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Outside》在摩洛哥,為何要保存猶太人文化?

我不理會是猶太人,抑或穆斯林,我們就是摩洛哥人,我們都是人。

BILLY TONG 

摩洛哥的發展,或展示了在伊斯蘭國度,達致宗教、文化共融的可能性。

以巴衝突長年未平息,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長期緊張。加上,中東正面對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崛起,反猶太主義 ( Anti-Semitism ) 情緒高漲。

但是,摩洛哥作為北非的穆斯林大國,政府和民間在近年卻開展了很多保育猶太人文化的工作。

猶太人在摩洛哥的歷史非常悠長,他們早於公元前六世紀便到達摩洛哥,成為當地第一批定居者,遠遠早於伊斯蘭教誕生以前。

1492年,西班牙的猶太人為了逃避宗教裁判 ( Spanish Inquisition ),走難到距離西班牙南部8英里遠的摩洛哥瓦塔斯王國。多年來,猶太人在摩洛哥建立了很多文化傳統和建築。

猶太人在摩洛哥的建築內部

到1948年,以色列宣佈立國,並與五個阿拉伯國家爆發獨立戰爭。

巴伊蘭大學 ( Bar Ilan University )中東研究教授拉斯基( Michael Laskier )指出,當時阿拉伯國家都有系統地流放國內的猶太人,唯獨摩洛哥比較不同,當地的猶太人大多是自願移民(理由大概是經濟移民、逃避阿拉伯民族主義,以及憧憬屬於猶太人的國度)。

在那段時間前後,猶太人經常與歐洲殖民主義,以及以色列復國運動扯上關係,飽受歧視;在1938年至1954年期間,又有零星針對摩洛哥猶太人的騷亂,種種事件,都加速他們想移民的意欲。

阿拉伯國家中的猶太人社區人口,愈來愈小

到今天,摩洛哥只剩下約三千名猶太人,比1948年三十萬人口,少了百倍。但是,摩洛哥猶太人已經是全阿拉伯世界最大的猶太人群體。

可是,他們的人口正急速減少,年輕猶太人都想搬離國家,希望更易通婚,預計十年後,摩洛哥猶太人數目將會寥寥可數。

近年,愈來愈多摩洛哥人,意識到當地猶太人社群的生存問題,希望在猶太人社群消失之前,盡力保存他們的文化。

布德拉( Elmehdi Boudra )是一位穆斯林,但有猶太人血統。他組織了米穆纳會( Mimouna Club ),一個大概有90名成員的團體,名稱源於當地一個猶太人和穆斯林共同慶祝的宗教節日。過去十年,他們致力教授年輕穆斯林當地的猶太歷史,並幫助修復猶太歷史建築。

阿可汗旺大學 ( Al-Akhawayn University )

他們成功說服阿可汗旺大學 ( Al-Akhawayn University )把希伯來與猶太研究納入課程之中。他們尤其關心大屠殺歷史。於2011年,他們舉辦了阿拉伯世界第一個,紀念猶太人大屠殺的會議。

因為雙方關係緊張,猶太人大屠殺在阿拉伯世界一直是忌諱,有巴勒斯坦教授便於2014年,因帶學生到奧斯威辛集中營,而被指責宣揚錫安主義,並受到死亡恐嚇。

在參與論壇前,很多年輕摩洛哥人對大屠殺真相一無所知。到今天,不少摩洛哥人依然用敵視猶太人。布德拉希望,米穆纳會能捍衛多元主義,令人們對文化差異更寬容,這會是對抗伊斯蘭極端主義的關鍵。

穆罕默德五世( Mohammed V )一直堅拒把猶太人送往集中營

除了民間努力外,摩洛哥王室向來也比較同情猶太人的遭遇。

在二戰時,摩洛哥被親納粹的維希法國 ( Vichy France )控制,但時任國王穆罕默德五世( Mohammed V )一直堅拒把猶太人送往集中營,儘管他們的財產依然被充公。

穆罕默德五世的孫兒,現任國王穆罕默德六世( Mohammed VI ),是第一位穆斯林元首承認猶太人大屠殺歷史。

在2010年起,政府著手修輯數以百計的猶太人教堂和墳墓。穆罕默德六世的資深顧問阿佐拉( André Azoulay )表示,猶太人在摩洛哥存在逾三千年,國王會致力保存摩洛哥的猶太歷史。

摩洛哥的模式,展現了一個穆斯林和猶太人和平共存的可能性。布德拉回憶他祖母的一句話:「我不理會是猶太人,抑或穆斯林,我們就是摩洛哥人,我們都是人。」

來源:Newsweekun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Outside:在摩洛哥,為何要保存猶太人文化?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