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難民法與烏克蘭

一個律師的筆記本

我不反對臺灣援助烏克蘭,看是要捐錢、捐物資都可以。假如有人同仇敵愾,想要遠赴當地擔任志願者,那也是個人自由。不過,我反對因此通盤修改臺灣的外來人口庇護法制

如果在臺烏僑因為戰亂而有延長居留的需要,用專案核准的方式就可以解決問題,內政部也已經允諾會核准延長,根本不用通盤修法。訴諸這個名目去推銷修法訴求,兩者的輕重比例明顯失衡。不免讓人懷疑,這背後是不是有其他考量存在?

更何況,以臺灣有限的收容量能、遙遠的地理位置,是有多少烏克蘭人能夠遠道而來?不讓難民在富裕而廣闊的歐盟諸國就近避難,卻要他們遠赴資源有限、地域狹小、而且位處四戰之地的臺灣,這種訴求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實際上,就算臺灣真的廣開大門,大概也收容不了多少烏克蘭人,反倒是很可能會為有心的敵對勢力,製造一個滲透的破口。至少,也能藉此消耗臺灣的國力。

實際上,就算臺灣真的廣開大門,大概也收容不了多少烏克蘭人,反倒是很可能會為有心的敵對勢力,製造一個滲透的破口。至少,也能藉此消耗臺灣的國力。圖為日前烏克蘭難民提前在俄羅斯入侵前逃離家園。(美聯社)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就在去年年底,白羅斯才驅趕了數以千計的難民,去衝擊波蘭、立陶宛邊境,讓波立兩國疲於奔命。面對蜂擁而來的群眾,根本無法逐一甄別有多少是真正的難民,更難以善加安置。波蘭政府甚至一度推出優惠政策:只要「難民」願意回家,不但機票全包,還加送一千歐元獎勵金,儼然成為變相的消耗戰。

這是新時代的混合戰術,難民就是武器。難民危機之後,東歐戰爭旋即爆發,要說這是巧合?在這個新局面之下,如果貿然廣開大門,馬上就有陷入人道勒索的危險。如此一來,消耗國力已經是最輕的結果,更有可能會讓有心的滲透破壞者得以乘虛而入,造成新的國安威脅。後果如何,殊所難料。

這就是我們所面臨的處境。我們眼前不再是太平盛世,而是熱戰隨時可能降臨的山雨欲來,連稱之為新冷戰都嫌太過溫和。東歐戰爭只是開始而已,戰略骨牌已經推倒,震盪馬上就會傳到東亞。尤其臺灣更是強敵在側,能否自保亦未可知。真有那麼多人覺得,臺灣適合當庇護天下蒼生的世外桃源?覺得我們很安全,可以高枕無憂?

這是想幫人,還是害人?倘若有變,收容進來的人怎麼辦?

總之,我們必須認清自己是活在怎樣的時代。在這個新時代,存亡危機已經迫在眉睫,真的沒有那麼多餘裕,各種政策都要從存亡戰略的角度進行檢視才行。否則,一旦國家滅亡,問題就不會再是如何救援難民,而是我們自己要不要去當難民。

假如我們還活著的話。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一個律師的筆記本:難民法與烏克蘭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