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魔幻拉美》隱藏哈瓦那舊區的私房景點

一座城市因時間而不朽,因空間而宏偉,甚至因名人及其名言而烙下永恆印記。海明威在古巴的足跡,已被朝聖者踏出一條海明威路線,事實上,哈瓦那被譽為廊柱之都,每個拐角都可能是私房景點……

陳小雀

一座城市因時間而不朽,因空間而宏偉,甚至因名人及其名言而烙下永恆印記。例如:「我不在咖啡館,就在往咖啡館的路上。」奧地利作家彼得.艾騰貝格(Peter Altenberg,1859-1919)的名句讓維也納的中央咖啡館(Cafe Central)遠近馳名。同樣,雪茄、革命、卡斯楚、社會主義、海明威…… 令古巴哈瓦那成為迷人之都,尤其伯迪奇達(La Bodeguita del Medio) 與佛羅里迪達(El Floridita,花團錦簇之意),這那兩家餐廳所附設的酒吧,是觀光客必到之處,甚至已經到了人山人海的地步,只為了嚐一杯海明威生前愛喝的調酒。

「我在伯迪奇達的莫希多,我在佛羅里迪達的黛奇麗。」(My mojito in La Bodeguita del Medio, my daiquirí in El Floridita.)

簡潔文句為兩家酒吧打響了知名度,也令古巴蘭姆酒聲名遠播。

海明威的名言:「我在伯迪奇達的莫希多,我在佛羅里迪達的黛奇麗。」簡潔文句為兩家酒吧打響了知名度,也令古巴蘭姆酒聲名遠播。(圖為作者提供)

佛羅里迪達位於主教街(Obispo)557號。主教街為人行步道,兩旁商店林立,人潮熙來攘往。以佛羅里迪達為起點,沿著主教街走向舊區,過了八條街口,粉紅外牆的兩個世大界飯店(Hotel de Ambos Mundos)即出現眼前。1931年,海明威初次抵達哈瓦那,投宿於兩個世界大飯店511號房。當年,海明威就是沿著主教街,往返於佛羅里迪達與飯店之間。這條路線是海迷必走的朝聖之路。

伯迪奇達酒吧距哈瓦那的地標大教堂僅咫尺,位於石板街(Calle Empedrado)的中段,其西文原意就是「位於中間的小酒吧」。石板街係哈瓦那第一條鋪上石板的街道,因而得名。不僅海明威喜歡來這個酒吧小酌,古巴當地的文人雅士、或是國際聞人,也經常造訪。今日,蜂湧而來的觀光客通常點一杯「莫希多」,欣賞調酒師純熟技巧,細細品嚐啜飲,瀏覽牆上滿掛的名人照片,讀讀塗滿牆壁的名人留言與簽名,聆賞以沙鈴、吉他、蹦戈鼓(bongó)伴奏的古巴情歌,或乾脆隨音樂婆娑起舞。

伯迪奇達酒吧的酒保以純熟技巧調出海明威喜愛的莫希多。(圖為作者提供)

對照人聲鼎沸的伯迪奇達酒吧,才隔一棟建築物的卡本迪爾基金會(Fundación Alejo Carpentier)則相當冷清。其實,卡本迪爾基金會的這棟建築物大有來頭,該屋建於1809年,乃殖民時期建築,原為雷吾尼昂伯爵(Conde de la Reunión)的產業,伯爵逝世後,由伯爵夫人繼承,並重新裝修。1960年代,古巴作家卡本迪爾(Alejo Carpentier,1904-1980)到伯迪奇達酒吧小酌時,特別注意到這幢宅第的建築美學,而將之融入他的小說《啟蒙世紀》(El siglo de las luces),做為小說的主場景,同時隨著小說情節向讀者介紹古巴殖民時期的建築風格:

「那幢熟悉的房子永遠立在拐角處,高大鐵欄杆漆成白色,成為這幢房子的特有飾物。」

對照人聲鼎沸的伯迪奇達酒吧,才隔一棟建築物的卡本迪爾基金會則相當冷清。(圖為作者提供)

經過多次整修,雷吾尼昂伯爵夫人的這幢宅第散發巴洛克風格,也展現新古典主義特色。鵝黃外牆,水藍欄杆,令那有屋簷遮蔽的陽台益發搶眼。屋內有殖民時期典型的拱門和天井。昔日,伯爵夫人的馬車即由正門進入,穿過天井,再入屋後的馬廄,而廚娘做好的醃肉就掛在天井的一角,空氣中彌漫著濃烈味道…… 在拉美文壇中,卡本迪爾享有盛名,他自創「美洲的神奇事實」(Lo real maravilloso americano)一詞,為二十世紀拉美魔幻寫實主義(realismo mágico)奠下基礎。卡本迪爾自幼學習古典鋼琴,大學就讀建築系,音樂符碼和建築元素成為日後筆耕墨耒的技巧,創作出多部精彩的小說。亦即,他以歷史為小說的骨架,賦予小說交響樂、或奏鳴曲般的時間結構,將音律化為小說的靈,最後以建築元素為魂,為文本注入生氣。

卡本迪爾並以民俗專家身分,著手研究古巴音樂和古巴建築,發表不少相關文章;其中,《古巴音樂》(La música de Cuba)和《柱廊之都》(La ciudad de las columnas),成為研究古巴藝術的珍貴文獻。此外,古巴大革命成功後,他參與卡斯楚的掃除文盲運動,為社會盡力。1982年,這幢宅第被改為文化中心,做為推廣藝文活動之用。1993年,再改為卡本迪爾基金會,收藏卡本迪爾的手稿、書信、小說、照片、打字機,以及所獲得的文學獎章;同時,也持續舉辦重要藝文活動。

走進這幢散發殖民地風格的宅第,作家卡本迪爾的肖像即映入眼簾。(圖為作者提供)

卡本迪爾為我們留下很多經典名言,例如:

在拉丁美洲,在我們城市的每個拐角,即便處於紛擾,或面對旖旎風光美,均可發現神奇…… 同樣,在我們的大自然裡、或歷史中也有神奇。

哈瓦那舊區於1982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人類文化遺產。誠如卡本迪爾所言,哈瓦那係廊柱之都,每個轉角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奇,漫步舊區的狹窄街衢,儼然置身於一座大型博物館,令人彷彿走入時光隧道,共創拓殖史。的確,每一幢宅子除了本身建築暗藏歷史符號外,還鎖著動人的故事,等待有緣人細心探索。

他日若有機會到哈瓦那一遊,在伯迪奇達酒吧品嚐過「莫希多」(mojito)之後,別急著趕下一個行程,記得參觀隔壁的卡本迪爾基金會,這絕對是值得一看的私房景點。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