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伊朗與西亞世界》從一個科學家之死看伊朗自決行不行?

美國與以色列動用國家力量殺害伊朗重要人物,無非是為了阻止伊朗做一些自決的事。如同20世紀開始的百年以來,伊朗想要「擺脫強權束縛」,或借重威爾遜的「民族自決」,最後都是遭到另一波的強權控制。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伊朗核子科學家法賀禮薩德赫(Mohsen Fakhrizadeh)日前在德黑蘭(Tehran)附近遭到暗殺,無論殺手是否在現場或以遠距離遙控機槍行刑,伊朗方面都以以色列情報組織摩薩德(MOSSAD)的「傑作」來定調。幾年下來,伊朗數名科學家先後遭到暗殺,加上今年年初遭到美軍殺害的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Quds Force of Iran’s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多數人都認為這是美國與以色列所犯下的罪行,問題是這些伊朗人到底做了什麼事而遭到殺身之禍?主流國際社會又是持什麼樣的立場來看待這些暗殺行為?

從長遠的歷史來看,伊朗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做的,而且不管做什麼都受到強權的壓制。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的伊朗卡加王朝(Qajar Dynasty),受到英國與俄國從南北兩方夾擊的壓力。大戰爆發後,伊朗宣示中立,無非就是希望能夠不受戰爭衝擊,藉機擺脫強權束縛。但是,俄國、英國對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的戰場卻在伊朗的西側邊界展開,造成伊朗人的生存與生計損失慘重,更出現飢荒現象。同時,因美國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提倡的「民族自決」(self-determination)原則,伊朗與諸多遭到歐洲帝國主義者壓迫的族群與國家都不約而同的把威爾遜當靠背,希望能藉著這個沒有帝國主義者姿態的「小清新」脫離水深火熱的日子。只是沒想到,後來大家都發現威爾遜很「靠背」。

伊朗核子科學家法賀禮薩德赫日前遭到暗殺。(AFP)

畢竟美國在西亞不具影響力,像是埃及、印度這些英國的殖民地,戰爭後試圖參與戰勝國召開的巴黎和會(Paris Peace Conference),但英國不願點頭,美國也只能雙手一攤無可奈何。至於阿拉伯地區,英法兩國在1916年早以《賽克斯-皮科協議》(Sykes-Picot Agreement)瓜分了此地,阿拉伯人更不可能有機會爭取自身權益。伊朗也想與美國接觸,寄望威爾遜能讓伊朗有機會進入戰後的和平會議,讓伊朗能在會議中討論戰後賠償、邊境重建等問題。但問題是,和平會議根本沒有要討論伊朗問題,英國也不願意讓伊朗代表團申請進入會議。於是,「民族自決」讓「帝國主義」打趴,威爾遜榮登人人喊打的嘴砲王。此時的美國必然也有掌握世界的企圖心,威爾遜只是不走帝國主義路線而已,他的作法同樣是要大家玩美國的遊戲規則,卻沒想到英國與法國這兩個老牌帝國主義國家不跟著玩。

1926年之後伊朗進入巴勒維(Pahlavi)政府時期,開始有機會收回領事裁判權、修改關稅稅率,這個時期也是國際間民族主義(nationalism)最為興盛的時期。但伊朗包括其他非西方地區與國家,所取得的「應有的權益」也僅是戰間期(Interwar Period)帝國主義者在經濟蕭條、政治情勢低迷的劣勢之下所獲得的一丁點優待。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沒多久,法國戰敗,同時喪失在阿拉伯地區的優勢,德國因而有了較多的機會進入西亞。英國擔憂德國的滲透,於是在1941年占領了埃及、伊拉克、進軍敘利亞。同時,伊朗再次宣布中立,卻仍是在英國與蘇俄都防範德國勢力的情況下,遭到英蘇兩國軍隊的占領。伊朗在兩次大戰之中,都想要中立,卻都遭到戰火波及的命運。

由於英國在20世紀初期在伊朗即擁有石油開採的利權(concession),因此巴勒維政府上台之後一直試圖降低英國在伊朗的影響力。1951年的首相穆沙迪克(Mohammad Mossadiq)決心讓石油國有化,要將英國人趕出伊朗。沒想到同時美國與蘇俄正在朝鮮半島交戰。韓戰加大了美國對抗共產勢力的力道,1953年美國總統艾森豪(Dwight Eisenhower)認為伊朗很可能在驅趕英國的同時,逐漸向蘇俄靠攏。同年8月,美國政府動用中情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在伊朗策動反穆沙迪克的運動,逼迫穆沙迪克下台。美國此舉並非為了挽救英國的頹勢,而是希望隨後能由美國取代英國在伊朗的強權地位。擁有知識、武器、能源,對任何國家來說都具有加強自身實力的意涵,美國若能取得伊朗的石油,還能與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的石油一併服用,在西亞就更加可以呼風喚雨。自此,美伊關係和諧,伊朗甚至還能開發核子武器。

1953年,美國政府動用中情局在伊朗策動反穆沙迪克的運動,逼迫穆沙迪克下台。(圖:網路)

然而,到了1979年伊朗革命之後一切卻豬羊變色。反美的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橫空出世。接下來,伊朗做什麼都不行了。自1980年代以來,國際輿論不斷警告世人「伊朗將要擁有核武」,將危害世界和平。但問題是,美國、以色列可以擁有核子武器,北韓、伊拉克、伊朗卻不可以有。為何美以兩國擁有核武不會危害世界,伊朗擁核就會威脅世界呢?以上都是老生常談,相信很多人都有相同的疑問。但現實就是現實,握有權力、掌握生殺大權的美國,不願看到有任何國家擁有與美國分庭抗禮的機會。美國掌握話語權,也就掌握了世人的思想。今日遭到殺害的法賀禮薩德赫,眾多媒體都強調他是「伊朗核武之父」(Father of Iran Nukes)。無論是不是,他根本不需要特別做什麼事,只要不在美國與以色列的陣營裡,躺著也會中槍。

美國與以色列動用國家力量殺害伊朗重要人物,無非是為了阻止伊朗做一些自決的事。如同20世紀開始的百年以來,伊朗想要「擺脫強權束縛」,或借重威爾遜的「民族自決」,最後都是遭到另一波的強權控制。常言道「弱國無外交」,但弱國其實並非沒有外交,而是強國不讓弱國有外交。試問,如果這次是美國或以色列科學家遭到暗殺,嫌疑犯可能來自伊朗或者巴勒斯坦(Palestine),國際輿論報以嚴厲譴責、美以發動各方面的封鎖與制裁的行動,您同意嗎?如果同意,現在針對伊朗的情況,我們該譴責美以、或對美以採取封鎖與制裁的行動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