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故事》公主、太后與婚外情 北魏皇室的家暴案

什麼?皇帝的女兒也會被打嗎?很遺憾地說,是的。蘭陵公主家暴事件,是個在性別、政治、法律與禮法上都能仔細考慮的故事,事件中的每一個人在另一些事情上剛好是反對面的。

謝金魚

許多女孩小時候(甚至長大後)都想做個公主,而男性則在長大後常常想娶個公主(即使在鍵盤上罵得要死),然而,不管是當公主或是娶公主,在現實中都沒有那麼開心。

因為婚姻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婚姻中會面臨的無力與挫折,不管在什麼地位、什麼時代的人都無法免除。

例如,心碎、背叛、爭吵、婚外情,還有家庭暴力。

什麼?皇帝的女兒也會被打嗎?很遺憾地說,是的。

一樁皇室的家暴案

雖然駙馬傷害公主的案子並不太多,但是在北魏卻接連發生了兩件,兩件事最後都導致公主死去,而這兩位公主是姊妹、都是北魏孝文帝的女兒

水靈文創提供,北魏皇族的通婚表

對於北魏,我們一般只知道北魏孝文帝推行漢化運動,甚至把自己的姓氏從拓跋改為元氏,而他的漢化運動中,也包括了與漢人通婚的這一項。不過他三十餘歲就去世了,因此兒女們的婚事大都是在他的次子宣武帝即位後議定的。

孝文帝的兒女們大多與漢人世族通婚,此外,與北魏相對的南方政權也一直都有皇族渡江而來,希望恢復政權,而北魏也都容納了他們,這些南方皇族也是北魏皇室通婚的對象。

孝文帝的女兒眾多,大部分的公主應該都是在他死後之後才出嫁的。其中,次女蘭陵公主嫁給南朝劉宋的後裔,而另一個女兒南陽公主嫁給亡國之前投奔北魏的蕭齊皇子,另外還有人嫁給當時的名門的范陽盧氏與外戚高氏,另外還有些人分別嫁給了鮮卑舊族與其他的漢人名門。

事情就發生在蘭陵公主身上,她嫁給了宋王劉輝,我們並不知道駙馬對她的感情如何,但顯然這位公主對於駙馬有非常強烈的愛情。

這裡的劉輝不是彩雲國的國王劉輝,雖然都差不多是廢渣

極端的愛,帶來極端的嫉妒,這段婚姻走了十多年,或許前面是有過很深的感情,但是後來只剩下不盡的爭吵。直到有一次,蘭陵公主發現自己的侍女懷了駙馬的孩子,憤怒之中,蘭陵公主鞭打了侍女,卻不解氣,在瘋狂之中,她命人切開侍女的肚子,把嬰兒挖出來分屍,接著又把草塞進侍女的肚子中,縫起來。

駙馬回家後,看見這慘不忍睹的景象,當然無法再與公主和顏悅色地相處了。

這不幸的慘劇,由公主的姐姐告訴了當時的執政太后胡氏,胡太后的年紀與公主差不多,此時不過三十出頭,她一向關心公主、王妃等女性皇族的處境,並以她們的保護者自居。於是太后命公主的叔叔和弟弟們去追查此事,最後,蘭陵公主的弟弟清河王表示,他們的婚姻已經徹底毀了,根本不可能再做夫妻,不如離婚,然後削除駙馬的爵位(或許是以此懲罰駙馬的外遇)。

太后答應了,於是蘭陵公主離了婚,從公主宅邸搬回皇宮。

如同許多不死心的妻子,蘭陵公主在冷靜了一年之後,認為丈夫仍有回心轉意的可能,她懇求了叔叔高陽王和當時的大太監,請他們代她向太后說情,讓她重新回到駙馬身邊。

太后起初並不贊同,她認為蘭陵公主並沒有做好準備,但是在公主一再請求下,她只好聽任公主復合。送公主出宮那天,太后哭著囑咐公主要小心。

一開始,似乎還好,算是高齡產婦的蘭陵公主甚至懷了孕,這一切似乎可喜可賀。不過,就像狗改不了吃屎一樣,駙馬再次出軌,而且一次還劈了兩個。

北魏楊機墓出土乳母俑

爭執再起,蘭陵公主卻沒有再回報給太后,或許是她知道如果此事曝光,太后與男性皇族們會再要求她離婚。

兩人的衝突漸趨尖銳,有一天晚上,夫婦兩人睡覺時又吵了起來,暴怒的駙馬把公主推下床榻,不顧公主有孕在身而毆打她,在心理與生理的痛苦下,公主流產了。此時,駙馬才發現自己闖了大禍,他轉身就逃,逃離了洛陽,意圖往南渡過長江。

劉輝並不是第一個傷害公主的駙馬,在他之前,蘭陵公主的姊妹濟南公主被丈夫毒死,在男人執政的宣武帝時代,宣武帝把責任歸咎於自己妹妹的淫亂,並未追究。但是到了胡太后的時代,舊事重提,濟南公主的駙馬被剝奪了所有的頭銜、貶為庶人。

劉輝知道,胡太后對於男性皇族的暴力行為深惡痛絕,他不能承擔胡太后的怒火與隨之而來的懲處。或許他也被自己的行為嚇到了,蘭陵公主殺了他的孩子,而他則殺了蘭陵公主和他的孩子,這對夫妻的行為其實一般無二。

在洛陽的宅邸中,蘭陵公主被拋棄了,一個人面對沉重的傷勢與心碎。即便是嫂子胡太后與弟弟清河王的支持,對她也毫無意義,她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在流產後數日,傷重不治。

她不知道,她的死亡即將給北魏帶來一場政治風暴,間接地成為北魏滅亡的先聲。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北魏女俑,女俑頭上的髮髻是當時流行的十字大髻。

家暴鬧上朝廷

事情發生之後,太后隨即派人去追捕駙馬,為了儘快逮捕駙馬,她把抓到駙馬的重賞提高到了追捕大逆謀反罪人的層級。

幾日後,公主死亡,這讓太后的憤怒升到最高點,她隨即命令朝臣儘快擬出對於駙馬的判決。

沒有人想到,這件皇室中的家暴案件,挑起了門下省所代表的皇權與尚書省所代表的國家制度之間的矛盾。

在這件事發生之前,負責執行政令的尚書省官員為了抑制武人的勢力,希望在選官的資格上拉高門檻,導致禁軍中的羽林軍集體暴動,殺到尚書省外叫囂,把主掌此事的官員揪出來毆打,甚至殺害了官員的兒子。羽林軍的暴動讓尚書省面子掃地,也暴露出漢人官僚為中心的文官系統與鮮卑舊族為中心的武官系統水火不容,同時,也顯出這兩個系統背後、各自支援的宗室之間產生了無法彌補的裂痕。

尚書省的面子掃地之後,亟欲以國家制度重塑威信,對於蘭陵公主的事件,他們以法律與儒家禮法的考量,認為駙馬毆打公主以致失去胎兒,是丈夫毆打妻子而殺子,夫尊妻卑、父為子天的位階關係,使得尚書省的判決可能只是幾年徒刑,就連駙馬的情婦們也可以輕判。

北魏元謐石棺孝子圖線刻,元謐是蘭陵公主的堂兄弟,他的王妃則是胡太后的姪女,但是元謐曾被他的嫡母控告不孝,而後又因為毆打王妃,被胡太后免官。他與蘭陵公主去世的時間相去不遠,在他死後,因為叔父高陽王說情,得到了比較高的追封。他的石棺上刻著孝子圖,顯示著儒家最基本的倫理:孝養父母,對照他的事蹟,還真是諷刺。

這個刑度完全無法滿足盛怒中的太后,於是她率先發難,讓代表皇權的門下省替她發聲,以公主與胎兒乃是皇親,駙馬毆打皇室,是以臣犯君的位階,判處駙馬死刑,而兩個情婦勾搭駙馬也是死刑,情婦的兄長知情不報、流放到敦煌。接著,太后再以旨意酌情減刑,以示恩德,但是,也只是讓情婦免死,貶為賤民入宮為奴,其餘如故。

尚書省完全無法接受,於是以主掌刑法的三公郎中為首,提出抗辯,從根本上意圖推翻太后的決定,認為劉輝並非大逆、情婦也不該為奴、其兄長們也與此事無關,應該等抓到劉輝再判決而不該在他還不在場的時候就未審先判。

尚書省的拒絕配合讓太后非常憤怒,於是,她無視了司法的基礎,以皇權強行通過了決議,免除了三公郎中的官,並罰了聲援三公郎中的官員。

蘭陵公主的喪禮上,太后哭著前去送葬,對其他的官員說:「公主復合之後忍氣吞聲,受了委屈也不告訴我,世上哪有這樣的女人?」

這話顯然除了姑嫂情誼之外,也有一種女性的同仇敵愾,或許就是這樣的義憤填膺,讓駙馬被判了死刑、情婦也貶成了賤奴,正義好像又再一次倒向了被害的公主們。

這位不肯轉過身的朋友是永寧寺的俑,他身穿著當時的大袖衣、大帶與下裳,他的服飾應當是位貴族,顯示了北魏漢化運動中的一個目標:捨棄胡服穿漢服。永寧寺是北魏末年傾國之力建造的佛寺,寺中有一座寶塔,是北魏經濟與藝術的代表,在六鎮之亂後,一場莫名的大火,永寧寺寶塔轟然倒塌。傳說在遙遠的東海上,有人看見一座閃耀金光的寶塔轉瞬而逝。

火焰中的洛陽伽藍

但是,以皇權凌駕於司法之上的胡太后與主管門下省的清河王,不久後就遭到了背叛,高陽王與主管禁軍的領軍將軍元乂(太后的妹夫、宗室)聯手策劃了政變,殺了清河王、軟禁了太后,這次的政變中,朝臣們惋惜的是清河王死去,卻對太后下台沒有太多反應,是男性官僚對女性統治者的冷漠與輕視?還是對於她在任上不顧國家大局、任行己意的不滿?

胡太后後來又在高陽王等人的扶持下,回到政治中心,面對著更加險惡的朝廷與江河日下的國勢,她選擇了與宗室們和平共處,舉辦大型的宴會、給予豐厚的賞賜,洛陽城中歌舞昇平、洛陽城外餓殍遍野。

我一直覺得,定都在洛陽的政權似乎都有著一種奢靡而瘋狂的特質,像一個魔咒。當北魏離開了他們祖先定都的平城,進入東漢時代的洛陽、接受了漢人的各種生活後,富裕的物質生活帶給北魏的是迅速的腐化。因為遊牧政權是完全的強人政治,貴族擁有較好的生活,但也肩負著保護部落的重責大任,沒有能力的部落長會被自然地淘汰,這種本質與漢人所設計的政治制度格格不入,孝文帝的急速漢化,讓北魏的貴族們理所當然地成為政治中心,卻未必擁有駕馭天下的才能與實力。

聰明有才能的人,把才華浪費在政治的傾軋上,最後身死家滅,而毫無能力的人以小奸小壞來拖垮這些意圖救亡圖存的人,坐在上位的統治者既無素養也不尊重制度,只想以皇權強度關山、遂行己意。

北魏永寧寺佛塔(浮圖)復原示意圖

最終,鮮卑舊族為主的六鎮軍人無法再忍受下去,突然地南下洛陽,此時,胡太后召集群臣希望他們協助她處置此事,宗室與群臣卻報以冷漠的眼神。而後,六鎮軍人將胡太后與她後來又扶立的小皇帝沉入黃河,並集體屠殺了兩千餘名宗室與官員。

「正義」是一劑強效藥,弱者以正義為名產生對捍強權的勇氣,強者以正義為名時,卻不能不三思而行,誰的正義才是正義?以正義之名而行政治鬥爭之實,卻比真正的正義更常見。

蘭陵公主的事件,是個在性別、政治、法律與禮法上都能仔細考慮的故事,事件中的每一個人在另一些事情上剛好是反對面的。

比如胡太后,她是王妃與公主們這些正妻的保護者,但是,她同時也是宣武帝的妾、也與清河王私通。

比如清河王,他是漢人官僚理想中的輔政者,風度翩翩、禮賢下士,但是他在這件事上是太后的打手,帶頭不尊法度。

又或者高陽王,他在史書中的評價很低,貪財好色又從來沒提過什麼穩定國家的政策,但是他卻是孝文帝的弟弟們中最長壽、而且在人生最後的二十年始終高居宰相之位的政治不倒翁。

但是,事件的男女主角:蘭陵公主與駙馬劉輝,在史書上幾乎沒有聲音,他們之間的愛恨糾葛與造成這場婚姻悲劇的原因,最後,公主只得到了一場風光的葬禮,而駙馬在胡太后第一次垮台後,恢復了王爵,隔年去世,劉宋王朝的血脈也由此斷絕。

故事的最後,北魏亡了國,只留下《洛陽伽藍記》中的這段記載,記錄著一個帝國的毀滅。

永熙三年二月,浮圖爲火所燒,帝登凌雲臺望火,遣南陽王寶炬、錄尚書長孫稚將羽林一千救赴火所,莫不悲惜,垂淚而去。

火初從第八級中平旦大發,當時雷雨晦冥,雜下霰雪,百姓道俗,咸來觀火,悲哀之聲,振動京邑……..

其年五月中,有人從東萊郡來云︰「見浮圖於海中,光明照耀,儼然如新,海上之民,咸皆見之。俄然霧起,浮圖遂隱。」

至七月中,平陽王爲侍中斛斯椿所挾,奔於長安。十月而京師遷鄴。

相關閱讀:

1.李貞德,《公主之死──你所不知道的中國法律史》,台北:三民,2001。

2.北魏‧楊衒之撰、周振甫譯注,《洛陽伽藍記譯注》,南京:江蘇教育,2006。
(洛陽伽藍記的版本很多,周振甫的版本並不是評價最高的,但是對於閱讀古文沒那麼有信心的讀者來說,這個版本讀起來會比較輕鬆一點。)

3.謝金魚,《蘭陵公主》,台北:水靈,2013。

4.永寧寺的圖片來自zy7312網友的部落格,裡面還有許多關於考古展的圖片可供參考。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故事 公主、太后與婚外情北魏皇室的家暴案

              說書SpeakingofBooks:專為閱讀量身打造的新媒體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