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個人意見》《寄生上流》的奧斯卡時刻

《寄生上流》的得獎不只是對這個電影本身品質的肯定,更重要的,是韓國的娛樂產業正在講世界的語言,正在以世界的規則去獲得世界的肯定,而這是目前任何其他國家都欠缺的。

個人意見

有很多人因為《寄生上流》得到多項奧斯卡大獎,開始反省亞洲電影啦、拍片環境啦,導演如何讓美國觀眾接受啦,這些看似內行但搔不到癢處的意見,有一篇在講《寄生上流》的背後財團,那有點意思了,但仍然未提到重點。

奧斯卡這個獎是什麼?可能很多人覺得就是電影的最高榮譽,但它歸根究底是一個投票選出來的東西,如何去贏得奧斯卡的票數,是一個專業的範圍,操縱投票有許多因素。就像所有投票產生結果的東西一樣,它必定有拉票的過程,一般的政治選舉找不到所謂的標準選民,而且有較嚴格的規範,但電影這類的獎項,其實第一,投票的人是知道有哪些人的,第二,並沒有明令的犯法,所以電影公司當然可以使用更細緻、更針對性的方法來拉票。

《寄生上流》的得獎不只是對這個電影本身品質的肯定,更重要的,是韓國的娛樂產業正在講世界的語言,正在以世界的規則去獲得世界的肯定,而這是目前任何其他國家都欠缺的。(REUTERS)

奧斯卡的演員個人獎項,背後公司為這個人付出的心力當然重要,但最主要的,是讓評審接受這個人的個人敘事(其實跟選市長或總統沒什麼兩樣)。明星的敘事有幾個經典套路,比如老牌明星多年來終於獲得的肯定(好比今年蘿拉鄧的最佳女配角,茱莉亞羅勃茲、珊卓布拉克,甚至茱莉安摩爾,他們得獎的未必是從影最佳演出);或者沉寂以後的強勢回歸(好比芮妮演出的茱蒂嘉蘭,這是雙重的回歸題材,所以她贏面超大);或好萊塢想押寶在這個年輕女演員的前程上(這個敘事的獲獎者非常多,包括葛妮絲派特洛以《莎翁情史》獲獎、奧黛麗赫本的《羅馬假期》,芭芭拉史翠珊,乃至於最近的珍妮佛勞倫斯),甚至出於對這個人的個人同情(伊麗莎白泰勒病危經過氣切手術以後,以評價票房皆普的《青樓豔妓》,妮可基曼離婚後戴假鼻子的嚴肅劇情片《時時刻刻》,因為沒演到《窈窕淑女》電影版,所以以《歡樂滿人間》獲獎的茱莉安德魯斯,甚至最近離婚的布萊德彼特,都符合這個敘事)。

而讓評審去理解這個演員的個人敘事,就是演員個人獎項拉票的重點,至於韓國的《寄生上流》能拿下奧斯卡的重要獎項,背後需要的資源跟動員力根本是超乎想像的,根據一些統計,奧斯卡的拉票競選活動往往需要上千萬美元的預算,舉辦豪華的觀影特映會、與演員見面的特殊場合,甚至送禮都是常見的手段。

韓國的《寄生上流》能拿下奧斯卡的重要獎項,背後需要的資源跟動員力根本是超乎想像的。(AP)

為什麼要花這麼多資源拉票呢?因為奧斯卡(或其他的大獎提名)是一種品質保證,它可以讓不那麼賺錢的電影大幅度回本,更可以營造自己在業界的影響力,網飛公司為了讓人認真看待它,曾經花下鉅資,在贏得三座艾美獎之後,被認可為一線的內容提供公司,因而得到更多關注、更多與人才合作的機會,甚至更容易募到所需要的資金。

《寄生上流》的得獎不只是對這個電影本身品質的肯定(它當然值得這個肯定,你不能花大錢在比如《貓》這種片子身上,事實上,在第一波影評出來以後,電影公司就默默的把《貓》從該公司所有的競選宣傳裡除名了),更重要的,是韓國的娛樂產業正在講世界的語言,正在以世界的規則去獲得世界的肯定,而這是目前任何其他國家都欠缺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