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廣場》平心論八田與一銅像事件

2017-04-17 06:00

◎ 蕭文杰

四月十六日,被譽為「嘉南平原水利之父」的八田與一銅像遭人用利器斷頭,這事件民間普遍推測是去蔣介石銅像的報復手段。筆者認為是政府對於銅像爭議一直冷處理、不處理,才引發今日事件。

例如面對蔣介石紀念館與銅像,文化部的態度是:「避免社會對立,中正紀念堂二二八閉館一天。」至於那個自稱是二二八家屬的柯文哲,以「社會沒共識」、「要學會容忍」就要群眾閉嘴,這樣要二二八受難家屬、白色恐怖受害者等情何以堪?所以也就有人自主行動,自行在蔣銅像漆上「殺人王」字眼,寫上受難者名稱,將銅像斬首、洩憤。

但八田銅像被毀,卻與蔣銅像爭議根本不同。首先,八田是以土木技師的身分貢獻其專長,即使他是殖民時期的官員,桃園大圳、嘉南大圳、烏山頭水庫的興建,也有殖民政府的米糧考量,但這些建設卻是讓台灣走入現代化的重要關鍵。且在烏山頭水庫旁還有一座「殉工碑」,是八田立的,紀念興建水庫時意外和疾病殉職的員工,一三四位死難者的名字,不分日本人、台灣人,依殉職時間錯落排列,可見八田並沒有以殖民者自居。重點是:八田與一並非殺人魔王!斬首銅像不應針對八田這樣對台灣卓有貢獻的專業土木技師。

八田是以土木技師的身分貢獻其專長,即使他是殖民時期的官員,桃園大圳、嘉南大圳、烏山頭水庫的興建,也有殖民政府的米糧考量,但這些建設卻是讓台灣走入現代化的重要關鍵。(維基共享)

另外,八田銅像是嘉南大圳的工作人員組成的「交友會」,因為懷念長官,自費聘請日本金澤的雕刻家「都賀田勇馬」所雕塑。可是蔣銅像大多是黨國時代未經過民意,就動用納稅人錢立的,目的是要人民政治崇拜,當然讓受難者及遺屬心有不甘。

太平洋戰爭末期,八田銅像本應依「金屬回收令」繳交出去,熔化後製成軍械用品,但是八田銅像卻被人偷偷保存,藏在隆田火車站倉庫內。戰後,水利會的人怕八田銅像被蔣政權毀掉,還偷偷買下,藏在空屋。為了保存銅像,眾人長期努力的過程,其實就已經足以成為「文化資產」。可是二○○九年台南市政府僅將重建的八田與一故居群列為法定歷史建築,卻把銅像遺漏了!台灣人也可能不知道「都賀田勇馬」是日本重要雕塑家,他跟台灣的雕塑家黃土水一樣,都曾經受到日本帝展的肯定。

台灣人把八田與一當成嘉南地區水利、土地的保護神,自主膜拜,與蔣銅像爭議有極為根本的差異。政府實應認真探討銅像問題,不要再消極處理。銅像有其歷史脈絡,不是只有保留或拆除兩種答案,應說明為什麼保留或拆除,或是用遷移取代拆除,用合理的解說,以更多元觀點來看待銅像。我想這是現階段政府可以做、也應該做的事。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
本文相關: 自由廣場 八田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