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悼邱晨 一位值得敬重的音樂人

◎ 陳建志

許多人以為在一九八○/一九九○民主運動風起雲湧的時代,台灣的音樂人應當也不落人後的參與、義助了民主運動,但事實並非如此。當時願意勇敢挺身而出的音樂人,大概兩隻手即可數完。

在那由特定族群宰制文化娛樂宣傳機器、壟斷音樂話語權的年代,台灣絕大部分的音樂人多是選擇配合中國國民黨來進行思想與創作上的自我審查,對街頭與校園的民主運動是避之唯恐不及。何以這麼說呢?凡是親身參與過那個時代的朋友應該還記得,當年走在街頭示威抗議時用來鼓舞士氣的歌曲,不外乎那幾首以悲情為訴求的台語老歌,例如「望春風」、「望你早歸」、「黃昏的故鄉」等等;而校園裡的年輕人更只能從來自西方六○年代的抗議歌曲中尋求共鳴與滋育反抗精神的養分。

人們常說音樂可以帶來力量,音樂可以推倒高牆!但那個時代大部分的台灣音樂人其實是選擇噤聲的。

不過邱晨是少數例外的一位!他不但親身參與,更為民主運動寫歌譜曲。今日大部分的媒體在報導與回顧他的一生時,多半只提到了他所創作的那幾首知名校園民歌如「小茉莉」、「風告訴我」以及膾炙人口的流行金曲「就在今夜」、「為何夢見他」等等,卻鮮少提到邱晨在八○/九○年代台灣民主運動期間所創作的歌曲,實為可惜!這些歌曲包括了為支持第一個集結黨外勢力所成立的民主進步黨而做的「綠色旗升上天」,包括為聲援原民青年湯英伸所做的台灣首個帶有報導文學色彩的音樂專輯「特富野」,包括悼念為言論自由自焚就義的鄭南榕所做的「南國的大榕樹」,也包括了為筆者當年所參與的野百合學運所做的一首諷刺萬年國會的台語牽亡曲「過橋!」。可以說,除了陳明章的黑名單工作室之外,邱晨是當時極少數透過音樂創作支持野百合學運的音樂人

邱晨日前因肝硬化病逝於台中沙鹿光田醫院,享壽72歲。(本報資料照)

放眼古今中外,除了娛樂與藝術,音樂歌曲也為人權運動、民主運動、甚至是獨立運動留下了無數動人的篇章。音樂人在推動人類文明的發展上,其實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我們祈願邱晨先生一路好走,也願他為台灣民主運動所創作的音樂永遠為後人所傳唱!

(作者為昔日野百合學運文宣部召集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