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自由限時批》習大大欲蓋彌彰GG了!

東方亮

習大大對武漢肺炎病毒不思誠實面對,認真化解,置人民生死、生活不顧,只知權鬥,「維穩」、八股宣傳,又不斷圓謊,結果欲蓋彌,一一被戳穿,益發激起民怨,猶成了國際社會和世人公敵,垮台是遲早的!

本來習大大的「隱匿疫情」(至今確診及死亡數字,仍不能讓先進國家的防疫專家相信)及「製毒元凶」稱號,近一個半月來經國內外專家學者的研析,及各方訊息的匯整抽絲剝繭,離「事實真相」越來越清楚之時,他卻在近日透過黨媒《求是》混淆視聽,結果適得其反!

頗受爭議的是《求是》所刊習大大2月3日於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的談話全文中,一段針對因應新型冠狀肺炎疫情的話,就是指習在「1月7日」主持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已下令對疫情進行防控。顯非事實!

簡言之,這段延宕近兩週才公布的內容,已被外界視為在為挨批隱匿疫情與神隱多日後的「洗白」,反使他的政治危機持續攀升。

若是對照「1月7日」到「1月20日」之間的倩况,就有兩件大事發生,一是「1月11日」台灣舉行總統與國會大選投票,二是美中「1月15日」在華府簽訂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若是事實,台灣的大選結果,民進黨勢將更獲壓倒性勝選;而川普的談判,亦將更為強勢、凌厲。無怪日本的中國問題專家遠藤譽就直言,「求是」發布的會議說法,根本是「造假」!因為「新華社」2月3日針對中共政治局常委會開會的報導,並未提及習曾口出「1月7日」便下令防疫,前後矛盾,錯謬百出。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美聯社資料照)

事實上,中國湖北武漢早在去年底便爆發武漢肺炎疫情,直到習大大1月20日表示「必須引起高度重視,全力做好防控工作」,才使疫情全貌浮現。

在此之前,鄰近國家地區相繼傳出疑似或確診病例,中國卻完全沒有武漢以外的疫情通報。最早在通訊軟體群組示警的8名武漢醫師(包括李文亮),更一度被指控「造謠」,遭警方「批評教育」。為此,中國民間持續質疑當局隱瞞疫情。

再者,武漢市市長周先旺1月27日晚間受訪時稱「披露的不及時,這一點大家要理解,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資訊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有很多不理解」。

起初,周先旺的說法被外界解讀為將疫情通報延誤責任歸咎於上級政府。現對照「求是」刊登的談話全文,就有中國網路評論認為,習近平藉此展現「早已親自指示」,規避延誤疫情通報的責任。連美國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學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等專家近日更指出,習企圖藉此扭轉此前對他防疫不力的批評聲浪,顯示疫情對中共領導人造成的政治危機持續攀升擴大,前途多舛。

由於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失控,而中共始終否認病毒來自武漢P4病毒實驗室與人為製造的指控,意圖隱瞞「毒武」真相,但也逐漸為各國科學家一一揭發醜惡害人面貌。

例如最近就有美國生物基因分析專家里昂斯維勒(James Lyons-Weiler)指出,「新型冠狀病毒有使用人造技術,確定來自於實驗室」!他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有使用「P-Shuttle SN Vector」的人造技術,基因組序列裡被插入奇怪的元素,他確定這個特別的病毒來自於實驗室。

同時,「武漢病毒」被放入的元素,不可能存在於任何地方的野生動物體內,該元素是一個SARS的蛋白質,為了製造更具反應性的的基因,以及更具免疫力的疫苗。

而中國華南理工大學生物科學教授肖波濤的文章,亦呼應指出,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轄下便有「武漢P4(生物安全第四等級)實驗室」,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僅280公尺,他質疑「武漢肺炎」病毒可能從此處外洩。

根據《美國之音》報導,肖波濤指出,該實驗室可能為新型冠狀病毒來源,過去該室曾有600多隻野生蝙蝠,並在2017年及2019發生蝙蝠血液或尿液洩漏事故,甚至發生有研究者在取樣過程中曾遭蝙蝠攻擊,因此自我隔離14日等事件。

台灣知名的防疫專家蘇益仁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亦十分詫異,中方作了大量的蝙蝠實驗,包括疾控中心、病毒研究所甚至是P4實驗室,若其中有用到P4實驗室,或有研究人員被蝙蝠血液或尿液噴到,則是P4實驗室在做新型病毒時,最為人關心的地方。他指出,P4實驗室的設立規格非常高,要國家等級管理,除了硬體設備外,距離住家環境都有一定的規範,例如「多少公里以外地區,不能接近民眾」。蘇益仁強調,武漢疾控中心和華南海鮮市場僅隔280公尺,感到十分詫異,雖不清楚當初設立緣由,但此顯然是不符合規定。

而據法國媒體報導,當初法中援建P4實驗室的協議,有包括,中國P4病毒實驗室不能進行具攻擊性的病毒技術活動(禁止進行研究、製造生化武器),由法國提供設計圖紙並負責該實驗室的興建工程,中方還承諾只興建一座P4病毒實驗室。

然而,中共方面並未信守該協議,或許因此埋下了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爆發的禍根。

例如在施工過程中,中共違約讓軍方負責P4實驗室工程,其目的自引外界質疑。同時,法國對外安全總局亦指,法國里昂的一家建築設計所RTV原定負責該實驗室的工程,但2005年中國官方選擇武漢當地設計所IPPR負責工程。而根據法國安全部門的調查,IPPR設計所與中國軍方部門有密切關聯,這些部門早已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監督目標。

據媒體的追蹤發現,由法國提供的P4病毒實驗室圖紙,在施工過程中被中共方面擅自修改,並且違反與法國達成的約定,私下複製了多個P4級實驗室,或也因此喪失了關鍵的病毒回收功能,加大外洩的風險。

據報導,法國官員曾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多次違背承諾。比如說,中方當初承諾僅僅在武漢修建唯一的一個實驗室,而今天發現,中方已經修建了多個實驗室,而且某些實驗室十分可疑。不僅偷偷造出複製品,還擅自修改了P4實驗室的原始圖紙,破壞了回收病毒的「黑洞系統」。

依照國際先例,P4病毒實驗室的結構是層層圓圈式、層層負壓結構,實驗病毒處在最中心、氣壓最低的位置,此種設計可讓不慎洩漏的病毒最終回收到中心處,使整個實驗室形成一個「黑洞」式結構,以防止病毒外洩。不過,這種「黑洞」結構,在武漢P4實驗室施工時可能遭到破壞。

原中國紅十字會項目高管的李原就披露,武漢P4實驗室由與軍方關係密切的公司負責興建工程,在興建之初就存在不讓法國知道的內容。

李原表示,中共違反了所有的操作許可權,造成這個病毒實驗室中間的「黑洞」不管用。

如今,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已接管了武漢P4病毒實驗室。此舉揭示武漢P4病毒實驗室與軍方的密切關聯。自令外界之前擔心中國軍方在武漢P4研發生化武器並非空穴來風。

而在人事調整上,目前習大大亦藉機作了「大清洗」,幾多由「習家軍」主導,而李克强總理兼「指導」的角色旁落。顯示中南海的權鬥日趨白熱化。

目前的中共中央指導組組長由副總理孫春蘭擔綱(1月27日曾陪同李克強到武漢考察疫情后,第二天聽取湖北省的防疫工作匯報),而中央指導組成員名單也曝光,包括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兼任中共中央指導組副組長,還有剛履新的湖北省委常委王賀勝、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工信部副部長王江平、中共衛健委副主任於學軍、疾控局局長常繼樂等人。

除中央指導組外,湖北省也有一套防疫人馬,包括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指揮的湖北疫情防控指揮部。

至於《求是》雜誌的「帶風向」,試圖撇清習大大的政治責任,間接把責任推給地方政府及國務院,使習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間的權鬥浮出檯面。而李克強是否會成為「代罪羔羊」或「被引咎辭職」,涉及多重複雜因素,還有民怨累積的爆發程度等等,在在成為關注焦點。

有港媒指出,習上台七年來推動「強人治吏」,在中共全黨上下造成一種「威懼」心態,地方官員多好官我自為之,缺少擔當作為,事事都請示,推諉塞責,此一官場文化乃導致決策錯誤的根源。而武漢和湖北防疫的失敗,亦反映1990和2000年代的「技術官僚」失勢,致「佞臣」當道,習大大己步上崇禎後麈矣!

現在的武漢肺炎病毒,就是習大大的致命傷!若一再欺騙搞「維穩」,天怒人怨,內憂外患不已,政權將一夕土崩瓦解,當非危言!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