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楽坂週記》台灣電玩「秘笈」簡史:黑盒子攻略錄影帶(下)

神楽坂雯麗

續上篇

既然確定了取得的影帶還能夠播放,那麼筆者最先想到的,當然就是加以轉檔數位化保存的課題。大約十多年前筆者最初取得的兩、三片播音人黑盒子攻略錄影帶,都是VHS大帶格式。在2008年前後,當時市面上還有許多中古甚至全新的VHS放影機流通著(主要是供當時尚未廣泛數位化的閉路電視監視系統之用),要找到機器加以轉檔並不困難。

然而幾年後,我在台北西門町萬年大樓四樓一家即將歇業改裝的電玩小賣店(如今已經成了拼圖賣場)中,竟意外找到二、三十片全新的播音人黑盒子攻略錄影帶;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的是――這其中有三分之二,都是當年早早被VHS打敗的Beta格式,俗稱「小帶」的版本。為了達到視聽眾最大化的目的,當年許多錄影帶節目製作商都同時發行兩種格式的影帶,「播音人」也不例外。

既然確定了取得的影帶還能夠播放,那麼筆者最先想到的,當然就是加以轉檔數位化保存的課題。(作者提供)

並非影音發燒玩家的筆者,在理所當然地上網拍搜尋了Beta錄放影機的報價之後,不禁為之愕然:還能運作的Beta錄放影機,其市場價格遠遠超過過去主流的VHS格式機種。這也難怪,畢竟「小帶」本身就是一個早已被打敗的規格,在市面上消失的時間點遠早於「大帶」VHS,物以稀為貴――這在任何嗜好領域都是令人無奈的通則。

在這種情況下,筆者只好回頭往跳蚤市場去尋找可能可以運作的Beta機器(至於將AV訊號輸入到電腦用的轉接卡,倒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有有錢就買得到)。哪裡想得到,這一找居然就是五、六年;一部從跳蚤市場找到的任天堂紅白機,只要沒有泡在水裡,也沒有物理性的損壞,基本上只要把電子接點清理乾淨之後,就能順暢地回復現役;然而,內部充滿齒輪、皮帶、可動機構的錄放影機,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即使插上插頭能夠過電,也很可能有其他機械部位年久失修,而我也沒有以肉眼加以鑑別的能力。

各地的跳蚤市場對老電玩迷來說,是充滿驚喜可能性的寶庫。(作者提供)

不過,等待總是有值得的一刻。某一次「挖寶」行動中,筆者終於在福和橋下的跳蚤市場,以低價購得一部確實可運作的SONY Beta錄影機。當然,接下來所要做的事,就是趁這些字面意義上的「黑盒子」還能正常解讀的時候,將其轉檔並上傳到YouTube。

即使以現在標準看,主持人X先生的口條依然十分流暢清晰,除了開頭描述故事情節的部份顯然是事先撰稿之外,影片進行中的對白,應該都是以如今我們非常熟悉的「遊戲實況」模式即興演出的。

而觀賞多年後「出土」的播音人黑盒子錄影帶時,最有趣的部份,可能不是遊戲的攻略過程,而是看主持者如何用他自己的武俠奇幻語彙,例如「魔障」、「鬼怪」或「內力」……等等武俠術語,為當時大多不懂日文的年幼觀眾重新構築遊戲中的各種元素,並以當時的兒童能夠理解的語言表達之。

目前,一部能夠運作的小帶錄影機,其價值遠超過廣為普及的VHS大帶機器。(作者提供)

歷經艱辛,成功將這些影帶內容數位化,當然令筆者非常欣喜;可惜的是,還能再取得新的黑盒子攻略錄影帶的機率微乎其微――雖然筆者知道還有很多節目並沒有被找到。按照在轉檔過程中某一集所聽到的主持人說法,至少有「四十餘集」節目已經製播,而我手上所有影帶扣除重複者,還不及此半數。但無論如何,筆者至少成功地將它們的一部分,完整保存了下來,只要網路存在,它們應該就不致於磨滅。

無論是華泰攻略本,或是播音人黑盒子攻略錄影帶,都已經成了歷史陳跡;對在這個島上生活的大部分人來說,它們或許無關緊要,但對於我們一代玩著紅白機成長,如今已近中年仍然自命為玩家的這一群人而言,它們將永遠是我們心目中最珍惜的一部分。

(系列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