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Outside》感官考古學:考古學家真的「發現」了古蹟?

考古重點不是找尋古蹟,而是要理解過去,閱讀古人的生活模式和社會運作。

BILLY TONG

翻開報章,我們時不時見到考古學家發現古代遺跡的新聞。可是,你有否想過,當考古學家宣稱「發現」古蹟遺址時,那些古蹟,可能從來沒有在人前消失過?

考古學家柏格利 ( Christopher Begley )

美國特蘭西瓦尼亞大學( Transylvania University ) 的考古學家柏格利 ( Christopher Begley ),在學術網站Aeon.co撰文,提出了這個有趣問題。

柏格利希望,人們能夠重新反思「考古學家」、「古蹟」,和「原住民群體」三者的關係。

推動感官考古學 ( Sensory Archaeology )的其中一本著作。

近年,便有感官考古學 ( Sensory Archaeology )的出現,回應考古科技熱潮,指出考古家應要融入當地社群,用雙腳親身感受過去,然後把研究的東西投入歷史、文化脈絡中。

洪都拉斯的地圖,原住民帕克人 (Pech) 位處中部。

早於25年前,柏格利教授便於洪都拉斯 ( Honduras ) 進行考古工作。他長年和當地原住民帕克人 (Pech) 生活。

研究顯示,帕克人在洪都拉斯生活了超過上千年。他們擅於野外求生,對他們生活的土地無所不知。在考察探險的過程中,帕克人往往是探險家、考古學家的最佳嚮導和導師。

經過逾千年的社會演變,外來者(如農民和牧民)的入侵,帕克人已失去了很多祖先留下來的土地。

但是,他們沒有喪失歷史和傳統,而且仍然認識祖先留下來的遺跡。帕克人先後引領柏格利參觀了150個遺跡。柏格利會拍照、繪製地圖、撰寫筆記,務求把這些遺址一一記錄下來。

柏格利認為,自己沒有「發現」遺址,他只是「記錄」遺址,並理解當中的來龍去脈,詮釋文化意義。

莫斯基蒂亞雨林 ( Mosquitia Rainforest )

柏格利的意見,或者與其他考古學家、探險家相左。

在過去一世紀,有無數考古團隊湧到洪都拉斯東北部的莫斯基蒂亞雨林 ( Mosquitia Rainforest )進行探索,希望找到傳說中的「白城」( La Ciudad Blanca/ The White City )。

每當發現一些古建築殘址,人們都會宣稱他們成功「發現」了白城。於是,白城一次又一次被「發現」,柏格利知道,至少有六個人們所謂的「白城」。

「白城」( La Ciudad Blanca/ The White City )

很多時,這些考古學家的描述未必正確。他們會採用一個外來者的視覺,以一個去脈絡化的形式,觀看那些遺址。

他們沒有察覺,自己「發現」的城市從來沒有消失過——在當地生活的人,大多知道它們的存在。有些時候,當地人民不會以「城市」稱呼那些遺址,但他們就是知道那些地方,因為那些地方象徵了部落的黃金時代,他們小時候,甚至會在那些地方遊玩。

光學雷達,對考古學幫助很大

考古學已進入了一個新時代,首先是航拍技術出現,然後是衛星圖像,到最近是光學雷達 (LiDAR)。專家只需要在飛機發射光束,就可以了解到地貌。

這些技術,令到考古工作更有效率。專家很容易就收集到數據,甚至繪製3D地圖,讓所有東西一覽無遺。

可是,這些技術,卻令考古學家和原住民的關係變得疏離。考古學家從高空,以一個「離地」的方式研究遺址,無助他們認識地方背後的歷史。

柏格利批評,這種古蹟「發現」,是一種霸權凝視( hegemonic gaze),探索者處於一個高高在上的姿態,認為科技令他們看通一切,探索者和被探索的原住民存在著極不平等的權力關係。原住民和遺址,成為他們慾望投射的對象。發現遺址,能為他們帶來英雄感,展現他們的技術、膽識和財富。

這種權力不平等,把考古學帶到一個去脈絡化的現象。在2012年,一個由電影製作人和作家領導的考古團隊,宣稱找到消失了的洪都拉斯「白城」,但經過強烈反彈後,先後改稱發現的地方為美洲虎之城 ( City of the Jaguar )和猴神之城 ( City of the Monkey God ),而這些叫法都沒有充分的歷史根據,令到當地原住民感到十分冒犯。

柏格利認為,考古重點不是找尋古蹟,而是要理解過去,閱讀古人的生活模式和社會運作。

來源:AEONIndependent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Outside:感官考古學:考古學家真的「發現」了古蹟?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