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開講》寫給至今仍不相信台灣防疫有成的人們

2020-04-29 10:52

◎趙恩潔/中山大學社會系副教授

防疫指揮中心醞釀了17年,其組織的設計,若從人類學理論來看,其實不但不是一種威權集中武器,恰好相反,它的設計本身就是一種「反結構」。為什麼說是反結構?就是繞過一般官僚體制分工,直接進入一種準communitas的狀態,繞過原本階序,很多既有的官階與決策程序都不再適用。以前流行病發生,是疾管局/署要去各部會開會;疫情指揮中心剛好相反,其設計的理想是所有部會都要放下身段,只要出問題或有問題,官再大都要來中心接受指示。管你是參謀總長還是國防部長,出問題你就要來。

以前流行病發生,是疾管局/署要去各部會開會;疫情指揮中心剛好相反,其設計的理想是所有部會都要放下身段,只要出問題或有問題,官再大都要來中心接受指示。管你是參謀總長還是國防部長,出問題你就要來。(資料照)

同時,不像是平日可以你追我跑可以逃避記者追問的政治人物,這裡提供一個空間,每天花時間坐在那裡不閃躲、讓人問到飽。就算有的記者問的問題實在沒水準(e.g.「請問無症狀有什麼症狀?」),也沒做功課(已經解釋一萬遍貝氏定理[=當母數中陽性人數很低,偽陽性的比例會提高]即普篩對流行率極低的台灣沒用而且有害,等於提早浪費掉篩檢量能),只要記者一發問,防疫指揮中心就必須謹慎地回答。

這種中心的設計初衷有基進透明、開放與究責性的安排,至於貫徹多少,可受公評。但光是每天收看記者會,原本不懂流行病學的人,幾乎都上了很多有具體實例的初階流行病學課。

光是每天收看記者會,原本不懂流行病學的人,幾乎都上了很多有具體實例的初階流行病學課。圖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每日召開記者會的狀況。(資料照)

對於一直不看記者會也不清楚究竟有多少措施已經被實施或正在籌劃中(比如籌劃社區篩檢站,比如已經做過小規模「普篩」)的意見領袖,我只能請求他們高抬貴手,不要一直出於善意地下指導棋,或是連基礎事實都還沒掌握以前就直接批評。這種批評法,我認為對於防疫是相當有害的,而且也會誤導追隨者的判斷。

昨天與一位醫師背景的學者友人小聊,他說了一段話,真的是說到我心坎裡。他說:「有些人覺得現在控制的狀況難以相信得好,於是就覺得這一定是個謊言,當中必然有詐。不過人死是騙不了人的,如果真有潛在疫情,遲早會有異常死亡數字的增加與肺炎死亡率的上升。所以我相信現在台灣的感染狀況的確控制得很好。」

不過人死是騙不了人的,如果真有潛在疫情,遲早會有異常死亡數字的增加與肺炎死亡率的上升。所以我相信現在台灣的感染狀況的確控制得很好。圖為日前因包機返台的武漢台商確診,指揮官陳時中(左)在宣布相關訊息時,一度哽咽落淚。(中央社)

前陣子計量專家林澤民有一篇很詳盡的醫檢計算文章,很值得一讀。雖然這兩天已經有「好蘋果壞蘋果」解說,以及「沒接觸要不要驗孕兼隔離乃至產檢」、「現在驗了沒孕不代表未來就不會懷孕,是要驗幾次?」的有效譬喻,但基礎計算的邏輯,我還是覺得非常實用:

假設桃園機場每天有1000位入境旅客全部接受篩檢,其中未帶原者有990人而帶原者只有10人。雖然偽陽性(α)只有5%,990位未帶原者中也會有將近50被誤檢為陽性,而真陽性(1- β)雖然高達80%,10位帶原者中也只有8位確診陽性。這樣採檢陽性者一共58人中,帶原者的比例也只有8/58,大約14%。

這還是1%帶原的預設,也就是染感比率比較高的。若換到全台灣,那比率更是低中之低。不但篩檢結果不準確、對控制疫情毫無幫助,也無法提供適時了解,還更可能使得誤判者必須隔離,提早大規模浪費掉醫療物資。韓國的大篩檢,也都是在大規模社區感染後著手。義大利完全沒有經過防堵階段就進入了重災階段,台灣的情形,根本無法直接比擬。

此外,防疫中心並非從來沒有做過疑似集中案例的「普篩」,比如4月2日記者會上,指揮官表示,從武漢回來的幾梯(等於好幾百人)、鑽石公主、某高中全班,是全部篩檢的。後來發現,14天內無症狀的,解除隔離前採檢,均為陰性。換句話說,當數量擴大時,無症狀要是陽性的,比例過低,大海撈針,且撈錯率與放走率都高,社會成本更高。現在的敦睦艦隊,也是全面篩檢。

圖為當時防疫人員到機場等待華航包機返台,乘客下機後量體溫。(指揮中心提供)

還有,社區篩檢站設置跟普篩不同,鄭文燦要做的是前者,但是韓國瑜是要做後者,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到最近幾天,我還是驚訝地從我尊敬的前輩那裡聽到「防疫中心不要確診數據增加,因此不願意普篩」這樣的說法。我當下就立刻反應,我認為這樣的說法,恐怕是有失公允的。

其實,記者會上已經澄清過非常多次,以台灣現況而言,普篩的限制很大,作用很小,資源有誤用問題。這對控制疫情沒有幫助。另外,為了要保持良好的控制狀態,如果有確診,防疫中心是恨不得立刻揪出來,但呼籲要通報不要獵巫。連讀稿的廣告都有不要害怕感染者不要貼標籤,這些廣告已經存在好幾個月了。這種進步跟17年前相比,或是與過去幾個月的歐美相比,都是充滿正面能量且有利於防疫的用心的體現。

或許是我們每個人接收的資訊不同,或許是我們對於每個政府的信任不同。但若希望確診數不要增高,那就更加不可能去隱匿,因為一旦隱匿,未來無法控制的大爆發的隱憂是完全與「希望確診數字低」的願望背道而馳的。這句話我認為不適用北京政權,因為很顯然他們的數字從各種跡象看來都是不可能的。但這句話,我認為是可以用在台灣現在的政府,因為他們恨不得自己可以真正的保住防疫有成的國際形象,是真正有成,不是表面的有成、後面一下破功的假有成。要真正保住面子,那就是玩真的,不是數字漂亮就滿意了。

我也對台灣人民很有信心。我相信台灣人愛抱怨又怕死又愛爆料的精神,絕對不可能藏得住大規模感染這種事情。別忘了,只要無症狀者一多,傳染就會提高,即使輕症居多,重症人數依然也會提高,死亡數也是。

我們現在不但沒有大規模社區傳染,甚至勤洗手戴口罩到各種呼吸道疾病與流感通報都大幅下降到不可思議的低點了。

清明節也悄悄過了三個星期。有沒有大爆發?大家擔心的潛在無症狀感染者呢?

我認為許多人太低估了「愛面子」的真正含義可以有多深。如果蔡英文政權要繼續在國際上成為楷模,那絕對不是短視近利地隨便抓個替死鬼就說找到感染源。很多人到現在還在懷疑白牌司機案,但其實懷疑者的報導是漏洞百出的,甚至忽略掉最重要的事實而寫了一個不同的故事。同時間,有好幾個真的找不到感染源的,防疫指揮中心也從來沒有不承認就是沒找到、也沒有隨便找個人來當感染源就結案。

我認為許多人太低估了「愛面子」的真正含義可以有多深。如果蔡英文政權要繼續在國際上成為楷模,那絕對不是短視近利地隨便抓個替死鬼就說找到感染源。(資料照)

瘟疫時期是這樣。真的要顧面子,不是不控制疫情只控制數字就好。中國前些日子以來的「復工不復產」,沒人敢上班,那就是沒理子直接打臉面子。而我們呢?在台灣,大多數人正常上班上課,目前仍無大規模社區感染。有這種裡子,才能有真正的面子。

最近普篩爭議,我一直想到美國太空人登陸月球的故事。真的就是有一批人到現在都不相信那曾經發生過。

可能對他們來說,那真的很難相信。畢竟,那是月球欸?我們是人類欸?

同理,那是高傳染病毒欸?我們是台灣欸?

台灣真的難波萬?

也許真的對某些人來說,這真的是難以相信的。但是,人類真的有登陸月球,而台灣也真的防疫有成。

本文經授權轉載趙恩潔副教授臉書 寫給至今仍不相信台灣防疫有成的人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