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魔幻拉美》 再談古巴蘭姆酒

海明威曾寫下:「我在伯迪奇達的莫希多,我在佛羅里迪達的黛奇麗。」(My mojito in La Bodeguita del Medio, my daiquirí in El Floridita.)簡潔文句打響了這兩家酒吧,也令古巴蘭姆酒聲名遠播,更讓這兩款調酒名揚四海。

陳小雀

之前曾以「蘭姆酒:蔗糖的歡樂之子」為題,介紹拉美的蘭姆酒,近來蘭姆酒頻頻成為台灣政治議題,那麼,我們就配合時事再談古巴的蘭姆酒與調酒。

自殖民時期起,古巴即為甘蔗生產地,但蔗糖產量有限,並全被西班牙壟斷。1791年,海地黑奴起義,海地蔗糖業主紛紛逃到古巴另起爐灶,促進了古巴經濟發展,也大幅提高甘蔗種植與蔗糖產量,古巴為了運輸蔗糖而於1837年開始興建鐵路。1838年,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的百加得(Bacardí)家族移居古巴,引進新式蒸餾法。百加得在1860年代成為國際酒類品牌,其中以蘭姆酒為大宗。

1959年,老卡斯楚進行社會主義改革,包括企業國有化政策,百加得因而攜帶品牌出走波多黎各。雖然百加得位於哈瓦那的企業大樓被收歸國有,但大樓前那塊刻著「Bacardí」字樣的銅牌至今依舊閃閃發光。哈瓦那俱樂部蘭姆酒(Havana Club)於是取代百加得,成為今日古巴蘭姆酒之王。哈瓦那俱樂部蘭姆酒於1878年出品,酒標以皇軍城堡(Castillo de la Real Fuerza)上的風向標為圖案,那是一個女人右手撩起裙角,左手拿著權杖,瞭望達方。這個圖案蘊藏古巴拓殖史上一則淒美愛情故事。

哈瓦那俱樂部蘭姆酒於1878年出品,而古巴人相信,最道地的「莫希多」與「黛奇麗」,必須哈瓦那俱樂部蘭姆酒為基酒。(照片為作者提供)。

原來那個女人是古巴總督索多(Hernando de Soto,1500-1542)的夫人。1539年,索多接下征服佛羅里達的任務,由夫人伊內絲(Inés de Bodadilla,1505-1546)暫代總督一職。索多一去四年多,最後死於征途,消息傳回古巴後,伊內絲傷心過度而辭世。據說,伊內絲在丈夫出征期間,每天到哈瓦那港口,眺望遠處,等待丈夫的船隊凱旋歸來。可憐的女人在等待期間還得獨當一面,於1543年率領軍民抵抗海盜入侵。她緊握權杖,似乎象徵代替夫婿捍衛古巴。1634年,雕刻家以這個故事為藍圖,雕塑了一尊伊內絲銅像,將她置於哈瓦那總督府裡,紀念這位西班牙殖民時期的唯一女總督,也歌誦伊內絲和索多鶼鰈情深的故事,同時勾勒出伊內絲望穿秋水的等待。這尊雕像後來被複製成風向標,高立於哈瓦那皇軍城堡的塔台,做為哈瓦那的地標,爾後成為哈瓦那俱樂部蘭姆酒的酒標圖案。

雕刻家以伊內絲和索多的愛情故事為藍本,雕塑出伊內絲銅像。如今這尊銅像依然置放在哈瓦那老城區的西班牙總督府裡。(照片為作者提供)。

伊內絲右手撩起裙角,左手拿著權杖,瞭望達方,彷彿替夫婿捍衛古巴,如此形象被製成風向標,成為哈瓦那的地標。(照片為作者提供)。

1924年,哈瓦那數家釀酒廠共同成立調酒師俱樂部(Club de Cantineros de Cuba),旨在訓練優秀調酒師,並於1936年舉辦第一屆調酒大賽。至今,在古巴至少研發出一百種以蘭姆酒為基酒的雞尾酒。不過,觀光客似乎只知「莫希多」(Mojito)和「黛奇麗」(Daiquirí)這兩款海明威所鍾愛的雞尾酒。海明威生前喜歡到伯迪奇達(La Bodeguita del Medio)酒吧喝「莫希多」,在佛羅里迪達(El Floridita)用餐並品酌「黛奇麗」。

據信,海盜德瑞克(Francis Drake,1540-1596)喜歡在烈酒中摻入砂糖、萊姆汁和新鮮薄荷葉,以增加口感,而這種飲法一直流傳下來。古巴蘭姆酒品質受到肯定之後,古巴人以蘭姆酒取代烈酒,同樣加入砂糖、萊姆汁或檸檬汁、新鮮薄荷葉及冰塊,並將這款調酒取名為「draquecito」,乃「小德瑞克」之意,即「莫希多」的前身。後來這款調酒易名為「mojo」(讀音:莫厚),係「混合」、「調味」之意。另有一說,「mojo」亦可解釋為魔力藥酒,令人精神振奮。無論是混合調味、抑或魔力藥酒,最後以縮小詞呈現「mojito」。

如今觀光客隨著海明威足跡,在伯迪奇達酒吧品嚐名不虛傳的「莫希多」。在吧台上輪值的調酒師不需多問,而觀光客也不必開口,雙方眼神交錯,調酒師立即快速調好「莫希多」並遞給觀光客人,讓遠道而來的觀光客藉清新薄荷香氣體驗海明威的品味。

圖為伯迪奇達酒吧調酒師為客人調好「莫希多」。(照片為作者提供)。

至於「黛奇麗」的起源,可追溯自二十世紀初,一名美國工程師克斯(Jennings Cox)在古巴聖地牙哥附近的鐵礦場工作,他因杜松子酒喝完了,而以蘭姆酒取代,由於不太習慣蘭姆酒的口感,而調入砂糖和檸檬等果汁,調配出新飲料,克斯的義大利同事巴可魯奇(Giacomo Pagluchi)便以當地海灘之名這款調酒命名,恰巧兩人工作的礦區也叫「黛奇麗」。

海明威熱愛狩獵,也酷愛海釣,生死搏鬥透過細膩的筆觸,令文本流洩出懾人的臨場感,或多或少反應出海明威的個人喜好。1932年,佛羅里迪達調酒師瑞巴拉夸(Constantino Ribalaigua,1888-1952)為海明威調製他個人專屬的黛奇麗:在香氣濃烈的雙分蘭姆酒中加入五滴櫻桃酒,接著摻入葡萄柚汁和冰塊,再攪碎成色澤粉白的冰沙,最後用三角形的雞尾酒杯裝盛。不加糖的雙分蘭姆酒釋出陽剛氣質,冰鎮口感投射出豪邁性格,深受海明威喜愛,令他聯想起海洋,並將「黛奇麗」化為要角,出現在《溪流灣中的島嶼》(Islands in the Stream,1970),形容「黛奇麗儼然船頭翻滾的海浪」。

圖為佛羅里迪達的吧檯一景,海明威銅像就在吧檯一角,彷彿凝視著調酒師與他的「黛奇麗」。(照片為作者提供)。

「黛奇麗」隨著海明威而大受歡迎,也被譽為雞尾酒之王,然而,調酒師為了迎合大眾口味,適度加入一小茶匙砂糖,讓「黛奇麗」的陽剛味多分溫柔。

無論是「莫希多」、抑或「黛奇麗」,酒的故事很迷人,但請謹記:「未成年請勿喝酒,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