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無以酩狀》Fat Like Buddha:《大佛普拉斯》沒有人被渡化

「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檯面上勵志故事大部份都是微乎其微的僥倖個案;劇中小人物們除了羨慕也只剩下認命,在百無聊賴的日子裡自娛。扣掉製作時敲打與搬運的聲響,佛像無語坐視一切事端;他們說神佛只渡有緣人,而這部電影裡卻沒有誰與佛結緣。

縮梭

由曾經入圍金馬獎最佳短片作品《大佛》改編成的劇情長片《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以黑白畫面(特殊橋段有些色彩)呈現社會低階人們的辛酸無奈以及掌權有勢官商們的蠻横霸道。使用劇中道具與旁白帶出強烈諷刺對比,一種自嘲的詼諧反倒襯托出絕望。

電影《大佛普拉斯》是導演黃信堯個人第一部劇情長片。(圖:華文創)

「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檯面上勵志故事大部份都是微乎其微的僥倖個案;劇中小人物們除了羨慕也只剩下認命,在百無聊賴的日子裡自娛。扣掉製作時敲打與搬運的聲響,佛像無語坐視一切事端;他們說神佛只渡有緣人,而這部電影裡卻沒有誰與佛結緣。

出生於美國佛羅里達的餐飲作家查理斯亨利.貝克二世(Charles Henry Baker Jr),曾經撰寫過多本調酒相關書籍,其中包含1939年《The Gentleman’s Companion》,該書曾提及以琴酒(Gin)代替蘭姆酒(Rum),保留白蘭地(Brandy)、庫拉索柑橘酒(Curaçao)與檸檬汁的「床笫之間(Between the Sheets)」版本。

1951年,查理斯亨利在美國出版的《The South American Gentleman's Companion》蒐羅南美洲大小城鎮酒吧內調酒酒譜,當中提及一款來自巴西里約名為「佛血(Buddha’s Blood)」 的調酒。將60毫升古巴式蘭姆酒(Cuban Style Rum)、30毫升葡萄汁、少量皮恭苦橙開胃酒 (Amer Picon)與檸檬汁(或萊姆汁),倒進裝盛冰塊的長飲型可林杯(Collins Glass)攪拌均勻後再加入通寧水(Tonic Water),最後添加些許黃色夏翠斯藥草酒(Yellow Chartreuse )漂浮於其上。基督教以葡萄酒或葡萄汁代表聖血,此處則是用蘭姆酒與藥草酒混合葡萄汁調製這款「佛血」;擁有豐富草本調性與果香,並且不失蘭姆酒強勁力道的「佛血」滋味相當紮實。

使用Bacardi調製的Buddha’s Blood。(圖:藏書票 Exlibris )

當初告知查理斯亨利這款調酒的友人說:「佛血」常被拿來當成治療頭痛的飲品,而且還一定只能加黃色而非綠色夏翠斯藥草酒。雖然濟公活佛的名言:「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但是下一句卻是更艱困的修行:「世人 若學我,如同進魔道」。人們形式般地膜拜頌唱,將「阿彌陀佛」當成語助詞,真正的修行與慈悲卻絲毫不以為意;宗教是一種信仰,信仰凝結為力量。究竟是法相原本莊嚴還是我們企圖莊嚴了法相?

艾倫.狄波頓在《幸福建築(The Architecture of Happiness)》裡提到:「許多美的事物, 就是因為與苦難對應才具有價值」,不論是佛相,或是這部《大佛普拉斯》,「我們也許必須先在人生中留下無可磨滅的痕跡,也許必須走過不幸福的婚姻,經過半輩子的奮鬥之後發現自己一事無成,或者痛失親友之後」,狄波頓說的無可磨滅痕跡,也正是《大佛普拉斯》一幕幕的悲苦。

曾任職於紐約死訊公司(Death & Co)酒吧的布萊恩.米勒(Brian Miller)以「如佛寬懷( Fat Like Buddha)」替自己的酒譜命名;一樣是以蘭姆酒為基底,使用60毫升甘蔗之花桶陳七年蘭姆酒(Flor de Caña 7yo Grand Reserve Rum)、22毫升多寶力開胃酒(Dubonnet Rouge)、各8毫升班尼狄克汀藥草酒(Bénédictine)和君度橙酒(Cointreau),冰鎮攪拌後倒入雞尾酒杯內以橙皮為飾。陳年蘭姆酒與甜美且溫暖的草本風味協調平衡,柑橘調性拉長尾韻;一杯得寬懷處且寬懷。

使用Flor de Caña 7yo Rum調製的Fat Like Buddha。(圖 :Liquor.com)

位於舊金山的Cantina酒吧,調酒師杜根.麥唐諾(Duggan McDonald)從泰式香料薯片發想 出「彌勒佛(Laughing Buddha)」這款調酒。在調酒杯內加入數小片墨西哥塞拉諾辣椒與薑,輕輕搗壓後倒入60毫升檸檬風味伏特加(Citron Vodka)、30毫升萊姆汁、15毫升自製五香龍舌蘭糖漿,加冰塊搖盪後倒進長飲杯內斟滿薑汁啤酒;近似「莫斯科騾子(Moscow Mule)」調酒,卻是多了更豐富辛香料滋味。杜根的五香龍舌蘭糖漿是用等比例的水與龍舌蘭糖漿,添加肉桂、黑胡椒、白胡椒、八角、丁香、薑、鹽巴等熬煮製作;是這杯「彌勒佛」 酒譜關鍵。

Laughing Buddha與Cantina酒吧店景。(圖: Barmano.com & Cantina SF)

吧台上以佛為名的調酒一杯接著一杯,電影中與世界接軌的葛洛伯文創藝術堆滿神佛肢骸,是一種天理不彰還是諷刺徒具形貌的信仰?

護國法會一張張心思各異的信眾面容,黑白色調的佛像似笑非笑如同情般看著每一幕荒誕卻不斷上演的劇碼。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