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 莎爾莎,騷?不騷?

「醬汁」(莎爾莎)賦予頌新解,不僅說明頌融合了多種曲風,同時也象徵頌宛若醬汁,為枯燥生活增添味道、慵懶律動添加變化。就這樣,一句「莎爾莎」,讓頌重新粉墨登場!

陳小雀

頌反映古巴社會階層的各形各色,每一首頌的背後皆有一個故事藍本,詞曲搭配無間,除了詮釋主題情境,尚營造環境氣氛。畢聶羅(Ignacio Piñeiro,1888-1969)於1929年完成《香腸上加點醬汁》(Échale salsita),1933年錄製發行。畢聶羅在美國巡迴演唱時,曾嚐了一道索然無味的古巴食物,因而想起家鄉的醬汁軼事。

據傳,距哈瓦那五十公里的圭內斯(Catalina de Güines)小鎮,一位綽號剛果(Congo)的黑人,在路邊擺了一個香腸小吃攤,黑人調配了獨家醬汁,在香腸淋上醬汁之際,總是拉高嗓音,道著:「香腸上加點醬汁」。香腸攤遠近馳名,數年後,黑人的兒子繼承父業,並將小吃攤擴張成露天餐廳。畢聶羅於是將「醬汁」這個故事加入頌之中,當主調唱出「醬汁」,合唱便呼應著:「香腸上加點醬汁」,相當逗趣討喜,增添歡樂氛圍。

1950年代,委內瑞拉的某一電視綜藝節目主持人公開以「莎爾莎」一詞,讚揚古巴頌樂的奔放魅力;從此,「莎爾莎」的名聲不脛而走。作曲家相繼仿傚,或以「醬汁」為題、或將「醬汁」融入歌詞中,貼切地形容古巴音樂的融合特色。

根據西班牙皇家學院辭典的解釋,莎爾莎,「醬汁」(salsa)之音譯,為各種食材混合調製而成。在古巴、墨西哥等拉美國家的美食以融合見長,醬汁更是廚師的匠心之作,食用時可嚐到前、中、後不同層次的味覺,因此,醬汁也是味道之代名詞。

salsa為各種食材混合調製而成。在古巴、墨西哥等拉美國家的美食以融合見長,醬汁更是廚師的匠心之作。(mexicanplease.com)

「醬汁」賦予頌新解,不僅說明頌融合了多種曲風,同時也象徵頌宛若醬汁,為枯燥生活增添味道、慵懶律動添加變化。的確,當頌的第一個音符響起時,即釋出灑脫奔放的魔力,令人無法抗拒而沉醉於旋律中,隨著節奏哼唱舞動。

那麼,頌為何易名為莎爾莎?莎爾莎是頌的摩登變奏曲?頌與莎爾莎之間有何關係?或者,莎爾莎是新曲種?

威利.齊瑞諾(Willy Chirino,1947-)在1974年所作的莎爾莎《我是》(Soy),歌詞中已隱約透露出兩者之關係:

「若你在塞拉街上和她巧遇,請對她說,我已為她譜寫一首心靈頌樂。」

顯示,莎爾莎就是千變萬化的頌,這其中的轉變與古巴大革命有關。

古巴大革命後,美國對古巴實施禁運,一併封殺古巴出品的音樂,以波多黎各音樂取代之。在古巴方面,雖然經濟受到禁運的影響而日益蕭條,但頌並未就此繁花散盡,從風光轉入蒼涼。卡斯楚政府的社會主義改革政策包括落實民族文化,設立藝術學校培訓更多的專業人士。許多樂人歌手,終其一生以樂聲展現古巴民族意識,對抗美國強勢的音樂工業,為古巴民族音樂盡力。正如「音樂之島」的美名,古巴音樂無遠弗屆,不容小覷。

另外,近百萬古巴人民逃亡美國,古巴音樂也隨之移植美國。古巴大革命期間,西莉亞.克魯斯(Celia Cruz,1925-2003)與所屬樂團正在國外演唱,因而與樂團於1960年移居紐約,她後來單飛,並以其獨特的沙啞唱腔和極富磁性的嗓音,擄獲樂迷的心。另外,威利.齊瑞諾集創作與演唱才華為一身,於1961年流亡邁阿密,作品多元,曲風雖加入美國色彩,仍不失古巴傳統特色。流亡美國的古巴人並非對祖國無情,而是對卡斯楚政權的不滿。魂縈夢牽的思鄉情懷只能寄予音樂,在旋律中恣意馳騁。多位古裔美人樂手以美式古巴音樂,為美國流行界注入活力,甚至得到葛萊美獎。

古巴大革命期間,西莉亞.克魯斯與所屬樂團正在國外演唱,因而與樂團於1960年移居紐約,她後來單飛,以其獨特的沙啞唱腔和極富磁性的嗓音,擄獲樂迷的心。(celiacruz.com/)

頌隨著作曲家移植美國後,悄然變形。古裔美人作曲家以商業考量,藉用畢聶羅的《香腸上加點醬汁》,而將頌易名為「莎爾莎」,凸顯頌的味道、活力、熱鬧與繽紛。如此改變,竟蔚為流行,並在拉丁樂風中獨領風騷。1960年代,莎爾莎有「卡西諾」(casino)之稱,因許多樂團在邁阿密的觀光大飯店、賭場演唱而得名。然而,卡西諾不如莎爾莎來得響亮,亦少了莎爾莎所蘊涵的象徵意義,卡西諾一詞因而逐漸被淡忘。

除了「醬汁」之外,在莎爾莎的歌詞中譜上食物,已成時尚。西莉亞.克魯斯致力推廣莎爾莎,被譽為「莎爾莎女王」,她在《生命即是嘉年華》(La vida es una carnaval)中,以震撼的「蔗糖」(azúcar)詮釋生命之甜蜜。因之,歌詞中出現蔗糖、玉米、番茄、檸檬、香草、小羊排、烤乳豬等,均不足為奇。二十世紀後葉,莎爾莎旋風席捲環加勒比海地區,甚至歐亞各國,這陣狂飆至今依然盪漾不退。

莎爾莎就如醬汁一般,儼然生活必需品,少了她,生活無趣,飲食無味。音樂與食物之聯想,彷彿曼妙的節奏挑逗了嗅覺與味蕾,在旋律中,陶醉於飄渺的香味,品嚐醬汁漸層濃郁不一的味道,令人莫不為之稱奇叫絕。

莎爾莎的魔力來自音樂,卻在嫋嫋舞姿中得到昇華,這種音樂騷?不騷?樂迷心中自有定論。

莎爾莎的魔力來自音樂,卻在嫋嫋舞姿中得到昇華。(Love Music Travel)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