,中國成為唯一可以和美國分庭抗禮的強國,G2這概念不脛而走,美國開始有玩俄羅斯牌以牽制中國的觀點浮現,川普應該是個典型。在選前與選上後,川普都曾對俄羅斯示好,而普欽也對川普有過期待。但美俄關係自冷戰以來,尤其歐巴馬後期甚至更惡化,而在敘利亞議題上,俄羅斯對什葉派阿塞德政權的支持,皆直接與間接地傷害到美歐的中東利益,即便川普曾有期待,也必須對俄下重手。而美俄在中東政策上一旦沒能達成妥協,矛盾就沒有解決的一天。普欽的顧問弗拉季斯拉夫·蘇爾科夫在俄羅斯《全球事務》雜誌上撰文稱,在與西方的關係逐漸破裂之後,俄羅斯外交正陷入「百年孤獨」的處境。如何改善與美歐關係,正考驗普欽的智慧。

俄國與美歐間矛盾有可能化解或減輕嗎?4月20日俄羅斯衛星網報道,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表示,普欽願意與川普會晤。試想,距離美英法轟炸蓄利亞才7天,莫斯科便拋出這一訊息,顯示普欽也有改善與美歐關係的急迫性。準此,中國固有積極拉攏俄羅斯以抗衡美國的企圖,但其效果恐怕有限。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