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民主香腸攤》頭頭是盜(道)?八田與一、蔣介石項上銅首,島內互砍,仇恨加價

就像用紙紮人詛咒一樣,砍銅首是一種仇恨的宣洩,擦拭著仇視的鏡面,來獵巫,砍了一個沒有生命的銅像的頭,滿足暗黑情緒的自已。即使是台獨激進人士,砍了蔣介石的銅首,都代表著這個社會轉型正義仍然只在門邊徘徊。

裴米路

這陣子台灣歪風橫肆,民主從數人頭變成了砍銅頭。尤其是台南市烏山頭水庫園區內的日本技師八田與一的銅像被李承龍(號稱統一促進黨),偷偷地拿了鋸刀把銅首給鋸了下來,並且銅首一下子被丟到水庫、一下子被帶走去中國邀功、一下子用三鈔膠黏在八田頭上,但一轉眼好像是其他路人甲帶走了…。

疑雲密布,忙翻了台南市警察,也讓媒體天天報導「銅首在那鵝」???

未受破壞前的烏山頭水庫園區八田與一銅像。(資料照,記者王俊忠翻攝)

八田與一何許人也?

自由時報的報導《八田與一烏山頭水庫之父》八田與一,日本石川縣人,出生於1886年,畢業於日本東京帝國大學土木工學科。1910年,當時台灣殖民母國─日本政府確立對台的基本政策,視為國土延伸,而不是殖民屬地,開始展開在台灣的各項建設。時年二十四歲的八田與一首次踏上台灣的土地,到台灣總督府報到,也開始了在台三十多年的歲月。

八田與一是水利技師,他認為只要有水,嘉南平原上的不毛之地,即可成為沃野,八田與一的構想,就是烏山頭水庫及嘉南大圳。而這兩項構想,總經費預估要花掉台灣總督府一年歲收的二分之一。完成之後的灌溉面積則達十五萬甲,也造就日後嘉南平原一年三期稻作。八田與一與其妻子和孩子是想留在台灣繼續建設,但當時日本政府召回所有日本人回日本,也讓八田與一的夢碎,在上船時因炸彈而亡,妻子在年後也跳入烏山頭結束生命,兩人因為愛台灣而選擇葬在最鍾愛的烏山頭水庫,這是工程師的無國界之愛。

可惜,八田與一著工程師服,由民眾集資塑造的銅像,卻因為一場「砍銅首」的行為,再次讓台灣政治的分裂,受中國因素干擾的少數人站到媒體之前。

一場「砍銅首」的行為,再次讓台灣政治的分裂,受中國因素干擾的少數人站到媒體之前。(記者王涵平攝)

八田與一的銅首被統一促進黨砍了,不見蹤跡,台南市長賴清德要求專案查辦,並且在祭典前修復完成,有何不對?國民黨的台南市議員抓著議題,在議會猛K賴清德說:「八田與一就是賴清德的祖公!」,「如果賴清德要找回八田與一,就得修復孫文銅像,並且要硬擠在湯德章紀念公園。」孫文從來沒有治理過台灣,他來台灣的情況是要請日本人協助建立「中華民國」。

其實當時台灣總督府把歲收的二分之一拿來興建水利工程,不只是為了種米養日本軍,更重要的是國土延伸的概念。而且那個時候的台灣是日本領土、日本領土、日本領土。國民黨議員說「種米養日本軍人殺台灣人」,其實是扭曲史實的言論。

砍銅首的意義是什麼?

就像用紙紮人詛咒一樣,是一種仇恨的宣洩,擦拭著仇視的鏡面,來獵巫,砍了一個沒有生命的銅像的頭,滿足暗黑情緒的自已。即使是台獨激進人士,砍了蔣介石的銅首,都代表著這個社會轉型正義仍然只在門邊徘徊。

即使是台獨激進人士,砍了蔣介石的銅首,都代表著這個社會轉型正義仍然只在門邊徘徊。(圖由台北市公園處提供)

不過,話說回來,台灣一直沒有面對殖民史,就永遠做不了自已。台灣人是什麼人?曾經是荷蘭人、鄭氏王朝的軍事基地、清朝人、日本人、中華民國人。歷史是為了讓我們更清楚自己來自何方,不是為了去形塑國家權力的史觀。因為所有的殖民母國都只做了自己歷史的書寫,忽略或者刻意蒼白其他治理時期的歷史,使得台灣歪歪扭扭地長成現在這樣,甚至還跟完全沒有在台灣治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扯不清。

台灣殖民史為何只對曾經的日本殖民「念念不忘?」

這與國民政府來台時期的落後,並且剝削台灣現代化的基礎,將台灣視為反共復國的跳板,讓台灣人形成強烈的對比,才有今日崇拜日本、厭惡國民黨的印象。

美國著名己逝的政治學者杭亭頓著作《誰是美國人?》就從移民者的文化同化來認定移民來美國的形形色色的人種,應該團結在新教徒當時的文化下,也就是美國作為一個大熔爐,大家移民到這個國家所期待希望的國度是有著開墾、秩序和自由。多元文化的融合,不應該成為各移民者區隔彼此的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