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神楽坂週記》顯微鏡規模的獨裁者

權力使人腐化。但平白借用來的權力,也許更會使人在瘋狂中腐化。

神楽坂雯麗

1945年4月,在德國與荷蘭邊界附近,一名衣著光鮮、制服挺拔的德國空軍軍官,率領著幾十名面容憔悴、疲倦困頓的士兵。這位日後被稱為「埃姆斯蘭劊子手」(Der Henker vom Emsland),年方二十歲的年輕空軍上尉威利.赫洛德(Willi Herold)對部下們鄭重地宣布:他負有元首親自交辦的特殊任務。

1945年,德國柏林。殘破的布蘭登堡門聳立在一片廢墟當中。(網路)

赫洛德上尉沿路收留與部隊失散的落單士兵,組成了以自己為名的「赫洛德戰鬥團」(Kampfgruppe Herold)執行他「被元首交辦的任務」,他的這支小部隊又稱為「赫洛德野戰法庭」(Standgericht Herold)、「赫洛德衛隊」(Leibgarde Herold)。

「赫洛德野戰法庭」與率領這群士兵的赫洛德上尉,在歐洲戰場的最後兩星期裡,狂熱地搜捕逃兵、逃獄犯、有預備投降嫌疑的平民,並一無例外地未經審判,立刻將他們槍決。在德國每一條戰線都在崩潰、每一條公路上都擠滿了混亂的後撤軍隊與悲慘難民的此刻,穿著制服的軍人對士兵、平民未審先判就開槍行刑的死亡場景,早已不是稀奇或詭異的景象。所到之處都帶來恐怖與死亡的「赫洛德戰鬥團」,只有一件事情不對勁。

那就是率領這群士兵的威利.赫洛德,根本就不是什麼德國空軍上尉,而只是一名從部隊逃亡的一等兵。

當時年僅20歲的威利.赫洛德(中)。(網路)

1945年3月,德國空軍一等兵威利.赫洛德在西戰線荷蘭邊境的戰鬥中逃離部隊。幸運擺脫追緝的赫洛德,在步向德國境內途中,發現了一輛翻覆在道路邊溝內,載有大量物資的德軍軍車。赫洛德在車上搜刮補給時,偶然地找到了一套階級章、勳章齊全的全新空軍上尉制服。出於只有赫洛德本人才知道的原因,赫洛德穿上了那套軍服,並繼續茫然地步行北上。

不久,赫洛德「上尉」被一名落單的德軍士兵喊住。這名殘兵急於找到一位軍官來領導他,不管他的軍種是什麼——在當時的德國本土戰場上,一個逃兵的性命隨時處在岌岌可危中,可以被任何軍事單位逮捕槍決。不久前還是一個狼狽逃兵的赫洛德,此時臉上突然出現了軍官的神氣,他以空軍上尉的姿態,命令這名士兵接受他的指揮。

接下來,同樣的場景不斷重演。當赫洛德一行人抵達德國城鎮梅彭(Meppen)時,已經有大約30名士兵納入了這名年輕「上尉」的麾下。取得車輛與燃料後,赫洛德指派其中一人擔任駕駛,「赫洛德野戰法庭」就此機動化。

在通過憲兵檢查哨時,赫洛德由於拒絕出示證明文件而被留置訊問;然而,赫洛德以他此時已經相當熟練的軍官氣派,表現得冠冕堂皇,竟成功讓戰地憲兵相信他真是一名空軍上尉,甚至還斟酒招待。在帕彭堡(Papenburg),赫洛德「上尉」接到附近的看守所正在搜捕越獄犯的報告,在與市長及當地納粹黨幹部開會時,赫洛德只冷淡地表示「我有任務在身,不能為了法律上的瑣事浪費時間」,下達了逃犯一經捕獲立刻槍斃的「命令」。

1945年4月12日被盟軍解放的米特堡-朵拉集中營。(維基共享)

4月12日,「赫洛德野戰法庭」抵達埃姆斯蘭集中營的其中一個分營。這個當時因為超收囚犯、管理不當與盟軍進軍瀕臨瓦解的集中營,主要關押著德國國防軍的逃兵、軍事罪犯與各類政治犯,並不是一個猶太滅絕營。

赫洛德向集中營與地區黨組織的幹部宣稱他擁有「元首全權」,受命來此設立野戰法院恢復秩序。此時已經被囚犯越獄與盟軍進軍搞得焦頭爛額的營方及納粹黨幹部,既害怕因失職遭到懲罰,也已經逐漸失去掌握事態的能力,因此全盤接受了赫洛德的說法。自此這個混亂的集中營落入了赫洛德與他部下們的肆意掌控中。

當天,赫洛德的部下們先是槍殺囚犯,接著命令其餘犯人挖掘深達1.8公尺的墓穴,然後將數十名囚犯排在洞穴前以特意運來的高射砲加以掃射處決。「野戰法庭」的成員為了確定受害者確實已死,還對屍體一一開槍,最後將手榴彈擲入墓穴中引爆。僅當天遇害的逃獄犯就有98人,隔天再加上搜捕而來的外國平民與逃兵,又多添了74名亡魂。最諷刺的是,赫洛德跟他的受害者們其實幾乎沒有任何不同,差別只在於他們沒能找到一件上尉制服。

一星期後的4月19日,集中營遭到英國空軍轟炸,僥倖還活著的囚犯,這時都藉機逃亡了;赫洛德等人也放棄了集中營,開始了漫無目的的殘酷「行軍」。途中,他們或是將在自家準備好白旗向盟軍投降的農夫絞死,或者隨意槍斃捕獲的逃兵,掠奪平民,同時繼續躲避盟軍部隊。直到他們在五月初抵達德國小鎮奧里希(Aurich),才被當地的德軍司令官下令全部逮捕。

5月3日,赫洛德在德軍的審問中,對他從逃亡後假扮空軍上尉起所犯下的一切罪行都承認不諱。儘管當地的德國海軍軍事法庭判處他應被編入懲罰部隊,但赫洛德在戰爭最後幾天的混亂中,竟成功脫身,就此消失無蹤。

戰後被英軍逮捕,以戰犯身分受審的威利.赫洛德(左前掛1號號碼牌者)。(網路)

赫洛德的自由很短暫。5月23日,他因為偷竊麵包而被英國佔領軍當局逮捕,而他那比偷麵包更嚴重、殘酷許多的戰爭罪行,也隨著英軍的審問而再度完全暴露出來。隔年,英軍押解赫洛德與他的「部下」們前往集中營的廢墟,命令他們將受害者的屍骨挖出,最終找到了195具遺體。經過一年多的審問與判決,1946年11月,赫洛德與他的5個「部下」,因為所犯下的戰爭罪行,被以斷頭台——「槍彈是留給體面的對手」——行刑處死。

赫洛德二十一年人生中的絕大多數時間,包括整個戰爭期間裡,都是一個平庸到極點的無名小卒。但是在戰爭最後那短暫的一個月中,他藉由碰巧從一套軍服中「借用」來的權力,使他搖身一變成為一名「顯微鏡規模的獨裁者」,醉心於玩弄、掌握他視線範圍以內所有人的生殺與奪,直接令數百人死於非命。

權力使人腐化。但平白借用來的權力,也許更會使人在瘋狂中腐化。

戰犯審理過程中,英軍軍官曾經詢問赫洛德,他屠殺的動機究竟為何?

赫洛德只說:

「究竟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赫洛德「上尉」的恐怖行為與其原因,在他伏法七十餘年後也依然為人好奇與議論。2017年由德、法與波蘭合資拍攝的電影《冒牌上尉》(Der Hauptmann)精密重現了這名假面獨裁者的心理狀態與已知的一舉一動。即使已經透過戲劇方式詮釋,那種無以名狀與理解,在庸碌人生中突然降臨的龐大惡意,對筆者而言,依然比任何一部喪屍片、災難片或恐怖電影更加驚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