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utside》加沙走廊的實驗:巴勒斯坦人的另類農耕

在生活環境艱困的情況下,人該如何自處,是考驗著這個人的智慧。看加薩農民如何絕處求生,免於以色列的迫害, 堅強地存活下來。

LIU BOON KAN

巴勒斯坦加薩走廊,有全球最大「露天監獄」之稱。當地受到以色列嚴密封鎖,人口密度超標,人道物資經常短缺,以色列軍隊近年更向加薩邊界大肆噴灑不知明農藥,令農作物大量受損。有農民便絕處求生,在加薩城的屋頂和空地實驗水耕種植,成功自給自足解決三餐溫飽。

1月是小麥種植季節,理應是加薩農民最忙碌的日子。但是,農民Jaber Abu Rejela今年卻坐困愁城。他在接近以色列邊境擁有農地,而紅十字會消息指,以軍可能在12月中至1月中向邊境噴灑農藥。Abu Rejela怕過早栽種農作物,結果會被以色列的農藥所毀,所以遲遲未敢耕作。

加沙的農民

根據加薩綜合農藥管理部門資料,加薩邊境有超過4,000杜納畝(即988公頃)的農地。當中大部分農作物去年因以軍噴灑農藥受損。加薩有超過三分一的耕地,正正位於以色列封鎖線的緩衝區內。

Abu Rejela家族世代以務農維生,但他坦言生活從未過得如此艱難。他解釋指,以軍曾經在邊境向農地上的農民開槍,加上受停電影響,灌溉系統無法正常地灌溉作物。

面對耕地縮小,加上主要食水受污染,不少巴勒斯坦人正尋找替代辦法以覓得潔淨食水和食物。

加沙十分缺乏水資源

居住加薩城內的53歲Said Salim Abu Nasser,便嘗試在加薩城內實驗水耕種植,把屋頂和混凝土空地改造成種植場,作物有十多種,包括西蘭花、蕃茄、萵苣和花椰菜等。

結果收成多達3,500公斤,較傳統技術收成多一倍,滿足十六位子孫的溫飽;耕種用水可循環再用,因此可節約用水達90%,他說:「有六個月時間,我不需要換水。」當遇到停電問題時,太陽能板可以供應足夠電力,讓氧氣透過管道泵入水中;屋頂的耕種水道同時養魚,魚糞可以成為有機肥料。

加薩艾資哈爾大學(Al-Azhar University- Gaza)農業教授Mahmoud Jawad al-Ajouz坦言:「我們過往以為,在這種高鹽度的水中種植是不可能,但(在Abu Nasser的實驗)之後,我們發現原來是可以的。」

Abu Nasser是一名木匠,他接受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資助和基礎培訓後,開始實驗小型水耕種植場。

水耕種植必須具備16種不同元素,其中的礦物肥料在加薩售價高昂,Abu Nasser便以磨碎的乾蛋殼加上灰混入水中,提供鈣、鉀、磷等礦物養分;孫兒則把磨碎的粉筆混入水中,作為替代的鈣肥。經過持續的試驗和艾資哈爾大學的研究成果,Abu Nasser的水耕農場最終取得成功。

Abu Nasser認為,全職農民只會思考如何謀利,通常都會噴灑過量的肥料、化學品和農藥,結果不但影響食物質素,同時污染土地和水源,因此他建議每個家庭都應該經營一個小農場,自給自足。他說:「我們是為下一代而努力,好讓他們將來亦能夠種植自己的健康食材。」

另外,加薩居民還要面對食水不足問題。由於加薩多年來過度抽取地下水,令地下水水位過低,導致海水滲入,目前96%地下水已經不宜飲用。

去年加薩攝影師Fayez al-Hindi便成功設計出一個太陽能濾水系統,為全家供應潔淨食水。系統原理簡單,首先以自來水注滿一個三米長的池盤,水在太陽熱力下蒸餾到一塊面板上,再經引導滴入另一個池盤中,便可以完成過濾程序。在陽光普照的冬天,系統平均可以供應4至6升清潔飲用水。

他解釋:「很多濾水器都過於昂貴,加上經濟不景,所以我便思考如何以替代方式過濾有毒的自來水,然後與其他人分享。」

政府水務部工作的實驗技術人員Mohammed Abu Shamaleh,檢驗Hindi過濾的食水後,肯定濾水系統的成效。他認為,上一代的蒸餾技術畢竟要消耗電力和燃料,價錢高昂,「但Fayez的技術卻使用太陽能,這是免費的。他所取得的食水都是純正,沒有任何鹽分,解決了很多問題,尤其在加薩,我們要取得潔淨食水實在面對很多障礙。」

雖然Hindi的濾水技術已經相對便宜,成本不足1,000元,但對很多加薩家庭而言,仍然是難以負擔的巨額開支,令這套技術目前仍無法普及。
資料來源:Al Jazeera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Outside 加薩走廊的實驗:巴勒斯坦人的另類農耕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