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 「羅生門」和不平安的平安京

芥川龍之介在1915年出版的小說《羅生門》,背景就是平安京大門這座「羅城門」的十二世紀景象,但最讓人感到疑惑的,是小說的場景既然是首都之門,何以會有屍體、竊賊跟強盜出沒?莫非「平安京」該時已不再平安?

李拓梓

「羅城」在中國的本意為環繞都市周圍的城牆,城牆之門就叫「羅城門」,但日本築城並沒有城牆的概念,所以日本人自己也搞不清楚從中國傳來的「羅城」到底是什麼樣的概念,只知道城市的大門便要叫做「羅城門」。因此平安京建立之初,他們就把朱雀大路跟九條的終點見了一座大門,叫做「羅城門」。羅城門以南接鳥羽新道,可以抵達當時唐國、新羅船隻頻繁出入的鳥羽港。旅人從鳥羽港登陸之後,便沿著新道往北,當看見這座壯麗的門樓時,便代表已經到臨平安京。

芥川龍之介在1915年出版的小說《羅生門》,其實背景就是平安京大門這座「羅城門」的十二世紀景象。

平安京羅城門的復原想像圖。(By うぃき野郎wikimedia.org/)

「生」和「城」假名都念しょう,芥川當初刻意使用這個同音不同字的詞語,後來因為黑澤明的電影作品,而被詮釋成「各說各話」的文本意義。不過當初芥川寫這篇小說時,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想法,為何會用「生」來代替「城」?這個問題似乎有點難猜測,不過其實看這篇小說,最讓人感到疑惑的,乃是小說的場景既然是首都之門,何以會有屍體、竊賊跟強盜出沒?莫非「平安京」該時已不再平安?

小說的背景是平安後期,初期以「公地公有制」為中心的律令,隨著數百年來各種理由導致的土地私有化政策之下,已經完全崩解。甚且,由僧侶、貴族等特權階級主導的土地免稅制度「莊園制」興起,也已經歪曲成農民會因為不堪重負,而把土地獻給貴族僧侶,進而只需要繳納原先稅負小部分獻金而得以逃漏稅的歪風。當「莊園制」完全取代了私有土地,以及早先的公地公有制,整個社會於是陷入了極度的貧富不均,農民很苦,苦到要把自己的土地送給貴族僧侶,而這些成天不做事的僧侶貴族,卻可以享受根本自己也不知道在哪裡的土地來的獻金,社會的秩序於是蕩然無存。

另外,政治秩序也進入了新時代。以天皇外戚藤原家為核心運作的「攝關政治」,被由天皇讓位給幼子改名「上皇」而來的「院政」所挑戰。「上皇」爸爸不僅比攝關家的外公更親,而且權力完全不受朝廷儀節所限制。像是莊園這種事,最該守法的皇室收不到稅,而上皇的「院」卻竟然有了自己的莊園。整個律令制度無論在民間、在朝廷、在政治、在社會,都已經顛三倒四、隳壞蕩然了。

保元・平治之亂合戰圖屏風繪。(維基共享)

秩序變動的時候,因為權力爭奪之故,最容易發生戰爭。

首先發生的是1156年的「保元之亂」,逐漸長大,希望掌握權力的後白河天皇,跟爸爸崇德上皇發生衝突,各自擁兵作戰,最後由後白河天皇一方獲勝。天皇獲勝後,也想要學習院政,於是趕快把皇位傳給兒子二條天皇,自己退位變成上皇,並且積極的想要運作權力,好像忘了之前自己反抗老爸的處境。不過,真正挑戰這位上皇的不是天皇,而是平定「保元之亂」的功臣源義朝。1159年,義朝已封賞不公為理由,興兵討伐當時受到皇室重用的另一位平亂功臣平清盛。

義朝趁著清盛不在京都的時候攻入平安京,控制了皇室,而平清盛旋即回防,奪回天皇,而上皇也趁亂脫出義朝的掌握,逃到仁和寺。失去皇室控制權的義朝軍節節敗退,最後義朝被殺,史稱「平治之亂」。這場殃及京都的戰役,被畫成「平治物語繪卷」,目前收藏在東京國立博物館中(前陣子也有來故宮南院展過),繪卷中可以看見義朝軍攻入京都時,貴族、天皇在倉促中逃離內裏的狼狽模樣,以及武士追兵的蠻橫兇狠,無論在構圖技巧、人物描繪上,幾乎都無懈可擊。

目前收藏在東京國立博物館中的「平治物語繪卷」,日前也曾在故宮南院展示過。(http://www.tnm.jp/modules/)

只是平清盛所掌握的政治,也沒有讓皇室過得很愉快。平家雖然是武士出身,卻搖身變為貴族,一樣擁有龐大莊園,政府收不到稅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隨著平家的壯大,清盛也想要學習當年的藤原家,開始用婚姻的方式跟皇室攀關係,嫁給上皇並生下後來高倉天皇的,是他的小姨子。嫁給高倉天皇並生下安德天皇的,則是他的女兒德子。這種形同恢復攝關政治形態的作法,讓平清盛跟實際掌握政權的後白河法皇關係越來越糟,後白河法皇開始想東想西,希望有實力者可以來跟平家抗衡。

「平治之亂」這場殃及京都的戰役,被畫成「平治物語繪卷」,繪卷中可以看見義朝軍攻入京都時,貴族、天皇在倉促中逃離內裏的狼狽模樣。(https://kotobank.jp/)

1177年,經歷戰亂的京都發生被稱作「太郎燒亡」的大火,包括皇宮大內裏在內的平安京有三分之一遭到燒毀,朝廷辦公的八省院無一幸免。1178年,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次郎燒亡」發生,平安京東起七條,西到朱雀大路也燒的精光。這下內裏、朝廷連辦公的地方都沒有了,但是莊園還是莊園,朝廷當然還是沒有錢可以重建平安京,「羅城門」的徹底荒廢,大概就是這個時候。

不過,事情還沒有結束,後白河法皇還一心掛念著要把權力從平家手上拿回來,在他的推波助瀾之下,差點因為「平治之亂」被滅族的源氏一族再度集結,歷史上稱這場為期六年的奪權之爭為「源平合戰」。因為戰爭的關係,加上京城因為大火而衰敗,平家決定帶著後白河法皇、高倉上皇和安德天皇一家,遷都到西邊的福原。遷都是突然決定的,因此公卿之間「上下皆惶懼失措」。最慘的是,遷都也沒有成功,因為遷到福原之後,平家因為要花大量的金錢跟財力跟源氏作戰,而沒有多餘的能耐興建新京,因此第二年又默默地搬回平安京。

伝狩野元信「源平合戦圖屏風」,赤間神宮所蔵。(維基共享)

雖然一開始有些優勢,但平家在「源平合戰」當中並沒有打贏。平家的大家長,太政大臣平清盛也在戰爭剛開始沒多久就過世了,平氏一下子失去大將,實力大衰,戰局也開始逆轉,源氏一族開始進逼京都。1183年,源氏一族的木曾義仲領兵進京,平家再次帶著家族子弟安德天皇西遷,日本就此分裂成三塊,西國的平家、京畿的義仲以及關東的源賴朝,彼此衝突不斷。在混亂的戰爭當中,遭到焚毀的城市無法復建很正常,再加上掌握京都的木曾義仲部隊軍紀很差,京城的治安亂七八糟,不僅讓民眾苦不堪言,連貴族的生活也陷入困境。

「羅生門」當中燒殺擄掠盡出的背景舞台,大概就是這樣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